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叶大掌柜余光瞧得孟竞出去了,心思却暂时还在他身上。

  方才孟竞与季善说的话因为声音压得低,他倒是没听见,可孟竞对季善称呼的转变他却是听到了的,再想到孟竞对季善超乎寻常的关心,心里已约莫有些明白了。

  以他家太太的品貌才德,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那好歹是自己好友同窗的妻子,怎能在好友尸骨未寒之时,就生出那样的心思来,连“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都不知道不成?

  不过孟相公的人品才德倒也不比沈相公差,若他真是一片真心,将来倒也不是不可以……总归将来再说吧,眼下还是劝慰太太要紧。

  叶大掌柜想到这里,忙敛住思绪,看向仍都哭个不住的季善与周氏开了口:“太太且别哭了,再哭下去真要哭坏身体了……周妹子,你也先别哭了,去打点儿热水来,让太太洗把脸,清醒清醒吧,这脑子混混沌沌的,就是容易钻牛角尖,容易想不开,清醒过来自然也就好了。”

  周氏闻言,因叶大掌柜在她心里素有威严,且说的话也的确有道理,便强迫自己收了泪,起身往外打热水去了。

  叶大掌柜方又与季善道:“太太,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勇敢坚强的面对,你怎么哭、怎么逃避都是于事无补的,你这样一个通透人儿,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吧?你当初劝我时,是怎么劝的,都忘了不成?若当初没有你的劝解和鼓励,我肯定熬不过来那个坎儿,也不可能有今日,那如今我们一家人是什么情形,谁也说不准,可能早就家破人亡了也未可知,可见再难的境地,只要咬牙熬了过去,后边儿总会好起来的,是不是?”

  季善仍绝望的流着泪,“您不明白,真的,谁也不明白……”

  “我明白!”

  叶大掌柜沉声道,“虽然我当初是丧子而非丧偶,但我确信我明白太太此刻的心情,且毫不夸张的说,我当初只有比太太眼下更痛苦更绝望的。那是我的亲骨肉,还是一向倚重的长子,说句不好听的,当了父母的人心里最重要的必定是自己的孩子,连自己的父母和自己都得靠后,可我的儿子却说没就没了,还死得那样冤屈,至今都没得到一个应得的公道;我辛辛苦苦奋斗了几十年,受了不知道多少气,流了不知道多少血和泪,才攒下的家业,也一夜之间全部化为乌有,一家人随时都有可能饿死,或是被人害死。”

  “太太扪心自问,我当时的处境是不是比太太现下更糟糕得多?可我在太太的帮助下,照样熬了过来,如今虽不敢说有多好,至少在一日日的越变越好,太太怎么就熬不过来了,至少你还有其他亲人,还有产业,有我们这些人,有朋友,你就不能继续坚强的活下去,让沈相公永远活在你心中吗,他若是泉下有知,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自苦,而只会希望你纵没了他,也要越好越好的!”

  季善声音嘶哑至极,“您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人就是这样,从来劝别人时都头头是道,轮到自己时,就怎么也想不通了。何况我跟您的情况不一样,真的,我本来、本来……总之,没有人能体会我的心情……”

  叶大掌柜冷冷道:“那太太的意思是一旦后边儿离了人,你还要寻短见了?不就是没了丈夫吗,以后遇见合适的了,再找一个就是;纵使遇不上合适的了,就一个人过完余生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凭你的本事,难道还养不活自己,安排不好自己的余生了?这世上也不是除了你所谓的爱情,便没有其他情了。从来在我心里,你便不是一个俗人,倒不想今日才知道,原来是我看错了,你不止俗,还是一个懦夫!”

  话说得不中听,心里却是真的担心着急至极。

  本来周氏忽然回了飘香,他还有些奇怪,不是让她这些日子都不用去店里了,只管在家好生守着太太就是,怎么又到店里来了?还是问了周氏,得知季善今儿精神情绪都好了不少,又一再的让她回店里瞧瞧,她才回来了的。

  叶大掌柜当时心里还在欣慰,太太果然是太太,心性就是比寻常女子坚韧,那看来要不了多久,太太就能彻底缓过来了。

  却没想到他才感叹完,杨嫂子便跌跌撞撞的跑了来,拉了周氏就往外跑。

  急得他忙上前拦住了一问,这才知道太太竟寻了短见……叶大掌柜这会儿想到当时的情形,都还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没法归位,也就是太太是东家、是恩人,若是他的女儿,他只会比方才周氏那一巴掌打得更重!

