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笑道:“银子的事儿您老就甭操心了,我已经有转借的地方了。当初我们不也什么都没有吗,结果不仍把飘香开了起来,还一步一步有了今日的规模?如今再去京城,虽然又得重头开始,但至少咱们已经多了经验,也多了底气,路肯定就更好走了,对不对?”

  叶大掌柜也笑起来,“看太太这般胸有成竹,我心里还真是安定了不少。那太太还是向罗家姑奶奶转借银子吗?说来她如今可是咱们的股东之一,在她有余力的情况下,转借一下银子给咱们,倒也是该的。就是之前的利润都还没分给她,又得她出银子了,我这心里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季善摆手笑道,“不是向她转借,虽然她肯定拿得出来,但都借过一次了,我哪还好意思再借第二次?且她如今怀着身孕,我也不愿意她为这些个琐事劳神。我是向另外的人转借,他们也一定拿得出来,且很乐意借银子给我,所以您老只管把心放回肚子里。”

  咝了一声,“比起银子,我反倒更忧心人员的事。会宁如今两个店,本来大家伙儿就已经有些忙不过来了,再把您抽走;除了您,至少还得抽一个大厨,一个掌柜一起去京城。本来我一开始想的是抽叶广去京城,那便掌柜也有了,大厨也有了,可那样叶广又太累了,他一忙起来,肯定也兼顾不了前堂,所以最好还得您去……”

  话没说完,叶大掌柜已道:“肯定得我去啊,叶广管后厨还成,让他当大掌柜,只怕就应付不来了,我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他在这方面,还是很欠缺的。太太方才不还说,我们京城的店只做中高端客人的生意么,那不是达官便是贵人,叶广不够圆滑会来事儿,肯定应付不来的!”

  季善歉然道:“可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本来都该颐养天年,含饴弄孙了,还要让您背井离乡的去京城继续操劳,一年下来也未必能与妻儿亲人团聚一次,我心里又着实过不去。”

  叶大掌柜佯怒道:“太太这是在嫌我老了,没用了不成?太太放心,廉颇虽老,尚能吃饭,我再干十年八年都没问题的!至于我家里,叶广不还在会宁吗,有他顾着家里,我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太太就别想那么多了。”

  说着自傲一笑,“再者说了,不是我王婆卖瓜,太太还能找到比我更好、更可靠的大掌柜吗?”

  季善笑道:“那还真找不到了,也就我当初运气好,趁早绑牢了您,不然您早不知道被谁高薪抢了去,比如今风光十倍都不止,我可往哪儿再捡您这样的宝去?”

  叶大掌柜摊手笑道:“所以太太还犹豫什么呢?飘香当初刚开起来时,我们不就说了,将来要把它做成跟聚丰楼醉仙楼一样的大酒楼吗?结果我们两年就把它做到了如今的规模,那自然也不能再拿聚丰楼醉仙楼当我们的目标了,我们得拿京城东来顺那样的大酒楼,当自己的目标了才是。太太有这个信心吗,我反正信心满满!”

  季善拊掌道:“只要您老信心满满,我自然就有底气了。那您觉着,回头带谁与您一块儿去京城最合适?我方才在心里大概过了一遍,您走了这边店里肖大就能顶上,那边店里却怕是抽不出人来,大厨掌柜都不好抽,——还真是人到用时方恨少啊!”

  叶大掌柜沉吟道:“掌柜的抽不抽其实无所谓,不还有我吗?要不了几个月,就能带一个新人出来了。倒是大厨不但得抽,还得抽最好的……就小于吧,他已经在这边店里挑了大半年大梁了,也算历练出来了。就是他走了,这边店里也得立时有人能顶上才是……太太初步计划的是我们什么时候进京呢?您方才好像还说了,您过几日要回清溪一趟?”

  季善“嗯”了一声,“是,我和相公上次回去还是前年过年,下次回去更是不知得什么时候去了,既然我如今都到会宁了,自然要回去看看老人才是。我估摸着来回怎么也得四十来日吧,所以咱们进京怎么也得六月中下旬,指不定还得七月去了。”

  叶大掌柜道:“那够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呢,足够让小于如今的副手小葛历练出来,回头顶他的缺了。太太就安心回您的会宁,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就是如今再现种辣椒,好运到京城去,怕是来不及了。”

  季善摆手笑道:“这您也甭担心了。我们到时候只带够用一个月的量去,到了京城现种便是,就算我们再神速,肯定也得两个来月的时间,才能让京城的新店开张,完全来得及的。”

  反正她到时候都要厚脸皮向裴二夫人和裴钦借银子了,再借一下他们的地,应该还是不难的,不然她长租也成,就怕他们母子不肯收她的租金……总归到时候再说吧。

  叶大掌柜笑道:“原来太太把什么都考虑到了,叶广好歹是您的弟子,年纪还比您大,怎么却连您三成的周全妥帖都没学到呢?”

