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与沈恒走在回家的路上,因着周氏方才明明已是难过至极,却还要强忍着不哭出来,还要强颜欢笑的样子,心里都颇不是滋味儿。

  季善不由低声感叹道:“这可真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这样那样的悲苦,什么时候才能事事都顺心遂意呢?”

  沈恒笑道:“人人都有自己的烦心悲苦事儿,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已,便是皇上坐拥天下,也未必事事都顺心遂意呢。岳母要骨肉分离,虎头要孤苦无依的确都可怜,但我相信都只是暂时的,等岳母更强大了,虎头也长大了,能养活自己,不过顾虑重重了,一切问题自然都迎刃而解了。所以善善你也别烦心了,好歹带走了一个,好歹另一个也懂事多了,一步一步来吧。”

  季善吐了一口气,道:“也只能如此了。我们快点儿吧,娘肯定还等着我们吃饭呢,吃了好收拾东西,亏得这次把焕生带回来了,替我们解了那么多忧不说,回去路上多个大男人,也能安全些。之前谁能料到这次孟二哥不跟我们一起回去,要等过了正月二十才走呢?”

  沈恒笑道:“我们这次走得早,又逢上彦长兄过庚帖下小定,肯定是跟我们一起走不了了,只能等他回头回了府城,我们再好生向他道贺了。”

  “嗯,等孟二哥也回去了再说吧……”

  夫妻两个说着话儿,不一时便到了家里,待吃过午饭,便开始收拾起行李来。

  路氏也在一旁帮忙,一面与季善道:“这次走得早,那些腊鱼腊肉和鸡鸭都还熏得不够干,等到了后一定要立马拿出来,挂着吹一吹,最好能再熏一熏,不然我怕坏了。”

  季善应了,“娘放心,我记住了,不过如今天儿这么冷,应当坏不了吧?”

  路氏道:“天儿冷湿气就大,一样可能闷坏了。到时候把给府台大人和小姐那两包放在最上面,想来总能好一些,咱们家也没有旁的好东西,亏得善善你说府台大人和小姐都爱吃,不然我还真不知该给他们带什么好了呢。可光一点腊肉,再加点什么笋子蘑菇的,还是太简薄了,根本就报答不了府台大人对恒儿的好的一分,府台小姐还让你们带了那么多年货回来,我这心里真是过不去。”

  季善笑道:“娘不用过不去,恩师和晨曦都不是计较这些的人,咱们这是礼轻情意重,他们什么好东西买见过没吃过呢,要紧的是您和爹的一片心。对了,那个燕窝和阿胶娘记得要吃啊,别想着好贵就舍不得吃,一直留着,放坏了得多浪费?”

  “问题我真吃不来,尤其是吃不来那个燕窝啊,不然善善你还是带回去,你自己吃吧……我肯定吃再多次也吃不惯的,我天生就不是当老太太的命……”

  等到把行李都收拾得差不多,便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路氏一直不停的给季善和沈恒夹菜,心里真是要多舍不得,就有多舍不得,偏还得强忍着,好容易才吃完了一顿饭。

  饭后,路氏又将季善叫到屋里,给了她一对儿赤金龙凤呈祥的镯子,让季善代她和沈九林送给罗晨曦,“这镯子已经是我们在镇上能买到最好的了,善善你让府台小姐千万别嫌弃。”

  季善接过镯子看了一回,才笑道:“这镯子够精巧了,晨曦一定会喜欢的,娘就别担心了。今年我和相公都加倍努力,争取在府城买个宅子,到时候若因为相公要进京赶考,实在回不来过年,就早早带信儿回来,让爹娘去府城过年啊。娘什么时候想我们了,也可以和爹一起坐了车去府城住上一阵儿,不然跟去年一样,等哥哥们运辣椒进京时,也跟着一起去,好不好?”

  路氏听得鼻子一酸,强笑道:“且到时候再说吧,恒儿今年学业紧,我们还是别去打扰你们的好。不过若你什么时候有了好消息,娘一定立时去照顾你,你可别让娘等太久哈……”

  婆媳两个说了好久的体己话儿,直到沈九林在外面催第三次了,“孩子明儿还要赶路,让他们早点儿休息吧,哪有那么多话,这么多天还没说完?”

  路氏才没好气的应了一句:“知道了,马上就说完了。”让季善回房了。

  次日早起用过早饭,季善与沈恒便辞了一家老小,由路氏和沈树一路陪同相送着,去了镇上周氏家里。

  周氏与季莲花虎头早用过早饭,收拾妥当等着了,瞧得季善一行终于来了,忙红着眼圈上前笑道:“善善、姑爷,你们来了。亲家母,真是不好意思,又要给您和亲家公添麻烦不说,还要让您亲自上门来,我都快没脸见您了。”

  路氏拉了她的手笑道:“亲家母总是这么客气,不是早说过很多次了,都是一家人吗?善善该说的都已与我说了,我也是当娘的人,您只管放心把孩子和房子都交给我,一定会给您照顾好,不叫人欺负了孩子,也休想踏进这大门半步的!”

