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孟竞与杨嫂子方在季善剧烈的咳嗽声中,双双松了一口气,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浑身都是软的,后背也早湿透了。

  孟竞立时喝命杨嫂子,“你立刻去把周婶子请回来,把方才的事告诉她,让她知道有多凶险,看她后边儿还敢不敢离开自己的女儿半步!你也是,给我深刻的反省自己,周婶子离开之前,肯定叮嘱了你一定要替她看好嫂夫人的,结果你就是这样看的,我要是迟回来那般半盏茶的时间,人肯定都已不在了,你就是这么看的人吗!”

  杨嫂子满脸的羞愧与后怕,哭道:“都是我不好,我见沈娘子睡得那么熟,就以为肯定不会出事儿,何况炖个鸡汤也要不了多少时间,谁知道,谁知道……亏得二少爷及时回来了,不然我真是一辈子都不能心安了。”

  孟竞仍是面沉如水,“你以为不会出事儿,就真不会出事儿了?明明她昨儿就还伤心欲绝,怎么可能睡一觉起来,便不伤心了?还先后把叶太太和周婶子都支走了,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回头我再与你分说,现在立刻给我找人去,快去!”

  杨嫂子本来还想问她出门了,可该由谁来照顾季善,在孟竞的威压下,到底没敢问出口,低声应了一声“是”,便起身一边擦着泪,一边忙忙往外跑了。

  孟竞这才看向仍剧烈咳嗽喘息着的季善,沉声道:“看来嫂夫人打昨儿起就存了死志吧?竟然把所有人都骗过了,以后你已经缓过来了,也真是难为你了!”

  季善打昨儿起,心里就已被痛苦与绝望填得满满的,虽然吃了加过安神助眠药材的药,很快控制不住睡了过去,早晨却是天还没亮,她便已经醒了。

  只不过她醒了后,并没让周氏和叶太太察觉到,一直都在筹谋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才能支开所有人,从而得以实施自己的计划而已。

  至于那计划是怎么从自己带了人,亲自去找沈恒,变成了自己不想再活下去,要追随沈恒而去的,其实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洲河有多宽有多急,她是亲眼看过的,平日里谁不慎掉了进去,生还的希望都不大,何况还是涨大洪水的时候?

  偏偏连官府的人都已经放弃了,就凭她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真找到沈恒?

  所谓的找到天涯海角,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说到底不过是她自欺欺人的话而已,一旦稍稍冷静下来,便连自己都没法再欺骗自己下去了,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奇迹,奇迹之所以是奇迹,不就是因为太稀少太罕见,所以才会被人们口口相传,啧啧称奇吗?

  所以季善才会一“醒来”,便强做出一副精神好了许多的样子,煞费苦心支走了叶太太,随即还煞费苦心支走了周氏,她若不做出一副自己已经缓过来了的样子,她们怎么可能放心离开?

  等终于如愿将人都支走后,季善又想起自己要以什么方式死来。

  用剪刀或是簪子活活扎死的话,她怕自己下不了那个狠手,毕竟真的很痛,杀死自己也真的需要无与伦比的勇气,哪怕她心意已决;出门去跳河,甚至就去自家院里跳井,又势必会惊动杨嫂子,可能她就死不成了;吃药的话,她根本就没有……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上吊才是最靠谱的。

  等她把自己吊上去,再把凳子踢翻后,便是再痛苦,也没办法退缩了,且只要熬过了那一小会儿的痛苦,她便可以彻底解脱了,所以,纵然那一刻再痛苦,也是值得的。

  却没想到,她还是没能死成,就被救了下来,明明她就算得好好儿的,明明该支开的人都早被她支开了,谁知道到头来,竟还是功亏一篑了,早知道她之前就不该纠结犹豫那么久,不该白白耽搁那么的时间,她就该直接把自己挂到房梁上的!

