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真没想到叶大掌柜早年竟是奴才,可这也越发能说明叶大掌柜的难能可贵了,那么悲惨的身世,不过六七岁,便被卖作了奴才,也不知道到底流了多少的血和泪,才终于一步步熬出了头,熬到了天泉大掌柜位子的?

  可他却半点没有得知便猖狂,为富不仁什么的,反倒为人宽厚仁慈,清溪的百姓谁去聚丰楼卖个野味儿什么的,他都会以高于市面上的价钱收下,对底下的人也是宽柔并济,以德服人以理服人。

  清溪的百姓谁提起聚丰楼的叶大掌柜,不是满口的好话?

  如今这样一个厚道人,却被欺负成了这样儿,实在让人没法不义愤填膺,没法不为他打抱不平!

  叶大掌柜苦笑道:“大爷既发了话,其他人岂有不趁机落井下石,定要把我给捶得死死的,再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尤其聚丰楼本就与官府的人交好,郭家族里也不乏有功名的,随便打个招呼,随便暗示一下,天泉我们便待不下去了……话说回来,日日都有人找你的麻烦,你的日子还要怎么过?只能匆匆葬了文儿后,我便带着一家子进了府城,却也不敢露了行藏,怕再有人日日找麻烦,亦是实在囊中羞涩,才会隐姓埋名租了这里的房子,倒不想沈娘子竟能找来。”

  季善道:“我来府城也才两个月而已,自己都人生地不熟的,哪有这个本事?都是方才我那个好姐妹帮的忙,若不然,我也只能无头苍蝇一般了。”

  叶大掌柜叹道:“方才那位小姐一看便非富即贵,虽然我们一家隐姓埋名了,只要有心,想要找到我们于她来说,应当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也足见有权有势的好处了。我如今只后悔当年两个儿子都不爱念书时,为什么没逼着他们念,想着跟我学做生意也一样能吃饱穿暖,一样能养活家小,见他们学了小十年,都没学出个名堂来,都说自己实在不是念书的料,念得太难受了,便再没逼他们。我当初要是狠心逼了他们一把,不说举人进士,好歹考个秀才,此番我们家也不至于……,尤其文儿,就更不至于……,都怪我,都怪我啊!”

  季善对这话深以为然。

  要是叶文有功名在身,此番郭大爷岂能说打说打,又岂能对叶家如此斩尽杀绝?

  其他的各路牛鬼身上自然也得掂量再四,才敢对他下手了,毕竟如今的功名就是一块明晃晃的护身符,哪怕只是个小小的秀才,那也不是平民,而是站到了统治阶级之列啊!

  可惜如今再来说这些又还有什么用?

  季善只得轻声安慰叶大掌柜,“您千万别再自责了,谁能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呢?这世上也不是您没有害人之心,别人便不会害您的,您太优秀太出挑了,一样会招来别人的记恨与迫害,这又如何能怪得您,要不也不会有那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叶大掌柜哽声道:“可我心里还是过不去,文儿他才三十都不到,还有整整几十年好活呢,他还有媳妇儿,还有三个孩子……我宁愿死的是我,也不愿是他啊!我更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他来府城,他要是不来,我们一家就在天泉过自己的日子,或是让他做别的行当,也就不会短短半年多点儿的时间,便家破人亡了……”

  季善听得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儿了,低道:“都怪我,当初弄了那个皮蛋方子,若不然,也就不会……”

  话没说完,已被叶大掌柜急声打断了,“沈娘子这是什么话,您可千万别误会,我没有任何怪您的意思,我怪的只是我自己。您当初又怎么能料到会发生这些事,那方子也是我和老董拍板买下,是我们想要在大爷面前好生露个脸的,与您何干?那些烂了心肝儿的东西见不得人好,为了把别人踩在脚下,什么昧良心的事都做得出来,就更不是您能料到,能左右的了!您能找到这里来看我们一家,态度仍一如既往,我心里已是感激不尽,还要怪您,我成什么人了?”

  季善点点头:“是,说到底坏的是那些昧了良心的人,是那些凶手!那董大厨呢,我听说他儿子也惹上了什么祸事儿,如今也不知人在哪里,是个什么情形?”

  叶大掌柜叹道:“老董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只不过他儿子不是全然无辜,以往在天泉时,就喜欢赌钱,不过那时候都是小赌怡情,输赢就在几两银子以内,一月也去不了赌坊一次,老董就那一个儿子,还有两个女儿,难免多疼儿子些,便没怎么管他。谁知道到了府城后,他越发没了管束,又被有心人引着,输的银子便越来越多,甚至开始借上了印子钱……”

  都知道叶大掌柜与董大厨几十年的交情,好得只差穿一条裤子,自然二人也是一派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所以光扳倒叶大掌柜父子有什么用,还得连董大厨父子一并踩得不能翻身了,才能一劳永逸。

  于是董大厨的儿子在缺钱缺疯了的情况下,都没让有心人怎么下话怎么诱骗,便已将主意打到了聚丰楼的账房上……

  “老董哪里能想到儿子竟会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呢?就算有人引诱下套,若他自己不爱赌,自己稳得住,旁人再是怎么引诱下套,又有什么用!气得不得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家子也被赶出楼里,还得给儿子还欠下的那些赌债。不过跟我一比,他好歹儿子还活着,好歹只是没了银子,只是再在楼里待不下去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若我家产尽失,好歹儿子能活着,我也心甘情愿啊……”

  叶大掌柜声音又发起哽来,忙喝了两口水,平静了一下,才继续道:“老董经此一事,彻底心灰意冷,他与我不一样,我当年是被买进郭家的,他却是因为厨艺好,让老爷重金挖到聚丰楼的,不是郭家的奴才,所以那些人不敢过分,大爷也不能将他的产业都收回去。只是给儿子还完赌债后,他也没剩几个钱儿了,又听说了我家的下场,便带着一家老小,回了老家陕西去,一来落叶归根,二来他都离得那么远了,总不能这边的人手还那么长,能伸那么远吧?”

