孤独地爱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哈哈哈,陆老弟,好久不见啊。”人还未到,陆辰修就听见远处沉而有力的声音传了进来。

  站起身,迎了过去。

  “应先生,还是一样的爽朗。”

  应路哈哈笑了起来“那是,要不是你,我也没这福气。”

  陆辰修浅淡的笑了下,带着应路坐了过去。

  “客气了,这茶刚煮好,尝尝。”

  应路抬手接了过去,看着紫砂壶杯里茶水淡色涟涟,闻着带有清香,笑着抿了一口“好茶好茶啊,哈哈哈。”

  “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知道你爱喝。”陆辰修也押了口茶,才说道。

  “行啊,我可得不到这样好的东西,到时候容我带走点。”

  放下茶杯,陆辰修挑了挑眉“当然,都是你的。”

  “哈哈哈哈,陆总还是一样阔气。”顿了顿,放松了下身子,应路接着说道“陆老弟叫我来,可不是单单喝茶的吧。”

  陆辰修抿嘴笑了下“想让你帮个小忙。”

  “什5a998f20么忙,直说,只要能帮的上。”应路大手一挥。

  想当年,陆辰修不顾性命救了他一把,后来又多番助他,他早已把陆辰修当做亲兄弟了,不论陆辰修来找他做什么,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的,他也会义不容辞。

  给应路又倒了杯茶,陆辰修开口道“我想让你准备个竞标赛。”

  应路眼睛一眯“搞谁?”

  “阮家。”陆辰修沉声道。

  “可以。”

  陆辰修向后靠着座椅,看了看窗外的月色“我要搞大一些,让他们彻底翻不了身。”

  “没问题,凭我现在的位置,正合适。”

  陆辰修看着对面勾眉邪笑的应路,轻摇了下头,这位老哥,别看自己帮了他,合作的也颇为长久,可是这心中的气量和魄力真不是常人能比的。

  “那辰修先谢过了。”拿起茶杯,以茶代酒的敬了应路一杯。

  应路忙拿起茶杯“哎呀,咱们还说什么,到时候看好戏就行了。”说着,喝完了杯里的茶。

  正好点的饭菜也上来了,两人转了话题,商量着今后的合作。

  “你们没受错消息?”

  某报社的主编闻着手底下的人。

  “没有,应氏集团已经给各大媒体都发了消息,说下周一要开新闻发布会。”

  “那你们赶紧去准备,到时候去早点,去去去。”

  周一,应路看着对面各大媒体席位上的记者,笑了笑。

  “感谢诸位的到来,今天我应某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就是想宣布一件公司近来做的决定。”

  底下,闪光灯闪个不停。

  “我们打算做一个竞标赛,对各家公司进行公开招标,还希望有实力的公司多多投标,与我们应氏集团共同进步。”

  “应总,为什么公司突然要公开招标了。”一个记者举发问。

  应路看过去“这位记者问的好啊。为什么要公开招标呢,随着国家倡导的创新创业,有许多年轻人走上了这条道路,而且还做的很不错,经过商量,我们也希望应氏能为此出一份力,给一些企业一些机会,不过凡事都要靠实力说话,只要你的标书好,我们来者不拒,哈哈。”

  说完,给身边的人使了眼色。

  “好了,谢谢大家,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有什么问题我们稍后再派人向各位解答。”

  应路站起身,跟对面的记者摆了摆手,就转身下去了。

  “应先生,应先生,还请您再说一下,应氏的”

  底下的记者一蜂窝的往上涌,被前面的保镖给拦了下来。

  随后,各大媒体纷纷刊登此消息,商界无论是小公司还是大公司都兴奋了起来。

  “阮董,您看公司需要投标么?”秘书站在一旁,问着阮家的当家人。

  “去,让底下人好好准备,应氏必须由咱们阮氏拿下。”

  “是。”

  陆梓然看着手上iad里应氏的记者招待会,狠狠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扫到了地上,哗啦一片。

  “这老狐狸,什么时候不招,偏偏要现在招。”喃喃自语了一番,按下没被波及到的闭路电话,“让秘书进来。”

  “查的到底怎么样了,联系其他公司没?”

