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权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沈海这一敲,顿把阿真眼里敲出金星来。https://

  被敲了个猝不及防,阿真痛的蹲到地上,一双大掌欧麦嘎嘎的捂着大脑门,倍有男子气概哼道:“老子堂堂七尺男儿,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你这死老头休想让我签卖身契。”

  沈海见这小子竟然叫他死老头,非常不爽的再抡起拳头,准确的往阿真高高凸起的大包再来了一记,瞪大牛眼重问道:“你小子说贫贱不什么?威武不什么?再说说看。”

  “啊……”高凸的浓包上再凸起一小包,阿真是痛的牙齿打颤,可怜兮兮的抬起纠泪的双眼,看着沈海弱弱回道:“也……也不是啦,偶……偶尔也会移几下,屈几下。”

  “你小子还真是墙头草,怎么不继续贫贱不移、威武不屈了?”瞧他那见风使舵样,沈海心情很好的咧咧笑骂:“老头我见过无耻的,还真的没见过像你这般无耻到人神共愤的。”

  阿真捂着脑门,脑袋上的包顶包还依然的痛,心里把沈老爷子家里的祖宗十八代一一问候了个遍才嚷道:“沈老爷子,这样敲会敲傻的耶。”

  “傻了好,傻了才不会整天顶嘴。”沈海抿笑的把他扶起来,拾起桌上的笔,长臂一伸,板着晚娘老脸威严喝道:“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快给我签了。”

  “好嘛。”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毛笔,阿真凑身看着那张卖身契,“沈老爷子,可不可以换个名字?”这苏轼他当不起,真的不敢当啊。

  沈海见他又拿巧了,咬牙再抡起拳头:“你小子再哆嗦,信不信我……”

  “别别别!”阿真后退一大步,摸了摸仍在疼的脑门,纠泪道:“换……换个名字。”

  “没法换。”瞧他那怯生生的模样,沈海差点喷笑,很是威严地板起脸说道:“府中新进仆役皆用子华子.晏子问党取名,此轼字刚好轮到你。”

  “不能换?”

  “换什么换,这个轼字哪里不好听了。”沈海吹胡子瞪眼睛,摇着脑袋念道:“游士无所植其足,则凭轼结辙而违之。”念完一拍定案道:“就是这个轼字了,没得改。”

  “哈哈哈……”见他吟诗,阿真噗哧嘲笑,朝前调侃道:“沈老爷子,瞧你摇头晃脑那样,不去当夫子可惜,太可惜了。”

  沈海脑袋刚停就被调侃,老脸泛红的朝阿真瞪去非常危险的一眼,咬牙阴问:“混小子你签不签?”

  害怕脑门再挨暴粟,阿真懦弱点头道:“我签,我签。”

  走回桌前,故作疑惑的手指比着卖身契下面的空白处,非常小心的询问:“沈老爷子,是签这里吗?”

  “没错。”沈海点了点空白处。“就签在这里。”

  “好。”提起沾过墨的毛笔,阿真龙飞凤舞的刷刷签上《苏轼》两个大字。签完后格外小心的捧起那一纸卖身契,轻轻把墨吹干才毕恭毕敬高递给前面的沈海。“小人签好了,请沈老爷子验收。”

  “呃?嗯!”刚才还死活不签不,瞬间就签了?接过一纸卖身契,沈海感觉有什么不对的摊开看了看,可见他真的签名了,一时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把那一纸卖身契收进怀里。歪了歪脑袋,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可又想不出不对在哪里。

  “嗯!”晃了晃有点晕的脑袋,沈海很是奇怪的唤道:“随……随我出去采买。”

  “好嘞。”蹩着笑,阿真赶紧转移话题的摸了摸肚子道:“沈老爷子,等一下到街上买点东西给我吃,不然没力气拿东西。”

  “你小子。”见他又饿了,沈海果然被转移了话题,裂裂笑骂的领先朝府门口走去。

  嘿嘿嘿……,阴了老爷子一道,阿真眼泛狡黠,心情很好的跟上这张饭票。苏轼——欧麦嘎!让他死吧。

  跟着沈老爷子走出府门,等候许久的阿谷立即上前询问道:“内总管,这次是要去采卖什么?”

  “半年到了,太老明天要到寒山寺上香,到油金纸烛铺。”

  “好,请内总管上车。”听到油金纸烛,阿谷的躬身比划着手臂。

  “嗯。”沈海脑袋轻点了点,不再开口的朝前面的马车一跃,然后便把人埋了进去。

  见到内总管上车了,阿谷谗媚的朝阿真邀道:“真哥,请上车。”

  “真哥?”刚刚跳上车板,阿真轻挑眉毛,这个苏谷有“钱”途。知道他现在身份不同了,连嘴脸都不同样了。

  阿真对阿谷赞赏的话还没开口,沈老爷子立即从车厢内不爽的骂道:“苏谷你再不长老脑子我打死你,叫苏轼。”

  “是是是。”被责斥了一顿,阿谷唯诺的朝车帘连连躬了几个鞠,才慌忙的跳上车板,提起僵绳,驾的一声便朝前面热闹的大街驶去。

  车水马龙的街道虽然热闹非常,可是看来看去也就一群人,人有什么好看的。所以很快阿真就对古代的街道失去了兴趣了。

  靠在车檐边,扣完指甲扣耳屎,连鼻屎都扣干净后,才非常无聊的问道:“阿谷我们要去哪里?”

  “轼哥,小的要载您老到东街的油金纸香铺子呀。”与昨天冷漠的态度相比,这个苏谷绝对是属狗腿的。

  这声您老把阿真叫的额头滑下三条黑线,“谷爷,我才二十岁,不须要用您老这么‘重’的称呼吧?”

  “轼哥,小的这不是尊敬您嘛。”阿谷扭过脑袋,嘿嘿的对阿真一阵淫笑。

  “切……”打量眼前这张集虚假与阴险于一身的猥琐脸庞,阿真毫不犹豫的在心里吐了他一大盆口水,抱着胸懒的再搭理他。

  行驶在拥挤人群内的马车比蜗牛还要慢腾。

  吐了好几碗血,阿真瞪大牛眼看着身边急行走过的路人,受不了的再喷了一口血,指着走的比马车还要快的路人叫道:“阿谷,你没搞错吧,走路都比骑车快啊。”

  “轼哥,没……没办法啊。”阿谷老脸大哀道:“路人多,马车走不快。”

  “我靠!”阿真喷血的低咒了一声。

  再次听到咒骂,老神坐在车厢内的沈海哑然失笑的朝外面骂道:“混小子,再说脏话我就把你的嘴缝了。”马车才走了多久,这小子就咒骂了不下十遍,真是太没耐心了。

  再再再次被威胁,阿真咕哝一声,心急的朝车帘内喊道:“沈老爷子,路人都走的比咱们快,咱们干嘛要驾车啊。”

  “你小子罗嗦个什么劲,不驾车等一下的东西你来杠?”

  “不就是些香烛金纸吗?有什么。”心急如焚的说完,非常阿力莎拍胸道:“我来杠。”

  “轼……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周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阿真浅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真浅浅并收藏大周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