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沈恒很容易就打听到了罗府台双脚的尺寸和他爱吃什么茶。

  毕竟别人暂时不知道罗府台要收沈恒做入室弟子了,川连却是再清楚不过的,待沈恒的态度都与之前大不一样了,沈恒既问到了他面前,他自然要知无不言,言不无尽。

  于是半下午季善与路氏便开始裁起布料,纳起鞋底来,沈恒则赶着去会宁城最大的茶行,以一百八十两银子的价格,买了一斤罗府台平常最爱喝的上好的福建岩茶回来;又给诸如川连和钱师爷等罗府台的近身心腹们都各买了一份礼物。

  等到次日,叶大掌柜将六样古礼也都给备好,让叶广给送到了家里来。

  沈恒问过季善和路氏,得知她们今晚再赶一下工,就能共计做出四双鞋子和八双袜子后,下午便又去了一趟府衙拜见罗府台,请示罗府台明日择吉时行拜师礼可行不可行?

  罗府台其实自来便是个不拘小节的,当然怎么着都好。

  行拜师礼的时间便这么定了下来,季善与路氏也越发忙碌了,晚间赶工到快三更,才终于把鞋袜都给赶了出来,草草梳洗一番,便胡乱睡下了。

  次日却刚交五更又起来了,起来后同样是简单收拾一番,草草吃了点儿东西,就直奔菜场而去。

  不过婆媳两个再忙心里也是甜的,身上也是有劲的,比起前阵子的灰暗绝望,如今再忙再累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沈恒能一直好好儿的,所有她们在乎的人都能好好儿的,就是要忙累一辈子,她们也甘之如饴!

  另一边,沈恒也是等季善与路氏前脚出了门,后脚便穿戴一新的也出了门,带着自己准备的一应拜师礼物,直奔府衙而去。

  却是罗府台为显自己对沈恒的重视,虽没大肆宣扬大肆操办今日的拜师礼,却也请了会宁府的同知守备等十来位同僚下属到场见证,那自然季善与沈九林路氏这些人便不好列席见证了。

  不过罗府台昨儿也与沈恒说了,今儿拜师礼后,他会到家里来面见沈九林与路氏,然后留在家里吃饭,所以季善虽有些遗憾自己不能到场为沈恒见证,想着罗府台横竖也要到家里来的;最重要的是,师徒名分定了,便是一辈子的事儿了,能不能现场见证,也没那么重要了,便也释然了。

  倒是沈九林与路氏都松了一口气,不用去那样的大场合好啊,他们真的害怕自己到时候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话都要抖不利索了,虽然回头府台大人来了家里,他们一样会紧张,但至少不用当着一大群人的面儿,就算要丢儿子儿媳的脸也有限了。

  如此到得天大亮之时,季善与路氏已自菜场双手不空的回了家,身后还跟着同样双手不空的沈石与沈树。

  先去厨房把买来的肉菜蔬果都放下后,季善便指挥起沈石沈树打扫院子来,沈九林见状,也加入帮起忙来,父子三人手脚都利索,不多一会儿,便已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窗户也都擦得一尘不染了。

  路氏则打了水,浸了帕子,一点一点细细擦拭起屋里所有的家具摆设来,地方小、在府台大人看来肯定也寒酸,是他们暂时改变不了的,但至少,干净整洁他们却是做得到的。

  等打扫完厅里后,路氏还把之前在菜场碰巧遇见买回来的几朵荷花和几片荷叶,都装在了一个三四寸高的瓷盆里,放在厅堂的圆桌上,整个厅堂便立时多了几分清新与雅致。

  看得季善直赞:“娘原来这么会布置屋子,以往家里没条件便罢了,以后条件肯定能越来越好的,到时候一家子的屋子,可都交由娘来布置了啊。”

  说得路氏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又禁不住有些得意,道:“我小时候跟着你们姥姥学过几日布置屋子,也学过怎么绣花扎花,后来回了家乡,日日都忙于生计,便顾不得了,善善你就别笑话儿我了,主要还是这荷花开得好,怎么摆都好看。”

  季善笑道:“那也是娘想到才买的,我之前满脑子都在想着中午的菜色,哪还顾得上这些呢?”

  路氏道:“中午的菜色才是最要紧的,这些细枝末节你当然顾不得了,我能想到的,当然要替你想到,实在想不到的,也没法儿了。我就想着吧,府台大人肯定是个高贵人儿,风雅人儿,指不定就喜欢荷花呢?才心里还有些打鼓,这会儿听你也说好,我才安心了。”

  “府台大人见了一定会很喜欢的。”季善又与路氏说了几句话,“既然打扫不需要我,我就去厨房按我列的单子,开始忙我的了啊。”

  待路氏应了:“那你快去,我马上打扫完了,就来帮你的忙啊。”

  便转身出了厅堂,去了厨房开始忙碌。

  因罗晨曦说过,罗府台不是很喜欢麻辣味儿,口味一直偏清淡,今儿的午宴自然也不能以季善平日那些常做的、擅长的菜色为主了,毕竟罗府台是主宾,当然得以他的口味为要。

  是以今儿的菜色季善很是费了一番功夫,好在她已算过了,连凉菜热菜带甜品和饭后的水果,也有十八道,倒也足够待客了。

  季善忙了一会儿,路氏便忙完自己的,过来帮她的忙了。

  一时周氏也赶了回来帮忙,说是叶大掌柜让她回来的,“我虽见过府台大人一次,却还是怕得紧,根本不想回来,想让小掌柜来的。大掌柜却说我都见过府台大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非要我回来,我只好回来了,待会儿善善你可别让我帮着上菜啊,我怕我会不小心打翻了盘子,那就真是丢你和姑爷的脸了。”

  说得季善是哭笑不得,“您都见过府台大人没有三头六臂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行行行,待会儿不让您上菜,我和娘上……”

  见路氏也是干笑着直摆手,只得改了口:“行行行,您也不上,我一个人上总成了吧?”

  心里直想扶额,若能让叶广来,周氏当叶大掌柜不愿他来呢,这不是今儿算是家宴,周氏好歹是她娘,叶广却什么都不是,哪有资格忽喇喇就往府台大人跟前儿凑的?她两个娘知不知道她们的行为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暴殄天物呢?

  不过这也提醒了季善,待会儿的午宴光有沈恒与沈九林陪着罗府台可不够,到时候沈九林万一紧张得话都不会说了,一个不下心就冷了场,场面得多尴尬?

  沈石也是个沉闷木讷的,沈树倒是要伶俐得多,却囿于见识,只怕到时候也只有紧张得结结巴巴的份儿,还得找个人来帮忙陪客才是啊……

  季善在心里过了一遍,发现除了孟竞,竟是再找不到合适的陪客人选了。

  只得出了厨房,叫了沈树到跟前儿,道:“三哥,你能不能立刻跑一趟府学,去找到孟二少爷,把相公今儿拜府台大人为师,所以今儿家里要宴请府台大人的事告诉他,然后请了他回来,中午帮忙陪一下府台大人?”

  沈树心里正紧张呢,事实上,这会儿家里所有人除了季善,都正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

  听得季善要请孟竞回来帮着陪客,沈树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忙道:“好的四弟妹,我马上就去请孟二少爷啊。对了,还需要买什么吗,我待会儿回来时,一并买回来。”

  季善想了想,道:“暂时想不到,应该是没有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