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神字法一出,便是方贵的横扫九天无敌霸玄功也倾刻无功。https://

  其实哪怕到了这时候,他也没有从白幽儿的言语中,了悟这神字一法的精髓究竟是什么,毕竟白幽儿也不傻,不可能真个将神字一法的关窍与玄妙之处全告诉他,这时候的方贵只是明白,白幽儿神法一出,自己居然像是成了完全没有防护的傻子,一切皆被人看在了眼里.

  自己的术法伤不着她,想逃逃不掉,甚至连心里的念头,都被她给看了去……

  那么,自己还怎么跟她斗法?

  这时候的白幽儿,甚至成为了方贵心里感觉最恐怖的人。

  便仿佛一切都被此人料中,没有了任何秘密!

  所以方贵又气又急,决定要杀人灭口。

  这娘们知道的太多了……

  ……

  ……

  术法不灵,还有剑!

  方贵卯足了一口气,从那被无尽神光缠绕的状态里挣脱了出来,然后再也不敢有半分的迟疑,直接便将一身法力灌入了浮屠剑中,倾刻间剑重如山,向着白幽儿横扫了过去!

  一出手,便是太白九剑第四式!

  星垂日落天地沉,一剑在手剩三尺!

  这一剑最初是幕九歌所传,但方贵没有领悟的太透彻,再加上自己的一身本领本来就挺够使,于是很快就荒废了,直到数月之前,安州尊府玄崖三尺神诞之上,太白宗主剑斩十二邪神,才再度将这太白九剑里面的诸般关窍讲给方贵听,也使得他重又开始了剑道领悟。

  此剑,讲究的便是一剑既出,心不乱,意不倒,天塌下来,也要撑起三尺!

  这时候的方贵,正被那朝仙宗圣女身上的神意压得动弹不得,宛若天塌地陷,心逢绝境,于此时用出了这一剑,倒恰是相得益彰,更好将那无处不在的压力给撑开了一条口子!

  于是他这一剑,也是愈发顺畅,转瞬间斩到了白幽儿的面前。

  “不对……”

  白幽儿迎着这一剑,已甚至有些花容失色。

  她这时候看着方贵,心神都慌乱了些,甚至感觉很难理解。

  方贵见术法不灵,忽然施展剑道来对抗自己,自然是合理的,甚至他施展的这剑道也非常的合适,可关键在于,方贵刚才明明已经因为心生退意,被自己的神意给压住了啊……

  那种压制,甚至是完全掌握的一类。

  倘若不是彻底掌控了方贵的心神,她也无法顺利读到方贵的心念。

  但就在这种情况下,方贵居然强行挣脱,向自己出剑?

  这不合理!

  起码这位朝仙宗圣女白幽儿不理解,在她的理解之中,方贵不应该挣脱自己的掌控,他也不应该有向自己出剑的机会,这时候的他,就应该完全成了木偶才对,一定有什么问题……

  而事实上,哪怕是此时的方贵,都有些不明所以。

  他只是愤怒,然后出剑,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挣脱了出来的……

  ……

  ……

  “那一道归元不灭识,没有白传他……”

  场间所有人里,要么是对神字法不了解,要么是对战局看不真切,要么自己本就是糊里糊涂……就是方贵……所以倒惟有一人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太白宗主看到方贵绝境之中,顺利挣脱,怒向朝仙宗圣女白幽儿拔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还是放了下来,面露笑意。

  他的绝学归元不灭识早就传给了方贵,而且当时方贵就修炼的不错,在当时棋宫夺魂之时,方贵就是凭着这归元不灭识,才成功逐退了棋宫的那一道魔灵,保住了自己神念!

  所以他早就知道,白幽儿的神字法,绝不至于将方贵彻底掌控。

  毕竟神字法再强,他的归元不灭识也是不弱的。

  ……

  ……

  “哇呀呀……”

  “星垂日落天地沉,我要一剑剁了你!”

  “我有一剑人间来,过来一剑剁了你!”

  此时的方贵可不管那么多,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刚才可以挣脱,是因为修炼了归元不灭识的缘故,潜意识里他还觉得所有人神识都应该这么强,所以他这时候只是愤怒的出剑,一边哇呀呀大叫着,一边念着威风凛凛的太白九剑口诀,唰唰唰剑出如雨,狠狠碾压了过去!

  “何敢如此?”

  朝仙宗圣女白幽儿在方贵这一剑快似一剑的攻势之下,已是愤怒无比,厉喝连声。

  迎着方贵的剑势,她也不落下风,袖子里飞出了一道软剑,于刻不容发之际,与方贵的剑势一触,但也只是这么一触间,她便脸色大变,身形飘飘,急急闪身了开去。

  只此一招之后,她便再不肯与方贵的剑势硬碰硬。

  此前她施展术法,还能与方贵斗得旗鼓相当,撑了良久,才落入下风,可是如今斗起了剑势,她只是稍一接触,便确定自己着实与方贵差得极远,一剑相交,她的胳膊便已发麻了,气血都有些倒流,心底已是异常吃惊,这小鬼才筑基境界,剑势之中,怎会有这等霸气?

  “朝仙宗的长老曾经说过,朝仙宗收藏北域各大仙门秘法,惟有一件憾事,那便是安州一方小仙门太白宗里的太白九剑,难道如今这个小鬼施展的,便是这一路剑法?”

  报着这种念头,倒是彻底失了与方贵斗武法的念头,心底明白,自己若是想顺利拿下这个小鬼,便还是要施展神字法,可是刚刚因着方贵突施剑道,自己心念已是稍乱,如今方贵又是疯了一般,一剑一剑的向着自己乱砍,再想顺利施展神字法,竟没了足够的时间。

  倒是方贵,挥剑反击,见到这白幽儿居然一下子又没有了刚刚那种深不可测,强大无边的感觉,反而被自己逼得狼狈后退,心间顿时兴奋了起来,急急赶上来痛打落水狗……

  “仗剑江湖临风雨,今天我要砍死你!”

  “剑下看尽皆为丑,不砍死你不罢手!”

  “前路苍茫须出剑,剁碎了你当肉馅……”

  “……”

  “……”

  越喊越猛,越猛越喊,太白九剑翻复使了出来,居然有了一种随心所欲的蕴意,似乎已不必在意什么剑招剑式,只是顺意出剑,自然而然,便已霸道无双,纵横天地之间。

  而那圣女白幽儿,因着心神一乱,便被方贵的剑势缠了上来,居然无法摆脱,被他杀的步步后退,只剩了闪避之力,可如今这般后退,又能退去哪里,连退了数步之后,便已身形散乱,眼见得方贵一剑崩来,她已难以闪避,只能再次银牙一咬,丹光倾泄而出……

  这种丹光,乃是金丹修炼结丹之后所独有的手段。

  一个金丹与筑基斗法,自然是极不公平的。

  而最不公平的,便是以金丹的丹光,来压制筑基境界的修士!

  以白幽儿心高气傲的性格,平时绝不会做这等事,甚至恨不得自封了修为与筑基境界的人交手,然后轻松胜之,这才能对得起自己的一身傲气,可是如今,她顾不上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黑山老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山老鬼并收藏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