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科大会议室。

  “这件事情,难道就不能做做工作,双方把情况说明了,从而把情况压下来……”科大副校长潘峰笔杆子敲着桌面上的本子笃笃作响,环视全场。

  但等待他的是一阵的沉默。

  现在陈越的国芯在网络曝出,虽然没有到一种惊爆的程度,但其势头已经开始彰显,几个主流媒体已经转载了水木bbs上的文章,有记者开始出现在科大。潘峰很敏锐的嗅到,如果这件事任由这样发酵下去,其连锁反应会使得爆破面越来越大,最终会达到什么程度,很难说,但想着便极有可能非常的可怕,说可能掀起一场全国性哗然的海啸也不为过。

  “怎么做工作?现在的情况是两边都各执一词,也不沟通。而且这种事没办法,程燃的那个共建实验室不完全是他的,后面也有企业一部分,这已经转化成了企业和陈越院长之间的事情,人家不会理我们科大。”

  “那这件事怎么做工作?”

  “我倾向于交由他们自己解决。因为涉及名誉和科研成果归属,科大没有办法插手。”黄培沉声道。

  现在的问题是陈越当初加盟科大是科大扶持的,如果出事,科大也有一份责任。但程燃的天行实验室科大根本没有干预的权能,说白了,人家背后有cq这么一家掌握即时通讯的公司,科大在不明白前景甚至可能理不占优的情况下,最好不要成为对方企业用法律攻忤的主体。

  “我们计科院,也是这样认为。”

  “那我们是不是需要成立一个调查组,调查这件事情?”有人问。

  一直鲜有说话的校长朱华清开口,“调查组的事情,当然要成立,但是,暂时先缓一缓吧……”

  “不是现在。”

  众人中有人想想,立即明白了,这个时候在双方都没有底牌尽出,风向不明的情况下,科大不急着插手进入。而校长朱华清,还是认定这件事情闹不大,如果真的有知识产权的纠葛,科大也未必成立个调查组就取得了证据,陈越的国芯项目,有公司可以转移,科大的调查组更是职权有限,最多只能针对校内查证,而如果对方外面的公司版块,就无能为力了。

  关键是校方如果此时一动,便会不可避免引导风向,在目前各路记者都望风观望的时候,这种做法实在不智。

  最主要的,是校长朱华清大概已经有所认定,说不定暂且等一等,这股风就会过去,不会发酵起来。

  ……

  南州,一个为私密圈子服务的酒廊里,陈越和柳高见了面。

  “你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网上那篇帖子说得有没有其事?国芯的设计是拿了程燃那个实验室的东西?”柳高声音都有些失态。

  又是程燃。

  这个人和他的父亲程飞扬,都是他们深恶痛绝的存在。伏龙现在开拓的领域,让他们多家公司都不得不破产重组,无他,做出来了,或者有突破的苗头了,他们相关领域把控着行业的公司股价就会大跌,突破了重围封锁,就击垮他们的联盟。

  偏偏因为伏龙的内部架构工会持股,同时还有谢家的背景,没有办法动用那些能量,强行肢解伏龙。

  而现在,又在这个领域,撞到了程燃。

  陈越道,“他们不会有证据,这方面国内没有先例,同时,设计之中我们又进行了自行的基础延伸拓展开发,严格来说,他们没有任何办法,这只会成为一场诬蔑。”

  柳高看着他,这话里面的信息,已经很明白了。

  他开口,“你确定?”

  真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件事上面他们的利益,必须保证可以贯彻下去。

  陈越端起酒喝,“张松年已经快进去了,李靖平自身难保。有你和你背后那位,我相信这件事到最后来看,只是几只小苍蝇的嗡鸣罢了。历来哪个大项目不会受到反面的恶意攻击的,这在上面来看无伤大雅,最终还是要看结果。我们要取得的,是极大的名誉地位,自然会遭到各种非议。但我相信,一旦过去,前面的,就是我们无垠的庄稼地,是采摘不完的果实和收割不尽的稻田……”

  “所以现在,你和那位,都要无保留的支持我。”

  ……

  五天后,陈越并没有做出任何正式的辟谣,只是接受了一家报纸的确认访谈,那家报纸是偏官媒的媒体,背后是国字头的大集团,报纸的记者对水木bbs的帖子询问了陈越。

  陈越回答,“虽然不知道那篇帖子的发布人是何居心,炒作造谣这件事背后的是什么团体,是不是想打击我们初生的芯片产业……我这个人其实很遭妒,在美国求学,想为中国做芯片回国,这本身就已经触犯了一些人利益,所以我们国芯发布的时候,国外的那些人是不相信的。怎么中国人可以在一两年时间里,拿出一块相关的有国际竞争力的芯片,他们不相信,也不愿意看到。”

  “造谣我窃取同校实验室芯片设计的,我想大概是不知道前因后果,我手头上的一位研究员,此前就提前离职,到了这个实验室来,然后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也就声称有了和我们相同功能的芯片……当然,在这件事之前,我是本着自愿自主自由原则,没有过问我那位研究员去向的,也不知道他们在私底下做什么。谁知道曝出以后,我才知道居然有这么回事……而且,没想到部分专利技术,对方已经抢在我们之前,于国外抢注了,当然,那些都是不成熟的,我们还有更成熟的专利……”

  “但说实话……我很痛心。”

  ……

  陈越的回应简短,但是足够描述了一个引人入胜,甚至让人忍不出唾骂反骨贼的故事。

  于是在水木bbs,天涯和各个论坛上面,有关于国芯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