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屋外细雨纷飞寒风呼啸,屋里却是香气四溢温暖如春。

  大家直把所有菜都吃完了,一个个也都吃得浑身舒坦,后背也有了一层细汗,才都满足的放了筷子,打起嗝儿来。

  待稍后各自散了,回了季善屋里后,罗晨曦还瘫到靠窗的榻上,非常没有府台千金形象的一边打嗝儿,一边问季善:“善善,下次我们什么时候再吃火锅啊,我瞧这场雨怕是再下好几日都停不下来,指不定还要下雪呢,不然咱们明儿又吃?哪怕我时刻都守着熏笼,甚至家里烧地龙,也没有我这会儿浑身这般暖和,这般舒坦啊!”

  听得季善只想翻白眼儿,“大小姐,你才吃完了上一顿饭,才放了碗筷,就已经在想下一顿吃什么了?你好歹有点儿千金小姐的自觉吧。”

  罗晨曦哼了一声,“千金小姐的自觉又不能烫火锅吃,要来干嘛?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儿我还来啊。”

  季善哭笑不得,“怎么就说定了,我可还没答应你呢。”

  罗晨曦嬉笑,“你自己说自你答应要给我做真正的火锅吃到现在,已经多久了?我难道不该收你的利息呢?不过这么好吃的火锅,果然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就算等得再久,也是值得的。可惜我爹不是很能吃辣,这又是锅又是那么多盘子的,也不好搬运,不然我还真想带回去,给我爹也尝尝呢。”

  季善忙笑道:“这有何难,我方才炒的料还有多的,你方才也瞧见了,牛油只要温度一低,就会自动凝固,要搬运起来还是很方便的,回去找口合适的锅,加上高汤,再把各色菜品都准备上就是了。不过那毛肚黄喉之类的东西,你们府里的厨子怕是不大会处理,还是等回头我们店里推出火锅后,你看什么时候合适,同府台大人去我们店里吃吧。”

  罗晨曦惊喜道:“你们店里也要推出这火锅呢?那敢情好,回头我一定带我爹吃去。就是这么好吃的火锅,一经推出,肯定全城都要趋之若鹜,怕是要很久我们才能排上号吧?”

  季善白她,“你这话故意的吧,你和府台大人要去,那我肯定得给你们开后门儿啊。”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罗晨曦拊掌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回头等你们推出后,我一定带我爹去吃,指不定他也吃一次就爱上了呢?”

  季善笑道:“那我们的火锅肯定要‘洛阳纸贵’了,毕竟府台大人都爱吃,再找不到比这更好、更给力的广告了,那我欠你的就真要还不清了……”

  话没说完,已被罗晨曦打断了,“每次见面都要这么说,方才更好,沈案首也说,你也说,这会儿你还要说,我耳朵都快要听起茧子了好吗?”

  季善笑道:“就算你耳朵真听起茧子了,我还是要说,谁让我欠你的,的确太多太多了呢?一气借我那么多银子就不说了,特意去给我们壮声势,让我们的生意能做得如此的顺利也不说了,光你拿你家庄子的地给我试种辣椒,就够我感激不尽了。真的,晨曦,我这辈子最庆幸的,除了遇上我相公,便是遇上你了!”

  之前李掌柜给她买花椒时,还给她一并寻到了不少辣椒种子,前者已经有那么多备用的,且用量总要比辣椒小得多,哪怕再供应几个月,一直到李掌柜给她找到一条可靠的供货渠道长期供应,肯定都是没问题的。

  后者却没有现成的,光靠季善自己之前留的那点儿和到了府城后种的那点儿,哪里够用的?连一个月都撑不住。

  除了现种,季善竟是别无他法。

  可就算现种,又要往哪儿找地、找人去?把季善急得是直上火。

  关键时刻,又是罗晨曦帮了她大忙,直接把自家位于城郊的庄子借给了她种辣椒,连庄子上的人也一并借给了她,可巧儿那庄子里还有一眼温泉,连带四周一带的花木冬日里都能长青长开花儿。

  季善还让庄子上的人买了大量的幔帐,白天有太阳时,便把幔帐都揭下,好让辣椒们都最大限度的光合作用,没太阳时,则把幔帐都盖上,来个温室效应。

  到如今一个月过去,辣椒们都已快要开花儿结果了,就算回头饭馆供应不继,也只是暂时的,要不了多久,便有望解决了。

  所以季善怎能不感激罗晨曦,之前还当沈恒的“考试恐惧症”是老天爷安排她穿越时,看她可怜,特意给她的外挂,如今她方知道,原来罗晨曦才是老天爷给她真正的外挂!

  罗晨曦见季善说得满是感情,少不得也有几分触动,咳嗽一声,道:“善善,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明明平淡无奇的话,经你一说,就总是这般的煽情呢?你可别再说了啊,再说我指不定就要哭了,而且光说有什么用,你得付诸于实际行动啊,所以,明儿吃火锅?”

  季善这下哪里还煽情得起来,“噗嗤”笑出了声来,“你可真是个吃货,无论什么话什么事,到最后都能让你绕回吃上面来,行行行,明儿吃火锅,行了吧?”

  罗晨曦这才笑了,“这就对了嘛,说得再多、再好听,都不如一顿火锅来得实际。”

  季善笑嗔道:“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呢,要是我,才不会一顿火锅就满足呢,怎么也得……”

  “怎么也得什么?以身相许?”罗晨曦笑着跟她逗趣,“那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啊,不管是你嫁我,还是我嫁你,不然你娶我,还是我娶你都行,只要你家沈案首舍得。”

  话音刚落,就听得外面传来“曹操”的声音,“舍不得,不但这辈子舍不得,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舍不得,所以罗小姐您还是趁早死了心吧!”

