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晚间沈家一直热闹到快交三更,才散了各自回房去歇息。

  季善也才终于得了空儿单独与沈恒说话儿,因忙问起他来,“你今儿见过孟二哥了吗,他怎么说,县里当日是不是也给的他家一百两银子呢?”

  一百两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了,可其实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们当然要弄清楚了才能确定要不要收下。

  沈恒点头道:“见过彦长兄了,他家当时也得了一百两,看来这银子真是县衙出的,而非彭大人私人出的,那自然县衙知道的人也不少,倒是可以收下。不过还是多了些,所以我和彦长兄商量后,打算初一使人去县里拜年时,准备一份价值相当的礼物,也省得以后说不清。”

  顿了顿,“善善,你觉得送些布料怎么样?再加些旁的,总归最好凑够百来两银子的东西。”

  季善忙道:“布料太大了,再加上旁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送了多厚的礼去呢,才真是反倒说不清。之前晨曦不是给了我一些燕窝和阿胶,让我带回来给娘也尝尝吗?都给包上一包,再加上一些茶叶点心什么的,也差不多值百来两了,这样旁人瞧着也不扎眼,彭大人彭夫人自家收到了礼,也知道价值几何,定能明白我们并不想与他们走太近,岂非两全其美。”

  “可那是师妹给你补身子用的。”沈恒忙摆手道,“是师妹的一番心意,怎么能再转手送给别人,善善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我再想想看还能送什么旁的。”

  季善笑道:“我身体好得很,无缘无故的补什么补呢?什么补都不如食补好。不过娘上了年纪,倒是应该补补,燕窝和阿胶她应当也从来没吃过,倒是该留一些给她尝尝才是,那就送七成出去,留三成给娘吃吧,要是娘吃着好,以后我们再想法给她送些回来;至于我,横竖还年轻呢,还怕以后没机会吃不成……哎呀,你就别这么婆妈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沈恒这下还能说什么,只能伸手轻轻将季善拥住了,低道:“善善,你怎么就能这么好,我怎么就能怎么幸运?我待会儿,一定涌泉相报。”

  季善本来还满心柔软,正想说自己也挺幸运的,谁知道就听得他后半句话,立时翻了个白眼儿,呵呵道:“你好歹让我多感动三秒钟,还真平常一般不随便,随便起来不是人呢!”

  “什么?”沈恒有些不大懂。

  季善没好气道,“就是让你正经点儿!那明儿上午去立好牌坊,你就可以待在家里,不用出门了吗?我瞧这天儿像是要下雨,指不定还要下雪啊,家里还要摆流水席,那么多客人,万一真个又是雨又是雪,可就太麻烦了。”

  沈恒皱眉道:“三叔公今儿也担心会下雨下雪呢,他上了年纪的人,看这些最是有经验了。不过下雨也得摆酒啊,爹娘都一直盼着呢,亲朋们也早都说了定会来的,也不好改期的,不然正月里谁家没事儿呢,也就这几日人能来齐些,咱们也能正好把年过了。大不了到时候提前打好雨棚,再多准备些炭盆吧,也不是多困难的事儿。”

  季善“嗯”了一声,“既是爹娘的心愿,那就办吧,不过爹连杀猪匠都说好了,明儿就要杀猪了,鱼也明儿就要送来,也肯定改不了期的,就这么着吧。那我明儿给娘取一些银子吧,也省得周转不过来。”

  沈恒道:“我今儿跟爹提过这事儿,爹让我们不用取银子,我想了想,那我们就不出吧,回头收的礼也都爹娘拿着,再加上那一百两,等开春后爹娘想修房子就修吧。老人家骨子里都爱面子,想着儿子都是举人了,不修个大房子新房子,旁人瞧着也不像,就当是我们换种方式尽孝了。”

  季善想了想,点头道:“也行,只要爹娘开心就好,不过回头我们得把话说在前头,房子修好后不能空着,爹娘得搬进去住才成,他们辛苦了一辈子,难道到老来不该享福呢?”

  “那到时候你跟娘说吧,娘向来喜欢你,听你这么说了,肯定会很高兴的答应的。”沈恒笑着应了,问起周氏买房子的事儿来,“买在哪里的,多大呢,多少银子?我怕是只能等忙过了这几日,初二三的才有空去瞧一瞧了。”

  季善便把大概情况与他说了说,末了道:“娘高兴得很,一些瑕疵也觉得算不得什么。我想着虽然比预期多了十两银子,但有个院子也不错,就是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老旧得很了,怕是都要新买才成,所以留了焕生和青梅帮忙。等明儿午后我再抽空去瞧瞧吧,横竖离得也不远。”

  沈恒点点头,“肯定要有人帮忙的,明儿你去瞧过后,若实在不行,就悄悄儿让三哥去帮半日忙吧,他是木匠,修修补补最在行了,你若不好跟他说,我明儿跟他说也是一样。”

  “家里也忙得很,三哥哪里得空?到时候再看吧……”

  夫妻两个又说了一会儿话,直到都相继打起哈欠来,才吹灯睡下了。

  次日上午,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随着沈桂玉一家与路舅舅全家的到来,沈家便越发的热闹了。

  路舅舅一进沈家大门便大嗓门儿叫道:“恒儿在哪里,快出来舅舅瞧一瞧我们新科的举人老爷,让舅舅好生沾沾你的喜气!”

