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术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了什么了。”

  徐楠心头一跳。

  儒勒的法师塔,居然是用来封印柒血之神的头颅的?

  这家伙也太生猛了吧?似乎没有罗芒说的那么坑爹啊!

  作为斯蒂芬桑的前任首席,这位儒勒法师到底是抱着怎样奇怪的目的,给当初年轻的罗芒那种指点的啊?难不成是用预言术预见了罗芒会试图泡他的女徒弟,所以就……

  徐楠恶意满满地揣测着。

  “看起来,我们被卷进了了不得的事件里……”

  来自塞巴隆家族的冒险者小队队长泽波拉剧烈地咳嗽着,他的眼睛充满了血丝。

  葛雷也有些忐忑地看着两名施法者: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么?”

  他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在所有冒险者里,他素质最好,清醒的最早,听到了徐楠和艾玛的对话;他倒是没有觉得两人的谈话方式有多么不妥,毕竟施法者们都是古怪的。

  令他在意的是,这座法师塔貌似和上古七神有关系!

  这种和神明有关的东西,在葛雷冒险的生涯里,就没有一次不出幺蛾子的;幸好他向来对此敬而远之,这才能活到今天。

  然而艾玛的回答却让他如坠冰窟:

  “来不及了。”

  “柒血之神的沉眠意志进入了活跃期,别说沼泽里潜在的威胁了,就连地下那头狂躁的畸变体都能要了你们的命。”

  “儒勒先生的法师塔,反而是最安全的。”

  葛雷露出头疼的神色,他的反应看上去有些迟钝:“儒勒先生?你对那位低阶法师用了尊称?”

  在他得到的秘银堡的情报里,只是一个穷的揭不开锅盖的法师啊!

  艾玛皱眉:“对斯蒂芬桑前任首席法师用尊称有问题吗?”

  这一下,别说葛雷了,其余冒险者们也变得大惊失色。

  斯蒂芬桑、首席法师。

  这些信息便足以令他们动容。

  这特么和情报以及传说根本不相符啊。

  此时此刻,葛雷不仅想要将秘银堡的那个坑爹的朋友揍一顿,更想打开那些施法者的脑袋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明明是斯蒂芬桑的首席法师,结果却跟在巴顿爵士这种很普通的领主身边晃荡,自称低阶法师;当初在申请法师塔地基的时候,秘银堡还有那位儒勒法师试图骗取高额补贴的记录;既然是首席法师,那么自然家财万贯,偏偏用的半沉式设计……

  这特么不是误导人是什么?

  葛雷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了小城宋嘴角微微的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忽然安定了不少。

  “大人,您看……那位儒勒法师……”

  他凑过去,低声咨询。

  徐楠淡定一笑:

  “一个不知所谓的老头罢了。”

  他说的是真心话,那个儒勒法师不管如何厉害,坑了罗芒总归是事实;作为罗芒的弟子,徐楠当然对他没啥好感,没直接开喷已经是为维护失乐园形象而着想了!

  葛雷顿时虎躯一震,只觉得小城宋先生的形象瞬间更加光芒万丈起来。

  “我果然没有猜错。”

  “这位小城宋可能是真正的传奇……否则,他不会对斯蒂芬桑的首席法师没有一丁点敬畏之心。”

  “我这次大腿抱得……不对,是这次合作伙伴选的很正确!”

  他沉思片刻,忽然从口袋里掏出六枚金龙令,悄悄递给小城宋:

  “这是雨伞的钱,之外有所疏漏,忘记了身上还有现金的……”

  徐楠似笑非笑地收下了葛雷的钱,这位高级雇佣兵的小心思,他是看得明明白白。

  真知灼见果然是好东西啊!

  这就是正常智商的感觉吗!

  好爽好爽!

  其余几个冒险者看到了这一幕,似乎也是恍然大悟。

  泽波拉低声和他们讨论了几句,忽然跑过来,轻轻拉了拉徐楠的袖子:

  “小城宋大人,不知道,您还有多少把雨伞……”

  徐楠假装愤怒道:

  “我是那种人吗?你们已经买过了雨伞,不需要再买第二次!”

  泽波拉露出了忐忑和为难的神色。

  下一秒,徐楠微微一笑:

  “不过我看你们都被柒血之神的神威吓坏了,这样吧,我给你们弄点护身符……”

  然后他不动神色地收下了泽波拉的钱。

  大约有六七十金龙令的样子。

  泽波拉不怒反喜,拿着徐楠随手掏出来的小卡片就美滋滋地跑了。

  “当初宣传饕餮的时候,就该多印刷点小卡片,以后当护身符卖也不错……”

  徐楠心里略有遗憾。

  他其实也不想再收保护费的嘛!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收,泽波拉他们反而不安心,为了让小弟们安心,他也只好勉为其难啦!

  金龙令在口袋里滚动的声音还是令人愉悦啊!

  ……

  “学习了,还有这种收费方式……”

  艾玛在旁边看的叹为观止。

  “不过我想,我们该走了。”

  她提醒说:“那只畸变体随时可能冲上来。”

  “进法师塔的方式,我猜你应该也知道了,那就是在法师塔的大门前,跳一段斯蒂芬桑独有的华尔兹舞……”

  “跟着我的节拍,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徐楠有些惊讶地看着艾玛:“你……你是在邀请我跳舞吗?”

  旋即他反应过来,这儒勒大法师也太恶趣味了吧,把法师塔压在柒血之神的脑袋上,还要跳华尔兹才能进,这特么岂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坟头华尔兹?

  艾玛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抱歉,你误会了。”

  “我这辈子,只会和心爱的女人跳舞。”

  说罢,她不知道从哪里逃出来一个人偶,制作颇为粗糙,脸上贴了一张艾玛手工画的姜苑迟的画像!

  徐楠有些无语地看着那人偶,艾玛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你想干嘛?”

  徐楠摇摇头。

  其实他想说的是,这种充气玩偶,我们失乐园能做的更精致逼真来着……

  ……

章节目录

无耻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深蓝椰子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椰子汁并收藏无耻术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