  罗晨曦立时大笑起来,“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吧,不过沈案首,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偷听我们说话,你不害臊呢?”

  季善则是红了脸,起身到门外嗔沈恒:“你不是在孟二哥房里吗,怎么又到我们门口来了?还偷听我们说话儿,有什么好偷听的,也不怕人笑话儿。”

  沈恒道:“方才吃得太多,我和彦长兄都觉得有些难受,所以想回来取几枚山楂丸消食。”

  说着压低声音,委屈道:“亏得我回来得刚好,不然娘子都让人给拐走了!我就这样偶然一次在家就听见了,可见她肯定经常说,她怎么这样啊?”

  季善哭笑不得,“她就嘴上这么一说而已,明显就是开玩笑的啊,何况她也不是经常这样说,就偶尔一次罢了,你至于吗你?”

  沈恒扁嘴,“当然至于,毕竟我就没见过谁这样开玩笑的,就算……”

  罗晨曦忽然出现在季善背后,打断了他:“我说沈案首,方才吃饭时,你不是好几次感谢我,感谢我对善善的帮助和照顾吗,现在却一副拿我当贼防的样子,可不像是真的感激我,分明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啊!”

  沈恒见她说着,手就勾上了季善的脖子,把季善往自己身旁一拉,让她够不着了,才道:“我自然是真的感激罗小姐,可表达感激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包括眼睁睁看着您明目张胆的挖我墙角。”

  罗晨曦“切”了一声,“不怪善善说你是个醋缸子呢,连我一个女人的醋你都要吃。善善,他这么小气,要不你别跟他了,真的跟我吧,我一定把你捧在手心里,要星星不给月亮,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季善佯怒的打断了她,“你快闭嘴吧你,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我方才分明想说的是,要是换了我,怎么也得两顿火锅才能满足,结果生生让你曲解成了这样儿。”

  一边说,一边推沈恒,“好了好了,你快找孟二哥说话儿去吧,真是两个幼稚的家伙,再幼稚下去,别怪我一个都不理啊!”

  “可是我还没取山楂丸呢……”沈恒还不想走。

  让季善推得越发用力了,“没有山楂丸了,吃多了就多走走,多活动一下,自然就消化了!”,只得悻悻的走了。

  偏罗晨曦还要刺激他:“果然我们家善善还是更心痛我,刚才就取了山楂丸给我吃了,可见她心里还是我更重要,略略略……唔……”

  让季善给捂住嘴巴,拖回了屋里去,“你再唯恐天下不乱,也给我出去啊,正好我也困了,想安安静静的睡个午觉!”

  这才讪笑着不敢再说了,“好嘛,不闹了,真是的,这么偏心,至少也得三顿,不,起码五顿火锅才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了。”

  季善好气又好笑,“你敲竹杠呢?我干辣椒本来就不用了,反之就两顿,爱吃不吃。”

  “好吧,两顿就两顿,我这个人很容易满足的,才不像某人那么小肚鸡肠呢……好好好,不说你亲爱的相公了,谁让老天爷先让你遇见的是他呢,下辈子我可一定要求老天爷,先让我遇上你才是……”

  两人笑闹了一回,才坐下一边吃茶,一边继续说话儿。

  季善便说起了还罗晨曦银子的事儿,“如今店里每天都能赚七八两银子,照理过年前应当就能还你的银子了,只是叶大掌柜一家如今还住在那个破房子里,我想回头给他们换个好点儿的地方,再就是给叶太太请个大夫好生看看,她前几日又病倒了,本就上了年纪的人,又受了那么大的打击,要是再不好好治疗将养,怕是……,所以花银子的地方还真不少。我算了一下,如此一来,过年时应当只能还你三百两,至于剩下的二百两,便只能等过年后有了,再还给你了。”

  罗晨曦好容易耐心听她说完,忙道:“善善你着什么急呢,我又不差银子使,赚了银子你就先拿着,给自己买点儿想买的东西,或是做旁的事都可以。再不济把银子留着明年把飘香再开大一些也行啊,非要与我这般生分,那我回头再来你这儿时,可不好意思这般随便了。”

  季善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不差银子使是你的事儿,我却不能因此就不及时还你了。本来你就已经帮了我们够大的忙了,若不是你,我们饭馆哪能有今日,不但我,叶大掌柜父子也感激你得不得了,叶太太更是几次说要给你立长生牌位呢!”

  罗晨曦失笑,“我才多大年纪,也没对大家伙儿有什么大恩大德,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哪里就当得起立什么长生牌位了,真是折杀我了,善善你回头让叶太太可千万别这么做。”

  季善“嗯”了一声,“知道你不在乎这些的,所以我早就叮嘱过叶太太了。但还银子的事儿就先这么说定了啊,等腊月里我们回老家之前,先还你三百两,也好让我过个轻松些的年,不然想着欠了那么多外债没还,我年都要过不踏实了。”

  罗晨曦是知道她人品性子的,只得道:“好吧,随你了,反正你别硬撑,别想着要尽快还银子,就委屈自己,不然我回头知道了可是要恼的。”

  顿了顿,“你们真要回去过年啊,这一来一回的,怎么也得一个多月,等下了雪,路还比平常难走,加上回家后待的时间,两个月便轻飘飘的过去了,你不怕影响沈案首念书呢?据我爹说来,明年加开恩科应当已是八九不离十了,那满打满算,沈案首苦学的时间可就十个月都不到了,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又得等两年了。”

  季善笑道:“到底我们的根在清溪,以后能见家里父母亲人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父母的年纪却是越来越大,说句不好听的,与他们见面相处的日子,真的是过一日少一日,此番若不回去,心里如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