  季善已是浑身脱力,便是还有机会,也暂时没有力气再死一次了。

  何况勇气这东西本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这会儿也实在鼓不起勇气再死一次了,毕竟窒息的痛苦真的体会过一次,便绝不会有人再愿意体会第二次!

  便只是疲惫的摇头道:“我脑子乱得很,整个人也乱得很,您且回店里忙您的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叶大掌柜见她气若游丝,虽然心下很是不忍,还是冷冷道:“那您得先答应我,再不钻牛角尖,再不寻短见,我才能放心离开,否则,我就只能一直在这里守着您,哪里都不去了!”

  顿了顿,“当然,我知道一个人求生不容易,安心求死却是怎么都可以死,根本防不住的,我们就算再怎么严防死守,一样不能确保万无一失。所以,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还要寻死,且真死成了,周妹子会不会随你去我说不好,我却是立时会随你去的,反正我们一家人都欠了你的情,却至今没有机会报答,算怎么一回事?我们一家岂不成知恩不报的人了,那便只能我赔上一条命,来为我自己和我们全家报恩了。我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横竖还有叶广可以养家糊口,我也不用担心我死了后,剩下一家子老弱病小的,会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太太若是不信,就尽管试一试!”

  周氏早打好热水,等在外面了,听到这里,忙端着水进了屋里,冷着脸也道:“大掌柜放心,我肯定是第一个要随她去的,反正她也不心痛我,不在意我的死活,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趁早死了干净!”

  季善这下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着弱声道:“你们放心,我这会儿已经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再寻死了,所以尽管安心忙你们自己的去吧,我真的想一个人静静……”

  叶大掌柜与周氏对视一眼,叶大掌柜便道:“行,那我待会儿就回店里去了,就留周妹子在家照顾太太。至于打发人去追沈老爷沈太太之事,听说官府已经派了人快马去追了,我不放心,又托了镖局的人,也快马加鞭追了去,人多一些,回头路上好歹也能有个照应,想来要不了几日,就能把人追回来了。”

  季善片刻才道:“我婆婆她就相公一个亲生的儿子,当初本来也是失而复得,就更显珍贵了,尤其他还那么的贴心,那么的出息,谁知道还是、还是……她要是知道了噩耗,还不定会悲痛成什么样儿呢……”

  自己固然苦,可比起路氏来,显然还是路氏更苦啊!

  叶大掌柜叹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活着的人再痛惜再难过,除了接受,还能怎么着呢?所以太太更得坚强起来才是,沈太太可还等着你宽慰呢。”

  季善把眼泪逼了回去,才低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见我公婆了,明明他们走时,儿子都还好好儿的,还说把儿子交给我照顾,他们再放心不过了,谁知道我就是这样给他们照顾的,直接把人都给照顾得不在了……”

  叶大掌柜忙道:“太太千万别这么说,发生这样的事是谁也料不到,谁也不想的,又怎么怪得太太呢?”

  周氏也哽声道:“是啊,当时善善你又不在现场,又怎么怪得你……好了,我先扶你起来洗把脸,再扶你去床上躺着吧,地上湿气重,时间长了身体该吃不消了。”

  一边说,一边扶了季善起来到床上坐下,又拧帕子给她擦了脸和手,安顿她躺下盖好后,方与叶大掌柜道:“大掌柜,您且先回店里忙去吧,善善就交给我便是。您放心,后边儿我就算实在撑不住想睡了,也会睁着一只眼睛睡,绝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的!”

  叶大掌柜见她满脸的坚定,点头道:“那就辛苦周妹子了,我回去后安顿一下家里,争取晚间让我大儿媳过来与你轮班,她年轻,肯定比她娘撑得住。”

  季善忙道:“您老不用让大奶奶来了,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