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话也不迟。”

  裴钦急道:“可是母亲,待会儿……”

  “没有可是!”裴二夫人断然道,“我嫁进裴家,嫁给你父亲二十几年了,一直孝顺翁姑,主持中馈,还为裴家生儿育女,开枝散叶,我自问是尽足了为人妻、为人媳本分的,难不成他们还能休了我,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便他们真敢这么做,你舅舅们也不是吃素的,绝不会眼睁睁看着!”

  她女儿这些年已经够委屈,够苦了,结果一个个所谓的亲人从来没付出过,亦没想过要好生补偿她这些年的苦难便罢了,竟一上来就想要索取,想要她为所谓家族做巨大的牺牲,都以为自己是谁呢,世上岂能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就算想要驴子拉磨,想要马儿跑,也得先给它们吃饱了,也得先对它们足够好了,它们才会尽心尽力好吗?

  裴二夫人想着,再次催起裴钦来,“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送了你妹妹妹夫出去呢?你祖母那里,我去说,若实在不行了,我去青灯古佛为府里消灾解厄便是,只要我心足够虔,想来……”

  女儿好歹还对她有几分亲近,好歹还愿意让她‘保重身体’,以后进京也愿意再见她,她可不想连这些都彻底失去,——那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才从身上掉下来的亲骨肉啊!

  却是话没说完,已让季善打断了:“之前范妈妈不是说夫人与裴二老爷自来感情极好吗?就是这样好的,只会让你‘忍忍就过去了’、‘为人儿女理当孝顺’,只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只会枉顾你的意愿?”

  范妈妈在一旁见季善满脸的嘲讽,小声说道:“老爷与夫人感情真个极好的,老爷这么多年来连个庶子庶女都没有,便是最好的明证,京城里不知道多少夫人太太羡慕夫人这一点呢……”

  季善已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合着只要不弄出庶子庶女来,便是人人称羡的好丈夫了?

  这个时代好丈夫的门槛也太特么低了吧!

  片刻,她才吐了一口气,看向裴钦道:“有劳裴二爷带了我们夫妇过去见贵府的太夫人吧,你说得对,我不当面与她把话说清楚,当面让她彻底死心,后边儿还不定会有多少烦人的时候。我可没那个时间与不相干的人歪缠!”

  裴钦又惊又喜,“妹妹真愿意去见祖母了吗?好,我马上给你们带路啊,母亲您要不就别过去了吧,就在家里歇着,省得待会儿万一……您身体吃不消。您放心,我不会让妹妹妹夫吃亏的,一定会怎么接了他们来,就怎么送了他们回去。”

  裴二夫人则是急道:“善善你去什么去呢,还是别去了,你祖母她真的很固执,待会儿万一她一气之下,抓着什么就朝你和姑爷砸过去,或是身体真气出个什么好歹来,你们可就真脱不了干系了!”

  季善摆手道:“没事儿,我会好好与她说的,您就别担心了。”

  说着看了一眼沈恒,目带歉然,她没先征求过他的意见,便答应了要去见阜阳侯太夫人,也等同于是在拆他方才一力为她出头的台,实在太不应该了。

  可裴二夫人的处境她又做不到不管,若她跟裴二老爷一样专横武断,高高在上,或是跟裴钦一样,存了私心只想把自己摘干净,她都不会理会她的处境好歹。

  偏她都没有,她不但一开始就付诸于了实际行动找她,这会儿自己都一头乱麻了,还要为她着想,那季善便实在做不到就这样一走了之,把烂摊子都扔给她了。

  好在沈恒很快冲她点了头,眼里都是理解与支持,他的善善不向来都是这样的爱憎分明,善良细致吗?

  季善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再一次催裴钦,“走吧,别耽搁时间了。”

  裴钦便又与裴二夫人说了一句:“那母亲,我们就先过去了啊,您就留下好好歇息。娘子、范妈妈,你们好生照顾母亲。”

  引了季善与沈恒往外走。

  裴二夫人见自己显然已经劝不转季善了,只得一咬牙,招呼范妈妈:“我们也过去瞧瞧。钦哥儿媳妇,你就留下准备午膳吧,万一待会儿你妹妹愿意留下吃了饭再走呢?”

  随即也忙忙带着范妈妈追了上去。

  一行人遂穿抄手过游廊,很快抵达了阜阳侯太夫人的院子。

  远远的便见邱嬷嬷迎了上来,屈膝一礼后道:“二夫人、二爷怎么现在才来,太夫人已经等得很着急了,二夫人二爷都快随老奴来吧。”

  一行人遂脚下不停,又进了太夫人的院子,再进了雕梁画栋,阔朗高大,一派富贵景象的正房,见到了裴太夫人、裴二老爷和另一个与之生得颇为相似的中年男子,不用说,定是阜阳侯本人了。

  果然裴钦随即便给季善和沈恒介绍,“妹妹、妹夫,这是祖母,这是大伯父,你们先见过祖母和大伯父了。”

  季善与沈恒对视一眼,都神色淡淡的一个屈膝,一个抱拳鞠躬给裴太夫人和阜阳侯行了个礼,“见过太夫人、见过侯爷。”

  随即不待叫起,便已先自发起来了。

  上首裴太夫人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起来,哼声道:“钦哥儿,你不是说他们夫妇都很知礼懂规矩,让人见了就喜欢吗?就是这样懂规矩的呢,第一次见长辈不行大礼便罢了,还长辈不叫起,自己就起来了,还是举人、举人娘子呢,如今举人已经这么好考,只要会认字做文章便够了,什么德行品性都不重要了?”

