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很快季善便穿好大毛衣裳,带好银子,在门口与路氏和被路氏现叫了来的沈河沈树会和了,亏得如今大过年的,沈河不用去镇上做短工,沈树也不用到处去做木匠活儿,都在家里,才能一叫便到。

  娘儿四人在门口叫上季莲花,一行人便立时出发了。

  走了差不多一刻钟,觉得浑身暖和了起来,心里憋的那口气也稍微顺畅了些后,季善才问起季莲花儿周氏这几个月过得如何来,“……他们母子还动辄骂她,甚至打她吗?”

  季莲花正吃方才路氏顺手给她带出来的米糕,路氏想也知道她天还没亮就出了门,肯定是没吃早饭的,犹豫一瞬,还是给她带了几块米糕,到底还是个孩子,就算季大山母子再可恶,她还是有几分孝心的,那便不能让她干饿着。

  听得季善问话,忙把嘴里的米糕都咽了下去,才小声道:“倒是没再打娘了,但还是动不动就要骂她,尤其奶奶,过两日就要骂上娘几遍,只不过声音要比以前小,就是有时候还是要掐娘几下……爹也不管,我和虎头说了也不管用,也就只好由得奶奶去了。”

  本来上次被季善吓唬了一通,要是再敢对周氏不敬,就要送他们姐弟去牢房后,季莲花便怕上了季善,今儿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也不会来找她,——周氏娘家爹妈早没了,兄嫂弟弟弟妹倒是都有,却因为季婆子早前总疑心周氏偷偷贴补娘家,两边闹了几次,早就几乎彻底断了往来,又如何指望得上?

  不想今儿再见,季善竟出落得越发漂亮贵气了,身上的衣裳好看得她简直连做梦都没梦见过,再想到她已是案首娘子,要不了多久,只怕更要成为正经的官太太了,季莲花自惭形秽之余,就越发的害怕她了。

  至于之前的妒忌与怨恨,更是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毕竟人天生都是欺软怕硬的。

  见自己话没说完,季善脸色已是越发难看,季莲花惟恐是自己惹恼了她,忙小声又道:“我和虎头真说了,也求了奶奶,让她对娘好一点儿的,可奶奶根本不听,还一直骂我们,还掐过我好几次,我就不敢再说了……”

  季善这才“嗯”了一声,冷声道:“那为什么会病了的,是不是吃不饱穿不暖闹的?”

  显然她的威胁还是有用的,季大山与季婆子终究还是收敛了几分,至少不敢再动辄就打周氏,骂声也要小得多。

  那便只能在不让周氏吃饱穿暖上做文章,以另外的方式磋磨她了……

  季莲花被问得讪讪的,“奶奶是娘稍微多吃一点儿,就要骂她,家里有时候吃肉,娘也一片都捞不着,都是爹和虎头的……之前大姐给娘的料子,也都被奶奶抢了去,换成钱了,大冬天河里都结了冰,还非要娘去河里洗衣裳洗被子,连挑了水回家,稍微兑点儿热水洗都不肯,所以娘才会病了的……”

  季善越听脸色就越难看,“那娘岂不是已经病很久了?那怎么不早些来找我?娘也多少有一点点私房,怎么不拿出来看大夫?”

  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自己蠢,既然季婆子能抢了周氏的料子去,自然也能抢了她的私房去,身为季家最受气最弱小的人,周氏难道还有反抗的余地不成?