  秘书瑶瑶头,抖着身子。

  陆梓然猛的站起身子,阴沉着脸望了一下手里的电子设备“去,给我查查,都有谁投标了。”

  秘书点点头,缩着身子转身快走出了门。

  “辰修,你猜的不错,阮家上勾了。”应路握着手机,手指蜷曲敲了敲桌子。

  陆辰修淡淡的掀了掀眼皮“那就好,到时候一切按计划进行。”

  “嗯,放心吧。”

  说完,挂了电话。

  “小陆总,您不能进出,小陆总。”

  只听嘭的一声,陆辰修办公室的门被陆梓然给撞开了,特助在旁边微微喘着气。

  陆辰修转身,看着怒气冲冲的陆梓然,向特助摆了摆手。

  “有事?”

  “陆辰修,你投了应氏的标。”陆梓然阴沉着脸,站到陆辰修桌前。

  陆辰修面无表情,一身冷漠“怎么,不行?”

  看着一脸淡漠的男人,陆梓然咬了咬牙“就你,不可能中标的。”

  “跟你有关,先管好你自己吧,听说你最近可不好过。”

  陆梓然想起公司的麻烦,一阵心烦,发狠的看着陆辰修“是不是你搞的鬼。”

  陆辰修嗤笑了声“你觉得要是我,会这么轻松么。”

  陆梓然双手撑着桌子,身子向前探了探,阴翳着眼仔细的盯着陆辰修,陆辰修勾着邪笑看着他。

  确实,如果是他这位哥哥,想必自己现在来质问他的时间都没有。

  “应氏,我绝不会让你得手的。”放了话,陆梓然转身摔门就走了。

  特助见陆梓然走了,敲门进来“陆总,要派人”

  陆辰修抬了下右手“不用,他成不了。”

  陆梓然坐在跑车里,疯狂的捶了下方向盘。

  “喂,替我弄个酒会,办好点。”

  说完,撂下手机开车走了。

  两天后,英国有名的大酒店,陆梓然一脸笑意的跟着来参加酒会的商界名流打着招呼。

  门口应路带着女伴走了进来。

  “呦,应总,您终于来了。”陆梓然忙迎了上去。

  应路笑了笑“小陆总辛苦了,听下边人说你要请我,我可不就来了嘛。”

  陆梓然讪笑了下,请应路他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竟然来了,他就绝对会让应路松口。

  “应总客气了,快请坐。”

  两人坐到主位上,碰了碰酒杯。

  “一直听人说小陆总一表人才,很是有魄力,现在看来也是真不错。”

  陆梓然笑了笑“没有,晚辈跟您还差的远呢。”

  “听说你之前可是一下子拿下了日本的两个方案啊。”应路赞叹的点了点头。

  “是晚辈正好赶上运气,也是周围的人配合的好,晚辈不敢独自邀功。”

  应路听了,拍了拍陆梓然的肩膀“好好好,年纪轻轻就如此谦虚自持,很好,看来陆老爷子是真的好福气啊。”

  陆梓然陪着笑了笑,两人又说了些话,关系也比之前熟络了不少。

  看着应路被其他商业伙伴给叫走了,笑着举了举杯,呵,陆辰修,等着认输吧。

  随后几天,陆梓然时不时的派人去约应路,应路也都一一答应了,两人的关系越发的像朋友。陆梓然心里得意的很,专门给陆辰修发了两人的照片,随口还讥讽了他几句,陆辰修看见了懒的搭理陆梓然这小儿科的东西。

  阮家那边为了拉近跟应路的关系,好将来能中标,派出了阮千宜过去。

  “阮千宜,你来做什么?”

  陆梓然看着电梯里打扮的光彩照人的女人,挑了挑眉头。

  阮千宜扶了扶墨镜“约了人吃饭,怎么这也要像小陆总报备么。”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孤独地爱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余沐恩陆辰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沐恩陆辰修并收藏孤独地爱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