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沈恒忙握了季善的手,道:“我怎么可能恼善善你,我方才都是心痛你,不愿你白受委屈,才会不愿你到此为止的。已经明摆着的事了,凭什么放过那个假货呢?她那般阴险毒辣的,满口狡辩便罢了,当着我们的面儿,尚且想草菅人命,不一次把她治痛了,她铁定下次还敢,叫我如何甘心就这样便放过她!”

  顿了顿,叹道:“可你都做了决定,话也说了,我除了尊重你的决定,还能怎么着呢?也只能以后多家提防,再不给那假货任何可乘之机了!”

  季善轻轻回握住了他的手,方道:“我也不是怕事或是顾及旁的,才会饶过她这一次的,我真的不想夫人和二哥难做,所以与其说我是给她机会,倒不如说是给夫人和二哥一次机会。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是不姓裴,也不在乎侯府与裴家的好坏死活,可夫人与二哥却不能不在乎,也不可能不受任何的牵连……他们都以真心待我,我又不是铁石心肠,总也要回以真心才是。”

  沈恒笑起来,“我还以为你以后又会一直‘二爷’、‘二爷’的,再不肯叫回‘二哥’了呢,二哥这会儿心里肯定又忐忑又后悔,偏三五日内还不敢再来见你了。要是让他知道你没真恼他,还肯叫他二哥,他肯定很高兴。”

  季善小小的翻了个白眼儿,“就该让他急几日。也是这么大的人了,一点明辨是非的本事都没有,就裴瑶那么拙劣的话,那么拙劣的表演,但凡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有鬼来好吗?”

  然随即已叹道,“不过话说回来,也怪不得他,人都是丈八烛台,照得亮别人,照不见自己的,就裴瑶那卖惨的本事,跟裁云主仆两个一唱一和的又配合默契,还有十几年的感情打底,又如何怨得二哥被蒙蔽呢?我早说过,他要是轻易说放弃就放弃了这十几年的感情,我反倒不敢认他了。所以我只是当时短暂的失望了一下下,恼怒了一下下,很快就好了,这会儿心里也只有事情终于了了的平静,没有旁的。”

  沈恒点头道:“这倒是,若二哥和夫人也跟侯府的其他人一样,就算善善你要认他们,我也一定会死死拦着你,不让你认的。认了好有朝一日,被他们吃得骨肉渣子都不剩么!”

  季善道:“我也不可能那么傻啊。这次的事,也算狠狠给裴瑶敲了个警钟,想来不说十年八年的,至少短时间内,她铁定不敢轻举妄动了,不然不用我们出手,二哥和侯府先就要饶不了她。顶着那么大一个雷,换了谁都得趴着动也不敢动,惟恐出事,她倒好,还上赶着挑事,等二哥回去了,肯定是要禀告阜阳侯和裴二老爷的,一旦没有了侯府撑腰,她又算得了什么?我相信权衡之后,她会自此夹起尾巴做人的。”

  沈恒冷哼道:“她最好再蹦跶作妖,看我会不会再看夫人和二哥的面子。简直可笑,明明就是她抢走了本该属于善善你的一切,结果到头来,她竟有脸埋怨夫人和二哥偏心,埋怨她自己日子过不好,都是你害的,——这话这世上任何人都说得,也惟独她说不得好吗!”

  若非杀人要偿命,实在犯不着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为一个阴险毒辣的假货赔上自己,他方才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光凭善善极有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孩子这一点,那个假货便该死,二哥也是,他明明丑话都说在前头了,他还是被蒙蔽了,亏得他及时醒悟了过来,不然他少不得也只能大义灭亲了!

  季善哼笑道:“她总不能怨是她自己让自己过不好日子的,也不能怨她亲生父母,可不就只能怨夫人和二哥,怨我了?她要是一直抱着这种怨天尤人的心态,等着瞧吧,不用我们做什么,她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沈恒“嗯”了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老天爷都看着呢!总归以后我们凡事都多加小心,也尽可能再不要与她有任何的交集,省得又膈应。”

  说着忽然想到季善之前推裁云摔的那一下,忙关切道:“善善,你摔痛了哪里没,要不要我给你瞧瞧?你也真是傻,管那丫头去死呢,就算她是奉命行事,也是从犯,你这不是以德报怨吗?”

  季善道:“当时觉得腰有点儿痛,这会儿倒是没什么感觉了……好歹也是一条人命,要我眼睁睁看着她死在我面前,我还是做不到,况真弄得血溅当场,便不会惊吓到晨曦,终归不吉利。你就别唠叨了,忙你的事儿去吧,我也瞧瞧晨曦去,她肯定等我都等急了。”

  说完起身要走。

  却让沈恒给拉住了,“不行,我要亲眼瞧过你的确没伤到,才能放心。好容易上次的伤才好了,淤青也散得差不多了,谁知道又来了,我宁愿伤的都是我,甚至伤得重十倍,也不愿意你受一丝一毫的伤。”

  季善已是满脸的笑,双手捧起他的脸,亲了他一下,才道:“这嘴没抹蜜啊,怎么说话这么甜呢?真没事儿啦,你就放心吧……不然晚上给你看?也省得看过还要再更衣。”

  “没事儿,我可以帮你更,我不嫌麻烦的……”

  夫妻两个腻歪了一会儿,觉得心情都好了不少,才简单收拾一番,一道出了院门,一个去了外院,一个去了罗晨曦那儿。

  果然罗晨曦已经等季善等得很着急了,一见她过来,便叫道:“善善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不就是去见个客吗?不过我听说除了裴二爷,那个假货也来了?是不是她作什么耗了,也就难怪你这会儿才回来了!”

  季善走到她旁边坐了,才道:“裴瑶是来了,还表演了一出大戏给我和你师兄看呢……”

  就把当时的情形大概与罗晨曦学了一遍,只略过了最后裁云寻死,差点儿就血溅当场那一节,末了道,“可惜你师兄一试就给她试了出来,毕竟做了亏心事的人,怎么可能不心虚害怕的?结果便是再也自欺欺人不下去,连同我二哥也看透了她,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罗晨曦听得横眉怒目道:“那个假货以为这世上就她一个聪明人,其他人都是傻子不成?简直笑死人了!那后来呢,善善你不会就这样放她们主仆走了吧,怎么也得让她们付出代价才是!”

  季善没直接回答她,只道:“夫人和二哥都对我挺好的,我总不可能一点不顾及他们……”

  见罗晨曦一副要拍案而起的架势,忙道:“但仅此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所以晨曦你就别生气了,胎教,胎教……”

  罗晨曦这才重重吐了一口气,“若不是我如今怀着孩子,不宜动怒,也不宜颠簸,我铁定立马坐了车去长公主府,就算不向长公主告密,也一定要狠狠打那个假货几巴掌……亏得善善你还打了她一巴掌,不然这口气我可真咽不下去了!”

  季善忙笑道:“我打得挺重的,一巴掌就抵你几巴掌了,这会儿手心都还有些痛,还骂了她‘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估计比打她还让她觉得羞辱,她必定长这么大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气,也算是受到惩罚了,所以你消消气,消消气……但真的只有这一次,我与你师兄、与我二哥都是这么说的,若再有下一次,我可不会再顾忌什么侯府什么大局,关我什么事呢?便是侯府因此一败涂地,连饭都吃不上了,我养着夫人和我二哥一家就是,什么大不了的!”

  罗晨曦悻悻道:“就这还有脸说裴二夫人和裴二爷偏心,没见过如此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气得我肚子都饿了,中午定要多吃一碗饭才成!”

  季善忙惊喜道:“真的?那还等什么,摆饭吧,反正也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