  果然就听季莲花道:“娘那点偷偷攒的私房,早就被奶奶搜了去,还骂了娘一场……娘是腊月二十几就病了的,一直撑着过完了年,就要撑不住了,偏奶奶什么事儿都不肯做,非要娘做,娘本来就病着,又撑了几日,终于撑不住倒下了。我之前也想过要来找大姐的,因为听人说过大姐回来过年了,可娘不许,说不能给大姐添麻烦……早知道,我就该早些来的……”

  季善见她说着又要哭,忙低喝一声:“不许哭,我看着烦,哭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见季莲花把眼泪逼了回去,正要再说,沈树上前道:“四弟妹,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去请吴大夫就是,省得你们多走一段路,后边儿还要走很久呢。”

  季善想到季家村那么远,路还那么不好走,点头道:“那就有劳三哥了。只是大过年的,也不知吴大夫肯不肯出诊,要是他不愿意去,三哥就告诉他,我给他出双倍……不,三倍诊金,想来他应该就愿意去了。”

  沈树点点头,“四弟妹放心,我理会得的。横竖马上要经过聚丰楼,要我去与四弟说一声吗?”

  季善忙摆手,“还是别了,他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跟我们一起去的,可他今儿是主人家,主人家走了,扔下满桌子的客人算怎么一回事?横竖我们已经这么多人了,办啥事儿都尽够了。”

  沈树这才答应着,大步往吴大夫的医馆去了。

  季善方继续问季莲花,“那娘现在人在哪里,不会跟之前我一样,早被扔到了柴房里去,等死吧?”

  心里难受自责不已,早知道上次周氏来时,她就该把那二两银子偷偷塞给她,再告诉她回去后藏得隐蔽些,至少别都藏在一个地方,那样被季婆子搜刮去的可能性也要小些,好歹也能应应急的。

  就算她保不住的可能性至少九成九,那不是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保住吗,那她便能早些去镇上看病,不至落得如今病得都快要死了,还只能自生自灭的地步了。

  可再想到季婆子和季大山的可恶,就算周氏把银子保到了她生病之时,只怕终于拿出来后,一样要被他们抢了去……刹那间简直生吞活剥季大山与季婆子的心都有了!

  季莲花已在怯怯的道:“是,娘那日晕倒后,便被爹给扔到了柴房去,说大过年的,也太晦气了,还是我和虎头之后偷偷给娘拿了被子去,娘才没被冻的病得更厉害。”

  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后,才下定决心般又道:“大姐,其实是爹跟隔壁村的冯寡妇……他们都说爹要娶那个冯寡妇进门了,奶奶还曾问过我和虎头,给我们换个新娘好不好?现在村里的人都说,爹和奶奶就是盼着娘死了,好给冯寡妇腾位子。大姐,爹和奶奶现在都怕你,你待会儿回去后,能不能、能不能与他们说,不要让那个冯寡妇进门,她要是进门了,娘可该怎么办,我和虎头可该怎么办啊……”

  季善已是气极反笑。

  很好,不但家暴、虐待,还出轨,这样一个渣滓,再加季婆子那样一个狠心恶毒的糟老婆子,那什么冯寡妇竟也看得上,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真是臭味相投,蛇鼠一窝呢!

  她接连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开了口,“那冯寡妇是个什么情况,你把你知道的,都与我说说。”

  季莲花听她的意思,似是愿管这事儿,忙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村里的人说过她守寡已经好几年了,有个女儿,还长得漂亮,会绣花,她给奶奶做的那件衣裳就很漂亮,还给奶奶带过一对银镯子,爹自入冬以来,也是经常不在家……大姐,你就帮帮娘吧,娘要是真被爹休了,可该怎么办,舅舅舅母他们肯定不会让她回去的,她不是只能去死吗?”

  季善大致明白了。

  显然季大山与那什么冯寡妇早已勾搭成奸了,后者还手段高超,连季婆子也一并拢住了,本来周氏在季家日子就难过了,他们再有意一刁难,被磨搓死不过是迟早的事儿,只待周氏一死,那冯寡妇自然也就可以进门了。

  要换了是自己遇上这样的破事儿,当然二话不说立刻和离走人,当然,要是换了她,事情压根儿发展不到这一步,她也压根儿不会白受这么多年的气。

  问题是,遇上这种破事儿的人是自来懦弱没主见的周氏,她都被打骂虐待得习惯成自然,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了,怎么可能轻易答应和离,何况还有季莲花和虎头,哪个当娘的舍得自己的亲生骨肉的?