  周氏忙感激道:“多谢亲家母,以后就算我没机会报答您,也一定会让两个孩子报答您和亲家公的。虎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给你亲家伯母磕头道谢呢?”

  虎头便依言上前,跪下结结实实给路氏磕了个头,路氏先还不受,因周氏和季善都坚持,才受了,随即拉了虎头起来道:“好孩子,以后千万不要跟伯母客气哈。”

  周氏看在眼里,这才心下稍安,又把自家的钥匙交给了路氏。

  一旁焕生与青梅也已将她和季莲花的行李都搬上了马车,出发的时辰便到了。

  季莲花的眼泪霎时如雨般纷纷落下,拉了虎头的手怎么也不愿松开,“弟弟,要不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那个女人不会给你好日子过的,爹和奶奶也变不回去了……就一起走吧……”

  把周氏一直强忍着的眼泪也给勾得再忍不住,哽声冲动道:“虎头,只要你现在说你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娘就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一定带了你一起走!”

  大不了她以后拼了命的学习上进,拼了命的挣银子,总有还清善善和姑爷那一日的!

  虎头却是红着眼睛笑道:“不是早就说定了的事儿吗,怎么娘跟姐姐又变了?这变来变去的可要不得。我都这么大的人了,真的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不还有亲家伯母吗,你们就放心吧。快上车吧,别耽误大姐和大姐夫的时间了……”

  一面说,一面还一根根掰开季莲花的手指,把她往马车边推。

  看得别说周氏泪如雨下了,便是季善与路氏都红了眼圈,在心里直叹气,这都是造的什么孽?

  婆媳两个自己那点儿离愁反倒算不得什么了。

  还是马车一路出了清溪,上了大路,从未坐过马车的季莲花因为不适应马车的颠簸,开始头晕恶心,反胃想吐,顾不得再伤心,周氏因为担心她,也暂时再顾不得难过,整个马车本就不大的车厢里方没那么沉闷压抑了。

  “是不是想吐?”季善见季莲花一脸的难受,忙问道,“要是想吐,就让车夫停下……不用啊?那也让车夫慢点儿吧,你先适应适应。青梅,你倒一杯温水与她喝,再把我们带的橘子翻两个出来,给她剥开了过会儿闻一下,看她能不能舒服些。”

  青梅便忙倒了杯温水递给季莲花,又自角落里翻了两个橘子出来。

  季莲花这才好受了些,有气无力的靠在周氏肩上,道:“以前看见别人坐马车,还当肯定舒服得不得了,没想到这么难受,还不如走路呢。”

  周氏听得笑道:“你如今是不适应,等你适应了,自然就舒服了。我刚开始也不适应,不过很快就好了。”

  “真的吗?”季莲花皱眉表示怀疑,“那希望我快点儿适应吧,不然还要坐十几天呢,也太遭罪了。不过这坐车是要快得多哈,眨眼间清溪就看不见了,弟弟也看不见了……”

  “没事儿,以后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弟弟有机会了,也可以去府城,不用太难过。”

  “嗯,娘也别难过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学本事,将来也会好好孝顺娘,报答大姐的。”

  季善见母女两个情绪都平复了不少,这才心下稍松,也靠在青梅肩上,打起盹儿来。

  下午,一行人两辆马车到了天泉县城,怕让有心人得知了行踪来相邀宴请,又免不得应酬耽搁,沈恒特意让焕生选了个很偏的客栈,将就住了一晚,翌日一早,便又出发了。

  之后他们一直晓行夜宿,亏得季莲花不过两日,就已适应了坐马车,路上走快一些也不用担心她不适,因而得以于正月二十四,顺利抵达了府城。

  其时已是傍晚时分,季善早累得不行了,只想立时回家好生洗个澡,便躺下睡他个天昏地暗。

  周氏却是急着带季莲花去飘香安顿好,明儿就开始上工,“善善你和姑爷只管回去你们的,就别管我们了,正好我们屋里还有一张空床,就把莲花儿安顿在那里,明儿起就让她也跟着我上工学习。”

  季善有些无语,笑道:“您急什么呢,莲花儿刚到府城,总得让她适应几日,到处瞧一瞧,转一转吧,况飘香能学到什么东西呢,还是让我先想一想,再选个适合她,她自己也喜欢的行业学吧。”

  说着看向季莲花,“之前就问过你,你喜欢什么,想学什么了,怎么样,现在想好了吗?”

  季莲花早被府城的繁华富饶震住了,整个人都是懵的,下意识讷讷道:“我、我不知道,还没想好,都听娘和大姐安排吧……”

  季善想到她一个乡下小姑娘,的确不能指望什么,遂带头道:“行吧,我回头择几样你都试试再说吧。”

  周氏却是坚持道:“善善,你不用为莲花儿操心了,就我带了她去店里就好,店里怎么就学不到东西了,我不就在那里学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