  裴钦闻言,忙赔笑道:“祖母说笑了,妹妹妹夫德行品性真的都很不错,只是读书人家与咱们勋贵人家的规矩本来也不一样,他们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因为不知道所以规矩稍稍欠缺一些也是有的,以后自然就好了。”

  裴二老爷却是沉声道:“什么读书人家和勋贵人家规矩不一样?全天下搁哪里第一次见长辈能不行大礼的?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跪下好生给太夫人行个礼,磕个头呢?”

  季善这会儿已快烦死裴二老爷这个亲爹了。

  季大山那是明摆着的坏和恶,裴二老爷却是明明干的不是人事儿,还要道貌岸然的给掩饰一下,却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他的专横与可恶!

  对裴太夫人这个一脸干瘪,双眼刻薄,连身上衣裳都撑不起,因而瞧着就跟童话故事里那些巫婆没什么两样的老太婆,更是丝毫的好感都没有,看了第一眼便不想再看第二眼!

  因淡声说道:“裴二老爷这话不知从何说起,方才我相公便已说过了,我娘家姓季夫家姓沈,如今是沈季氏,所以贵府的太夫人怎么可能是我们的长辈?我们实在与贵府八竿子也打不着,实在高攀不起啊!”

  裴二老爷没想到当着母兄的面儿,季善还是对自己如此不敬,自觉面子大伤,“砰”的一声便拍在了桌子上,“你这个没大没小,不恭不孝的孽女,别不识抬举,有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生你,今日也就不会被你气成这样,不会惹出这么多事来了!”

  一旁阜阳侯忙道:“二弟你先别急,孩子这些年受了委屈,好容易才回来了,与家里的人都不熟悉,一时转不过弯儿来也是有的,你光急就能解决问题不成?还是慢慢儿跟孩子说吧。”

  又与裴太夫人道:“母亲,您也别跟孩子一般见识了,都还年轻呢,今儿也才第一次见面,肯定放不开,也还没多少感情,以后咱们慢慢儿教,相处的时间也长了,自然什么都好了。”

  说得母子两个都没有再说后,方看向季善,和颜悦色道:“好孩子,大伯父知道你这些年委屈了,便是如今好容易找到了你,却因为种种原因,还得让你继续受委屈,大伯父这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觉得实在太亏欠你了。但你放心,除了名分上差些,其他该有的一切,我和你父亲都会慢慢儿补偿给你,让你再不……”

  季善可没兴趣跟阜阳侯兜圈子,径自打断了他:“看来裴二老爷方才并没把我们夫妇的态度如实告诉给侯爷和太夫人啊,那我就再说一遍吧。我不是你们家的女儿,也没兴趣当你们家的女儿,现在没有兴趣,将来也没有兴趣!我们夫妇今日之所以登门,不过是为了见一见裴二老爷和夫人,给他们磕个头,以后若他们愿意,便当寻常亲戚走动着,反之,便再不往来了便是。所以什么委屈啊亏欠啊补偿之类的话,就请侯爷不必再说,我们不需要。”

  阜阳侯闻言,忙看了一眼裴二老爷,这怎么跟二弟说的,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见裴二老爷面沉如水,看不出什么来,只得自己咳嗽一声,继续笑道:“孩子,大伯父知道你心里有气有怨,没事儿,在场都是自家骨肉至亲,你把你的气和怨都说出来,说出来心里自然就好受了。我们也能据此知道到底要怎么补偿你,把你这些年的委屈都给你补回来……哎,谁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呢,害得你好好儿的一个侯府千金,如今却是……”

  季善淡淡一笑,“侯爷是做大事的人,何必再浪费宝贵的时间,与我们两个小虾米废话呢?还是有话直说吧。或者您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没关系,您不好说,那就由我来说便是了。方才裴二爷已经把该告诉的都告诉我们夫妇了,因为他不说,我们便要走,怎么劝都劝不住,又不好动粗,他不得已之下,只得都告诉了我们。”

  “而我们夫妇既知道了贵府非要寻我回来的真正原因,现在,也可以直接将我们夫妇的态度告诉你们了:我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白白浪费自己的大好时光,别说三年了,哪怕只是三天,也绝无可能,且绝不会有任何商量回转的余地。还望今日过后,贵府不要再去打扰我们夫妇,大家自此桥归桥,路归路!好了,我言尽于此,不知侯爷可还有话要说,若是没有,我们夫妇便要告辞了。”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