  季莲花等了半日,都没等到季善回答自己肯不肯帮周氏,心里本就急,当下不由越发急了,“大姐,你倒是说话儿呀,难道你就真忍心看着娘被休不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和虎头,可娘对你却是真疼的,你可不能不管她,要是你都不管她了,她可就……”

  话没说完,已让一旁路氏不耐烦的打断了:“你个小丫头现在说这么多有什么用,眼下最要紧的,是你娘的病,要是你娘这次万一……,如今说再多都是白搭,还是等先把吴大夫请去瞧瞧她怎么样了,给她先治好了病,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也不迟!”

  对季大山母子越发深恶痛绝了,想到季善还不得不忍着恶心与烦躁管这些破事儿,又忍不住心痛季善。

  更怕回头事情处理不好,耽误了季善和沈恒回府城的时间,耽误了沈恒秋闱,要不是季莲花只是个小姑娘,她可说不出好话来!

  季善听得路氏开口,总算自自己的思绪中回过了神来,也与季莲花道:“我娘说得对,眼下最要紧的是娘的病,旁的都得靠后,还是先等吴大夫先去瞧过了再说吧。”

  只要周氏能平安无事,她自然有的是法子收拾季大山与季婆子,实在不行,就逼着周氏和离了,带她去府城,扔到飘香历练去,就不信没有让周氏真正立起来那一日了!

  正说着,沈树小跑着回来了,身后却不见吴大夫。

  路氏忙道:“老三,吴大夫呢,难道给他三倍诊金,他也不肯随你去出诊呢?”

  季善忙也看向沈树,季家村远不如沈家村离镇上近,也不若沈家村路好走,马车都能到,要去季家村全靠步行,如今又是大过年的,也不怪人吴大夫不肯去……心里越发恨死季大山与季婆子了。

  沈树已喘着气道:“吴大夫倒不是不肯去,他醉得根本走不动道儿,吴娘子打发他喝了醒酒汤也不管用,只好让他先睡一觉,让我们且去把病人弄到镇上来,一来一回的,想来吴大夫的酒也该醒了。哎,这大过年的,本来大家都日日吃不完的酒,一般也不会去看大夫,吴大夫便难免松懈了些,谁知道会遇上这样的事儿呢?”

  还亏得沈恒今非昔比了,吴娘子不好不卖他的面子,不然怕是才不会管他们,早由得吴大夫睡大觉睡到自然醒了。

  季善听得吴大夫醉酒,再着急也是无用,只得道:“那我们赶紧走,去把我娘抬到镇上来吧,事情已经这样了,除了解决,还能怎么着呢?就是待会儿怕是要让二哥三哥加倍受累,只能回头再好生答谢二哥三哥了。”

  沈河沈树闻言,忙都道:“都是自家人,四弟妹也太见外了。那我们不要耽误时间了,这就走吧。”

  说完便大步往季家村所在的方向出发了。

  季善见状,忙与路氏也说了一句:“也辛苦娘了,我们走吧。”,跟在了后面。

  走出几步后,见季莲花还傻傻的站在原地不动,少不得强忍烦躁说了一句:“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走呢?”

  季莲花方大梦初醒般“哦”了一声,跟了上去。

  一行人紧赶慢赶,只用了平时三分之二的时间,便已抵达了季家村。

  季善虽早已走得累半死,脚底板也火辣辣的痛了,想到周氏还奄奄一息的躺在季家的柴房里等着她去救,就跟当初她奄奄一息的躺在季家的柴房里一样,却是一刻也不敢耽搁。

  叫了季莲花在前面带路,自己一马当先跟在了后面。

  季莲花也是一样,虽因年小腿短,早上还赶过一个多时辰的路了,这会儿却也是顾不得喘气,引着季善一行人便忙忙往自家赶,就怕迟了,周氏便救不回了。

  如此一行生人,还都生得颇亮眼、穿得颇体面,尤其季善,更是漂亮体面得可以秒杀季家村所有的大姑娘小媳妇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