  季善笑道,“您就只管给我戴高帽子吧!不过,您要不还是今儿家去后,跟太太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吧?太太她,也是不容易,可能如今于她来说,什么都及不上一家团聚,日日相守来得重要呢?”

  叶大掌柜闻言,片刻才摆手笑道:“不用商量,她肯定支持我的。若不是太太,我们一家子哪能有如今吃穿不愁的安闲好日子过?家里那么几个小的,如今却家无恒产,我当爷爷的,总得趁如今还做得动,给孩子们好歹留点儿东西才是。虽然如今在会宁也还行,时间长了,总能攒下些来,却远远还不够。”

  顿了顿,敛了笑道:“再者说了,将来我还要为文儿伸冤报仇呢,哪怕不能让聚丰楼上下都血债血偿,至少我也要让聚丰楼易主,让他们都得跪到我脚下摇尾乞怜!所以我还得谢谢太太这么快便给了我这个机会,要是再等十年八年的,我便是有心也无力了,方才乍然听太太说起要去京城开店时,我是小小的犹豫了一下,但现在,那些犹豫已经化成十倍百倍的冲劲了!”

  季善因忙道:“聚丰楼如今怎么样了?这些日子他们也没找过飘香,没找过您的麻烦吧?”

  叶大掌柜哼笑道:“他们哪里敢,自沈相公中了举人,便连拐弯抹角的小动作都不敢了,何况如今沈相公还中了探花,前途无量,他们就更是泡都不敢冒一个了。就前阵子,他们家大爷还着人带了话儿给我,说要把当初强占了去的我家的财产都还给我,还说当初是误会,大家好说好商量,我怎么可能会理他?如今他们忌惮的也不是我,而是我背后站的沈相公,总有一日,我会让他们忌惮的都是我,让他们口服心服,为当初的小人行径悔青肠子的!”

  季善郑重道:“您老放心,肯定会有那一日的!那这些日子就得有劳您老把会宁的一切都安排妥帖,回头我们好说走就走了,可惜我分身乏术,实在帮不上您的忙了。”

  叶大掌柜忙笑道:“太太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您放心,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妥帖的,等将来到了京城,您也凡事不用操心,只管安心当您的翰林夫人,安心照顾好沈相公,应酬好沈相公那些上峰同僚家里的女眷就够了。”

  季善笑道:“那怎么成,那您老也太受累了,我力所能及的事,还是要做的,譬如到时候厨房忙不过来,我不就可以帮着掌掌勺什么的吗?”

  话音未落,叶大掌柜已摆手笑道:“那可万万不行,您一个翰林夫人,进什么后厨呢?连咱们店到时候您除了款待客人,都能不进,便一次也别进的好,至于账本利润的,我会按时送到府里,让您过目的。”

  季善失笑道:“照您老这么说来,翰林夫人便该日日都在家里坐着,养尊处优,发号施令,自己什么都不做了?那可不成,我可闲不住,还是宁愿跟如今一样自在的好……”

  老少两个又说了一会儿话,有客人开始陆陆续续登门了,叶大掌柜便让季善继续在雅阁里坐着,然后在门上挂了“有客”的小牌子,自己往前头招呼客人去了。

  余下季善一个人坐着也不无聊,在心里默起回头到了京城开店一步一步的章程来。

  到得未正左右,再没有客人登门用用餐了,叶大掌柜便让人挂了打烊的牌子,然后亲自来请季善用午膳了,“太太肯定早饿了吧?主要是太太是今儿忽然过来的,要是昨儿就提前打发人来告知了我您回来了,我今儿就不让他们采买食材,直接歇业一日了。”

  季善指了指桌上的瓜果卤菜粽子之类的,笑道:“这么多吃的,我怎么可能会饿,午饭压根儿吃不下了好吗?那今儿采买的食材都卖完了吗,如今天儿热,菜也好肉也好,都放不得,实在不行,还是别打烊了,晚上继续卖吧。”

  叶大掌柜笑道:“这不是过节期间吗,生意比平常更好些,中午就把晚间的食材卖掉大半了,剩下的我们自己吃呗,太太就别管了。”

  季善笑着点点头,“那就好。叶广和我娘他们应该也快到了吧?他们既知道我回来了,肯定也都还没吃饭,且再等等他们吧。”

  “太太既还不饿,那就再等等吧……”

  如此又等了差不多一刻钟,叶广带着周氏季莲花到了。

  瞧得果然是季善回来了,三人都是喜笑颜开,叶广先就上前道:“师父,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您会这程子回来。上午张三儿过去报信儿,说我爹的话‘太太回来了,卖完午饭就打烊,到老店一起吃饭热闹’,我还当他是在胡说八道,接连问了他几次,才确定是真的。之后我便一直恨时间过得怎么那么慢,好几次都差点儿把盐和糖放错了,亏得立马反应了不过来,不然等菜上了桌,客人吃着不对嚷嚷出来,可就闹笑话儿了。”

  一旁叶大掌柜忙骂道:“你还好意思说!都是当大厨当老了的人了,还犯那样的低级错误,要是累得咱们飘香声誉受损,我爪子都给你打折了!”

