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 [·· ]更新快无弹窗☆

  靳月其实一直不知道,那道屏风压根挡不住什么,尤其是白日里。坐在傅九卿这个位置,能大致看到屏风后面的动静,连浴桶上面悬着的帕子,都能瞧得分明!

  呼吸微促,靳月的面上青一阵白一阵,袖中的指关节捏得生紧,"你、你℡℡"

  "你身上还有何处是我没见过的?"傅九卿淡淡的说着,面色微白的坐在床沿,耳根却有些微微泛红,好似之前被水雾的。

  靳月鼓了鼓腮帮子,虽然是实话,但℡℡行径太过卑劣。

  难怪人家说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分男女。某些人瞧着冷冰冰的,做起这种事来,却是这般的得心应手,真是披着羊皮的臭流氓!见她这般模样,傅九卿的面色旋即冷了下来,下一刻,他忽然拽过她的手腕。

  靳月毫无防备,一屁股跌坐在床沿,却因为惯性而往床褥上仰去。身子重重仰在了床榻上,身上赫然一沉,再睁眼,是那张如妖似孽的容脸。

  苍白的面上,精致无双的五官,半隐暗处、半置光亮。阴鸷的眸忽明忽暗,透着诡异的妖冶。骨节分明的手,抵在她的面颊两侧,凉意从她的两鬓处渗入,却不知为何,反而让她红了脸,仿佛还泡在桶里,被那温热的水雾,灼得浑身都开始发烫。

  低头,辗转在她的唇齿间,如同尝着上了桌的美味佳肴。

  靳月忘了呼吸,待险些窒息才回过神来,两手当即抵在他的胸前,耳根子烧得滚烫。仿佛快要被煮熟了。

  "你你你作甚?"青天白日的,未免也太、太℡℡

  "原来月儿℡℡喜欢这样。"他嗓音微沉,如同刚刚启封的佳酿,泛着醉人的醇厚幽香,淡淡的侵蚀人心,摄人魂魄。

  靳月觉得,世上若真有妖孽勾魂摄魄,大抵就是傅九卿这样的。

  "你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说吗?"靳月依旧拿手抵着他。

  傅九卿面色微白,凉凉的指尖,摩挲着她的面颊,终是托住了她的后颈部位,将她扶了起来。单手圈着她,让她紧挨着自己坐。

  "白雄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傅九卿开口。

  靳月悄悄睨了他一眼,瞧着他的视线落在别处,之前的情绪似乎已被快速敛去,不由的松了口气,"是,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件事,你以后出门得小心点,我觉得有人在针对傅家,如同在衡州那般,似乎是想置傅家于死地。"

  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嗯!"傅九卿听得她的叮嘱,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无太大的反应。

  "你不担心吗?"靳月诧异,"那个人不怀好意,是冲着傅家来的。"

  他微凉的指尖,轻轻拨开她散落在面上的青丝,温柔的为她别在耳后,"你现在是公门中人,就算有什么事,上头还有知府大人,傅家的那些恩恩怨怨,落不到你身上。"

  靳月愣了愣,迎上那双漆黑的瞳仁,可傅九卿面无波澜,眸若古井,她什么都看不出来,连一丝丝的情绪裂缝都察觉不到。

  他就像是黑暗中人,将自己藏得严严实实,从来不许任何人窥探,亦不许他人真正靠近。那般的清冷孤傲,仿佛是伪装,又好似成了盔甲,无坚不摧。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有人要对傅家动手,所以才把我踢到了知府衙门,让我去当什么捕头?"靳月低声问,晶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

  喉间微微滚动,傅九卿凝眉,她每次露出这样的神色,他便有种℡℡想不顾一切欺负她的冲动,可又不得不按捺,这些事想想便罢,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靳月的眨了眨眼睛,"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傅九卿别开视线,呼吸微沉,"这件事你没告诉苏大人吧?"

  "没有没有,事关重大,我虽然认出了那朵红色蔷薇,却也是不敢说的,万一苏大人觉得此事跟傅家有关系,回头又得搅得傅家鸡犬不宁。"靳月可不想当傅家的罪人。

  想起赵福慧那副盛气凌人,指着李芝兰破骂的神色,她便打心里反感。

  傅九卿锐利的唇角有些松动,将她的手捏在掌心里,"不用顾虑太多,你现在是公门中人,待过了燕王妃的生辰宴,傅家没人敢再动你一根毫发。"

  "我没怕过。"她的声音有些低弱,"哼!"