  季善因此都快要恨死孟竞了,对上他自然不可能再有好话,“我就是……咳咳咳,就是打昨儿起就存了死志又怎么样,关你什么……咳咳咳……关你什么事,要你管这么多,要你把我放下来,我是死是活,与你有什么干系,你是我的谁啊,要你来管我的闲事?你不觉得自己咸吃萝卜淡操心,管得太多了吗……你给我出去,立刻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咳咳咳……”

  一边说,一边狠狠推开了孟竞,却实在没力气再挪动自己的身体了,只得半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大滴大滴的落泪。

  怎么办,这次没能死成,以后肯定再难找机会,她寻死的勇气肯定也会越来越少,直至消失殆尽,——可活着真的太难,太痛苦了啊,她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孟竞见她哭得浑身直发抖,心里越发疼痛难当了,嘴上却是道:“我立刻出去,你才好再将自己挂到房梁上一次吗?那不好意思了,在周婶子赶到之前,我都不会出去,你的打算注定要落空了!”

  季善想到待会儿周氏折回来后,还不定要哭成什么样儿,以后势必任何时候,都不会再离开自己半步,就哭得越发的绝望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管这些闲事?就不能当什么都不知道般,让我去死吗?你根本不知道我此刻有多痛苦,刀又没砍在你身上,你当然能站着说话不腰疼……那是我同床共枕的相公,是我心心相印的爱人啊,我却说失去就失去了,你怎么可能体会得到我的心情,就不能不管我的闲事吗……”

  孟竞眼睛也红了,放缓了语气道:“你当我就愿意管这些闲事吗?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一辈子都不要管这样的闲事!刀也的确没直接砍在我身上,可此刻我身上和心里的痛,绝不会比你少半分!子晟兄的确是你心心相印的爱人,可你、你也是我私心爱慕了这么久的人,是宁愿这次遇难的人是我自己,也不愿是子晟兄,那你便不会像如今这般痛苦了的人,你说我为什么要管你的闲事,为什么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你去死啊!”

  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已近乎歇斯底里。

  他一点不想管这些事,一点不想卷入这样不该有的混乱的感情与关系里的好吗?

  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不牵挂她、不心疼她,不为她着想,他也很绝望好吗!

  无数次有意无意瞧得他们夫妻恩爱甜蜜的场景,他的心里都犹如千万只虫子在啃咬一般的难受;无数次面对她如花的笑靥,他心里都是又酸痛又悲哀;无数个夜晚想到她正在子晟兄的怀里安睡,而他明明就隔她不过几丈的距离,却有如天堑般,永远都跨不过那几丈……他就恨不能时光倒流,倒流回自己认识她之前,倒流回自己与他们夫妇合租之前。

  那他一定会管好自己,根本不与她朝夕相处,甚至根本不让自己认识她!

  季善被孟竞吼得一时连哭都忘了。

  他、他说什么呢,为什么每个字她都听清楚了,合到一起后,却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了?

  偏孟竞已是豁出去了,见她一脸的目瞪口呆,立刻又道:“你没有听错,我的确已经爱慕你很久了,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也一直拼命的在控制自己,却越是控制,便陷得越深,早已是无法自拔,所以我是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死的!不就是没了丈夫没了爱人吗,可这世上没了丈夫和爱人的人多了去了,怎么没见他们都去死呢?蝼蚁尚且贪生,好死不如赖活,你还这么年轻,还有整整几十年的生命,也还有那么多亲人和在乎你的人,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留恋他们,一点都不为他们想的吗?”

  “就是子晟兄泉下有知,也绝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自苦自伤的,我相信他一定希望你能好好儿活着,希望你在没有了他之后,反倒能活得更好;而不是一心谋划着要怎么杀死自己,怎么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让你们本已够难过痛苦的亲人,再因你的死,而加倍的痛不欲生!”

  季善这下没办法再自欺欺人,说自己没听懂孟竞的意思了。

  但她眼下实在没那个精力去管这些,便只是嘶声道:“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旁人都管不着,孟二少爷自然也管不着,男女授受不亲,还请您立刻出去!”

  孟竞才亲历了惊魂一刻,怎么可能在这会儿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下出去?

  想也不想便道:“我不会出去的,在周婶子折回来之前,我绝不会踏出这间屋子半步!也请你不要再钻牛角尖了,活着再痛苦,那也比死了好,死了就真是什么都没有,一切皆为空了。子晟兄他是不在了,可他依然活在你的心里,活在他至亲们的心里,但他的父母年纪都大了,肯定要走在你之前的,他的兄长们都有自己的小家,自己的儿女要顾,时间一长,肯定也会忘了他,他的侄子侄女们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