  季善忙笑着打圆场,“您老就别骂叶广了,他不是立马反应了过来吗?也是怪我搞突然袭击,若是昨儿一回来就打发人来知会大家一声,自然也就不会有这些事儿了。”

  又与叶广道:“听叶老说,你把新店那边做得是有声有色,真是好样儿的,师父没白给你带礼物。”

  叶广闻言,先正色给她行了礼,才挠着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可当不起师父这么夸,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后厨,都是周婶子和黄二哥的功劳啦。不过,师父给我带的什么礼物呢,肯定是京城的新鲜玩意儿吧?”

  季善忍俊不禁,“才还打算夸你谦逊不居功,稳重多了,结果立马就发现,你还是那个你,看着就让人高兴。放心,你的礼物肯定会让你喜欢的。”

  说完看向一旁眼圈都有些发红的周氏与季莲花,笑道:“娘和莲花儿怎么不说话儿呢?叶老说你们这些日子好得很,我这会儿见了你们气色都这么好,也不用问你们好不好了。”

  周氏有些激动的走近几步,伸手想握季善的手,却伸到一半又收回了,笑道:“我和莲花儿这不是太高兴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吗?还当善善你怕是几年都不会回会宁了,没想到忽然就回来了,还越发漂亮,越发气派了,我真的太高兴了!那姑爷呢,姑爷这次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肯定是太忙了吧,探花郎呢,一想到姑爷那么能干,善善你以后就只等着享福了,我真是高兴得做梦都在笑!”

  季善伸手一把握了周氏的手,周氏还要躲开,“我身上又是油又是烟的,别把善善你的手和衣裳弄脏了,你如今可是官太太了!”

  让季善握得更紧了,嗔道:“娘身上干干净净的,怎么就会弄脏我的手和衣裳了,再说衣裳再重要还能有人重要?您再跟我这般见外,我可要恼了啊,官太太难道就不是您女儿了?”

  这才没有再挣扎,红着眼睛又笑道:“你这一路上赶回来,肯定累着了吧?比过年时可瘦了不少呢!那这次要待多久呢,是要继续留在会宁,还是过些日子又得去京城呢?要我说,还是尽快又去京城的好。”

  不然姑爷年纪轻轻,长得又好,如今还做了大官,还不知道多少狐狸精想扑上去呢,偏善善至今还连个孩子都没有,肯定得去京城守着姑爷才能安心。

  季善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到周氏的未尽之意,笑道:“就是回来看看长辈,收拾一些东西的,过阵子便又要去京城,您就放心吧。”

  随即看向季莲花,“嗯,果然长高了也长开了,是个真正的大姑娘了,听大掌柜说你一直都很努力,就是要这样才好,才能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季莲花有些羞涩的上前给她行了礼,“大姐放心,我会继续努力的。”

  叶大掌柜瞧得黄二及那边店里的几个老人儿也都赶到了,便招呼起大家落座来,“忙到这时候,肯定都饿了,大家都坐了边吃边说吧。”

  待大家都依言你推我让的团团坐了两大圆桌,又先举杯领着大家伙儿恭贺了季善和沈恒后,“这第一杯,我们先敬探花郎和探花夫人,祝太太和沈相公万事顺遂,和和美美。”

  才都举了筷,笑嘻嘻的吃喝起来。

  季善并不饿,不过陪着大家略动了几筷子,就吃不下了,但对这种已经久违了的最简单纯粹的热闹却是喜欢得紧,捧着一杯凉茶,一直含笑看着大家伙儿。

  直至大家都吃好了,她方与叶大掌柜打过招呼后,拉了周氏到雅阁里说话儿,“这是给娘您和莲花儿的生辰礼物……真的是生辰礼物,也都不贵,所以您别跟我推辞了。”

  见周氏还要再说,又道:“我过几日要回一趟清溪,您看可有什么东西要带给虎头的?这两日便收拾采买一下,我到时候一并给您带回去,对了,虎头这些日子还有给您写信吗?”

  周氏果然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善善你还要回清溪啊?这么大热的天儿,可是有什么急事吗?这样来回奔波,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季善笑道:“我不累,身体吃得消,娘就别担心了,只管收拾要给虎头带的东西即可……”

  说着见周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一动,道:“娘莫不是想随了我一同回去?如今新店那边那么忙,怕是离不得您吧?不然我待会儿问一下大掌柜,看能不能设法安排一下吧……”

  话没说完,周氏已忙道:“没有没有,善善我不是想随你一起回去,我是在想要给虎头带些什么。他之前倒是给我和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