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帖子后面,开始形成了激烈碰撞的舆论。

  “还用说吗?人陈越院长顶着压力冒着风险回国,创建芯片事业,结果手底下一位利益熏心的研究员,拿着资料出来了呗。为什么这个时候曝出来,很简单啊,利益啊!现在就该查查,这个程燃的实验室,是不是有外国势力在背后勾结,想要打击我们的国芯!”

  “说这话的是睁着眼说瞎话吗,专利你还能在国外别人抢注了,你这心有多大啊?你过分相信陈越的道貌岸然了吧?他就算醉心科研事业,但一个好东西出来必须立马把专利国外国内都注册了,这点你不知道吗?你觉得他一个领衔科研课题的专家,故意这么包装成大意失荆州的受害者,能说得过去?”

  “楼上的我且问你,陈越院长说过没有注册吗?说的是被对方抢先注册了,我们都是搞科研的,都知道国外注册一个专利耗时之长久,是很正常的现象。那么现在就要问了,程燃实验室的芯片怎么就能通过‘快速通道’获得注册通过?这里面难道不该深挖吗?背后说不定就是国外的势力在搞鬼啊!听说科大这个实验室是企业共建,有cq公司的份。那么就要问问了,cq公司背后,是不是有美国投资人的利益!来搞我们的国芯?”

  “放屁,他说他没抢过就没抢过?不能专利本就是别人的,别人正常注册下来,也比他快啊!这是颠倒黑白!”

  “提问:一个本科生,而且背后还是企业傀儡的本科生的团队,怎么就比一位世界前沿半导体领域的美国求学有成归国芯片专家的陈越更厉害?按照正常来说,你就算是个状元,但论及科学研究,你给别人陈越院长提鞋都不配!”

  “这事背后肯定有阴谋,见不得我们国家芯片好的阴谋。至于这个程燃,就是被利用了,同时也见着这么个机会,想出名想疯了的一个自大的状元罢了。所以我说啊,培养这么多状元,可这些所谓的状元,一个个可能连基本的做人道德都不具备。”

  “青山砍柴人”赵晨在网络上浏览如今国芯事件的发酵情况,他和几位网络知名人士,各大论坛的版主一直在关注事情的进展。

  从国芯事件发酵,到几个媒体前往科大的调查情况他们都知道,其中有个媒体的记者还是他们策动的,也都密切保持着联系,可是这些记者在问陈越的时候,陈越都一口否认,但拒绝对此作更详细的说明。而后他们给陈越的电话,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拒绝。这其实就很迷幻了,按正常逻辑,理说如果被冤枉,难道不该是积极联络记者澄清这件事吗?

  而随后要到事件发生的第五天,陈越才在一个“有背景有来头”的媒体上发表他公开的说明。而其他媒体一样,也被置之门外。没能当面问询的媒体也就只能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转载那篇大媒的报道。另一个就是不做报道。因为他们没有当面向陈越提问,寻求一些个释疑的机会。

  赵晨他们一群人私底下在对这件事情做出推论的时候,也觉得陈越这边的反应比较可疑。但是眼下因为那篇报道,陈越的舆论情况一下子扭转,令科大那个程燃的天行实验室立即开始受到更多的攻击和猜疑。包括程燃这个人也受到了人品,甚至想要以此搏上位之类高智商没用到正道更加危险的指摘。

  这场大剧,看得真的是让人目不暇接。

  ……

  在那些来回攻忤的激烈言论正烈的时候,程燃接到了一个电话。

  有些陌生的海外电话,但听到声音,却让程燃有些发怔。

  是姜红芍。

  女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程燃,我现在在美国。”

  程燃这个发怔,“你没给我说你要去美国,不是前几天你还在学校吗?”然后程燃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

  “我看到了网上的情况临时做出的决定,我现在刚刚落地,在洛杉矶……”

  老姜在电话里道,“陈越表示他的那家负责芯片外围ip配置的叫做esoc的公司在美国,我用雅虎的yellow page也没查到这家公司的电话,而谷歌反馈这个地方是一片居民区,很难证明有这家公司的存在。本来是可以联系人来帮忙当地踩点,但想到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证实,我决定自己来一趟……”

  姜红芍条理分明的给程燃解释了一番她的思路过后,最后大概是不想程燃在那边担心,语气带着些轻松和俏皮,“所以我就过来啦……”

  “另外,陈越既然表明自己在美国留学的内容就是涉及这款芯片设计,根据你们科大内部网站的简历,陈越是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毕业,我相信这点应该没有作假,那么紧接着我就要去德克萨斯州奥斯汀一趟,我在来之前在美国计算机领域著名学者麦克拉斯基教授那里找到了“学生谱”,给他的导师德州大学电子工程及计算机工程系教授亚伯拉罕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希望查阅到关于他在大学所写的相关论文,再通过和他导师,以前接触过的人的调查,大概能够知道他在这所学校的硕士博士涉及的学术范围和内容,可以进行比对工作。这个做完之后,根据他在摩托罗拉公司担任工程师的经历,我还要去一趟奥斯汀的摩托罗拉了解一下他担任工程师的情况,是否符合他所称的引领芯片设计的能力。这样应该就有了初步的调查结果……”

  “还有,我做这些是有我姑姑陪同的,勿挂,勿虑。”

  是那头电话里在洛杉矶的风中女孩干练的声音。

  程燃这个心潮澎湃而震动,当姜红芍亮剑,那大概就是一剑光寒十九州。

  而她奋不顾身的出剑,是为了他。

  程燃轻声道,“媳妇儿……保重自己,特别是注意安全,相比起调查的结果,我更不愿你不顾其他的奔波。”

  洛杉矶的机场,女孩发丝微微散落,那张脸有些微红,只是她轻轻摇头。对着空气,没人看,有些像傻瓜。

  “我不累的。”

章节目录

重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