  路氏忙带着季善迎出了屋外,笑道:“大哥别急,老四跟着里长老爷和他三叔公他们立牌坊去了,中午应当都会来咱们家吃饭,到时候你自然也就能见到老四了。”

  又招呼路舅母等人,“大嫂快屋里坐,大郎媳妇二郎媳妇萍丫头,你们也都屋里坐……你们这是买了多少鞭炮呢,放了这么半日都还没放完。”

  路舅母笑道:“都是你大哥带着大郎二郎去买的,我也不知道到底买了多少,你管那么多呢,这么天大的喜事,就是放上一整日都不嫌多。”

  季善忙也笑着给路舅舅路舅母行礼,“舅舅舅母,好久不见您二老了,身体都好吧?相公和我一直好生记挂您们呢。”

  路舅母便一把拉了季善的手,啧啧赞道:“好孩子,你可真是越长越漂亮,越来越体面了,瞧这份儿气派,合该你当举人太太啊!”

  路舅舅则呵呵笑道:“老四媳妇,之前我和你两个表哥经过府城时,本来想去找你和恒儿的,后来想着还是别去给你们添麻烦了,也是急着回家,就没去。”

  季善忙道:“舅舅和表哥们怎么就不去呢?自家至亲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可见是拿我们当外人,您还好意思跟我说呢,待会儿等相公回来我告诉了他,您就等着他说您吧,跟自己的亲外甥还客气,哪有您这样的舅舅!”

  说得路舅舅讪讪的,“没跟你们见外啦,主要还是急着回家……早知道我刚才就不多嘴了……”

  换来路舅母的嗔怪:“你也知道自己多嘴呢?知道自己多嘴就少说多做。妹妹,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你尽快说啊,我们全家特意都来了,还都打算住上四五日的,就是特意来帮忙的。”

  路氏笑道:“嫂嫂昨儿把家里都安顿好了吧?鸡鸭猪牛都安顿好了?安顿好了就好,就是等你们来帮忙,不会跟你们客气哈,且先进去都喝点儿水,歇会儿脚再告诉你们要做什么啊。”

  一面迎了路舅舅路舅母等人进堂屋去,走出一段距离了还能听到路舅舅的声音,“妹妹你先别安排我啊,我得先去好生看看恒儿的举人牌坊才是。多么荣耀的事儿啊,我在清溪活了几十年,也没听说谁这么荣耀过,还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儿郎,还是我的外甥,真的是太争气了,以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指不定都是我们清溪之光呢……”

  一旁沈桂玉因当初分家的事儿,至今不敢面对路舅舅路舅母,就怕二人当众给她难堪,见路舅舅一家已经进了堂屋,才带着柳志和两个儿子也笑着上前,给季善打起招呼来:“四弟妹,好久不见,真是恭喜四弟,恭喜你了。”

  又让两个儿子叫‘四舅母’,“你们四舅舅这会儿不在,先见过你们四舅母也是一样,等回头你们四舅舅回来了,你们再见过你们四舅舅,好生请教他学问上的事儿啊。你们四舅舅如今可是举人老爷了,那就是天上的文曲星,随便教你们一下,都比你们学堂里夫子强多了。”

  季善忙笑道:“大姐千万别这么说,学堂里的夫子当初也是教过相公的,这话要是让旁人听了去,还当我们忘本呢。两个外甥都这么高了,瞧着也懂事多了呢,外边儿冷,大姐和外甥也都进屋去吃茶烤火吧……大姐若不想去堂屋,就去大厨房吧,嫂子们都在那边儿呢,两个外甥去找你哥哥弟弟妹妹们玩儿吧。”

  至于一旁满脸赔笑的柳志,则被她直接无视了,就算事情早已经过去了,当事人沈桂玉自己也早不计较了,对出轨家暴男,季善也是永远都不会有好脸色的!

  到了中午,沈恒与沈九林果然带着里长三叔公等人来了家里吃饭。

  亏得路氏早有准备,大家一起动手,不一时便整治出了几桌丰盛的席面来,宾主尽欢。

  等送走里长后,沈九林请的杀猪匠也到了,于是沈家又是另一番别样的热闹。

  季善则在把自己给妯娌姑子们,还有族里各家的礼物都分好后,能送出去的都送了出去,暂时不方便送出去的,也都托付给了路氏,回头让路氏替她分送。

  然后带着沈青一道,去了周氏的新房子。

  就见还不到一日一夜的功夫,整个家里里外外都已大不一样了,院子里的杂草都已拔得干干净净,地面也初步平过了,加之到处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跟昨儿季善见到的情形可谓已是“判若两房”。

  等进了屋里,更是变化巨大,地面干净整洁不说,窗户也都贴上了窗纸,堂屋当中的墙上还贴了观音像和年画之类的,瞧着虽有些个不伦不类,却把整个屋子都妆点得有了色彩与生气。

  原本的家具也都已擦拭得干干净净,瞧着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