  听着好似委婉,末了却低哼一声,彰显自己的气势。

  事实上,入了傅家之后,她唯一怕过的,就是眼前这位冷面相公,其他人℡℡顶多是敬而远之,但若是找上门来,她又岂会同谁客气,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傅九卿没说话,瞧着她垂下羽睫,刻意遮去眼底的精芒,面色略显复杂。

  红蔷薇的事情,暂时无迹可寻,连派出去的人都没找到线索,自然只能继续按捺,等着这头蛰伏在暗处的虎狼,再次窜出来。

  ℡℡℡℡

  白雄死后,苏立舟又让安康生和罗捕头去了一趟白家,最后是管家没按捺住,说出了实情。

  "原来是父子两个抢一个女人?"靳月啧啧啧的摇头,坐在大堂的椅子上,轻叹着打量着大堂内所有人,"男人呢℡℡"

  苏立舟、安康生、罗捕头,铁三角齐刷刷的盯着她。

  靳月笑了笑,话到了这儿就结束了,她才不会傻到继续说。

  "明日就是燕王妃生辰宴。"苏立舟挑眉瞧她,"可不要惹出什么事来。"

  "明日我也去。"靳月有些头疼,"大人,您知不知道燕王妃的喜好?又或者府中的一些忌讳?"

  苏立舟极是八卦的上前,挪了凳子坐在她边上,"也叫你一道去?"

  "嗯!"靳月点头。

  "啧,你忘了之前在这里,跟小郡主打架的事儿?"苏立舟问。

  罗捕头当即凑过来,"哎呦靳捕头,你这要是去燕王府,就是羊入虎口,等着挨郡主的鞭子啊!那是郡主的地盘,你不怕吗?"

  "小王爷的请帖上写的。我若是不去,会怎样?"靳月皱着眉。

  安康生站在一旁,凉飕飕的开口,"违逆燕王府命令,是要被扒皮抽筋的!"

  "哦,那我还是挨鞭子吧!"靳月郑重其事的回答,"比扒皮抽筋要好点。"

  苏立舟咂吧着嘴,揉着眉心道,"你还真是个不怕死的,人家都惦记你家相公了,你还巴巴的往里送℡℡不过,这燕王妃倒是性子极好,可以从她身上讨点便宜回来。"

  "大人!"安康生面色微恙,"慎言!"

  "嘘嘘嘘!"苏立舟环顾四周,"靳月啊,白家的案子,你也算是立了不少功劳,说起来咱们也是自己人,有些话得叮嘱你几句,免得你到时候惹出什么祸来,得牵连到本府,本府可就要冤死了!"

  靳月翻个白眼,说到底还是怕被她牵连。

  "燕王妃是℡℡二嫁之身,到了之后不许说婚嫁之事,能不提就少提,免得说多错多。记住了吗?"苏立舟低声问。

  靳月不解,"二嫁之身?以前嫁过人?嫁过谁?为什么又成了燕王妃?王爷知道吗?"

  苏立舟皱眉,看样子似乎越弄越糟糕℡℡他扭头瞧了安康生一眼,隐隐觉得眉心突突跳,这丫头怕是个闯祸的祖宗,让她不要问不要问,还这么多问题?

  "这件事,你就不要问了,记住就好!"苏立舟语重心长。作为长辈,有必要在小辈需要提点的时候,好好的指点迷津。

  靳月点点头,"成,记住了!还有吗?"

  "还有一个人也不能提,貌似跟你同名,也叫靳月,只是不知道是哪个靳哪个月,反正就知道她名字叫靳月。"苏立舟轻声叮嘱。"这人是燕王府的女统领,说起来也是个人物,生前颇受燕王爷重用,但是现在她死了,死者为大,不提为好。"

  心头狠狠的颤了颤,靳月咬着后槽牙,面上浮起淡淡的薄怒。

  那是她的姐姐!

  "为什么不能提?又不是作奸犯科之辈,很丢人吗?"靳月轻哼,极是不屑的别开头。

  "哎哎哎,你说你这丫头,怎么就抬杠了呢?"苏立舟面色陡沉,"让你记住你就记住,回头犯了燕王府的忌讳,连累傅家连累知府衙门,看本府怎么收拾你。"

  靳月想了想,"那就请大人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不能提?"

  爹说的并不详尽,毕竟当初姐姐生活在京都,父亲远在衡州,很多话多半都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但苏立舟是京都城的知府,他嘴里说出来的事儿,应该更具有真实性。

  "靳月是燕王府的女统领,又是小王爷的未婚妻,小王爷至今未娶,说是因为她之故。"苏立舟叹口气,"当年我倒是见过那么一眼,英姿飒爽。做事干净利落,一人独闯匪窝,救出燕王妃,啧啧啧℡℡简直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罗捕头亦是忍不住补充一句,"这件事,整个京都城的人都知道,可谓一战成名,受皇上亲自褒奖,说是再过些时候,就给她封个女官。听人说,可能是要封女将军的!"

  "燕王府出个女将军,那可了不得。"安康生别有深意的轻叹。

  苏立舟与罗捕头不约而同的扭头看他,一脸"就你知道得多"的表情!

  见状,安康生讪讪的闭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记住没?"苏立舟轻呵。

  靳月抿唇,"知道了知道了。"

  "嘴巴知道,脑子不记得,回头是要吃苦头的。"苏立舟转身离开,"回去好好准备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上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蓝家三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家三少并收藏上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