  “可惜他走得急,我又宛如丧家之犬一般,二十几年的老朋友竟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只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了吧?只盼他回了家乡后,能尽快安顿下来,一家子都平平安安的吧,如今我才知道,‘平安’两个字是多么的难得!”

  季善听得董大厨一家好歹都还活着,也还有余钱过活,松了一口气。

  本来她与董大厨交情便不能跟与叶大掌柜的比,既知道他们平安,也就安心了。

  她想了想,才低声道:“您和董大厨都还年轻,至少还有二三十年好活呢,只要有心,怎么可能以后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肯定还会再见的!那,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肯定还得设法东山再起才是。”

  叶大掌柜长叹了一口气,“还能有什么打算?虽然方才说什么不能让我的儿子白白枉死,一定要为他申冤报仇,可现实摆在眼前,我如今连家小都养不活,还谈什么申冤报仇,东山再起了,也就只能嘴上说说而已,得过且过罢了……”

  叶太太当初嫁给叶大掌柜时,叶大掌柜还只是个小管事,又是奴才出身,哪怕放了良,那也是奴才,能娶到什么好人家的女儿?

  自然也别指望叶太太能有多少嫁妆了,小两口儿那时候全部的家当,都值不了十两银子。

  还是后来叶大掌柜越爬越高,拿回家的钱越来越多后,叶家才慢慢攒下了些家底,等到给两个儿子娶妻时,便有一定挑选的余地了。

  所以叶大奶奶叶二奶奶的嫁妆便远不是当初叶太太的能比的了。

  只是叶二奶奶至今只生得一女,叶家一出事,她便包好自己的一应细软,带着女儿,回了娘家去,总不能让她年纪轻轻,就跟着叶广过苦日子吧?

  她大可过两年挑个好人家再嫁了,生上两个儿子,一样能有好日子过。

  叶大掌柜与叶广无法,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儿媳/妻子既已生了去意,便是强留得住她一时,也肯定留不长的,反弄得家里鸡飞狗跳的,又是何必?

  后悔当初不该娶个商家女,所谓“商人重利轻离别”这句话,还真是诚不欺人之余,只能很快给了叶二奶奶休书,让她如愿与叶家断了关系,女儿也让她带了去,不然叶家如今自身都难保,小丫头跟着他们,不是白白吃苦吧?跟着亲娘,好歹还能吃得饱穿得暖,不受气。

  这也是季善眼下所处的叶家小院乱糟糟的原因,叶太太和叶大奶奶都病着,连个可以收拾一下的女眷都没有,光指望叶大掌柜父子两个大男人,如何指望得上。

  只是叶二奶奶一走,剩下叶大奶奶的嫁妆细软本就没她的多,还先是葬了叶文,被各处勒掯,然后一家子再来到府城,又是租房安顿又是请医问药,又是一家老小这么多张嘴要吃要喝的,那点银子细软又还能剩下多少?

  若再像眼下这样坐吃山空下去,一家子撑死到过年,只怕就都得饿死了,还东山再起呢,简直就是做梦!

  叶大掌柜想到这里,不由给了自己一个刻薄的冷笑。

  倒不想辛苦了一辈子,临到老来,反倒比当初他刚被父母卖掉时,还要更艰难了,他果然天生就是受苦的命,怎么挣扎都枉然吗?!

  季善见叶大掌柜满脸的颓然与茫然,知道他是被残酷的现实给打懵了,如今正是心灰意冷,自暴自弃之际,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他显然仍是叶家的顶梁柱,他剩下唯一的儿子叶广一看就知道根本还撑不起这个家,他若是垮了,可让一家小老弱病小靠哪一个去,怕是要不了几日,就得一家子都只剩死路一条了。

  季善只得继续轻声劝叶大掌柜,“您千万别这样想,当年您刚被卖时,可曾想到后来能做到那么大个酒楼的大掌柜,可曾想过会有之前的风光与成就?如今再难,总难不过当初了,当初您既能熬过来,我相信您这次也一定能的!”

  叶大掌柜闻言,沉默了半晌,才苦笑道:“那时候再难,好歹只有我一个人,好歹对未来还充满希望,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如今却是拖着这么一大家子人,我自己苦便罢了,大人们苦也便罢了,可我那几个孙子……我那小孙子沈娘子曾见过一次的,还记得吗?就这么高点儿人,就要跟着我们吃苦受罪了,我心里真是光想着,都觉得比针扎还要难受了。关键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要让他们过多久,将来会怎么样,他们的前程又在哪里,实在……”

  说到这里,委实再说不下去,偏头擦起泪来。

  季善看得眼睛也涩涩的,道:“有时候人最重要的便是那口气,只要那口气一直在,便总能熬过去,总能好起来。就像当初我相公吧,连大夫都不肯上门,真正是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里,只能听天由命了,那时候谁能想到他能有今日呢?便是他自己,便是我公公婆婆,只怕也不敢想吧?可他的确先中童生,再中秀才,还都是头名,不过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自己也是,您应该知道我是被我养父母捡来养的,当初嫁我相公,则是被十六两银子变相卖给我相公家冲喜的吧?这些都是大家都知道的,还有很多是大家不知道的,比如过去十几年,我在季家是如何日日都非打即骂,从来吃不饱穿不暖,绝望得无数次都差点儿去寻死。我要是那时候就泄了那口气,真死掉了,也就不会有如今的好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