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叶广很快生好了火,见季善提了半只鸡正笑问杨嫂子,“今儿的鸡怎么没给剁成小块儿呢,可是老板忙不过来?不怪你这么快便回来了。”

  忙上前笑道:“师父,我来剁吧,只不知要剁成什么样儿,要怎么吃?”

  季善看了他一眼,道:“我要干煸了吃,每块都剁得差不多这么大小。”

  叶广待她比划完,笑道:“我知道了,师父稍等片刻,我很快就弄好。”,一面到案板前,放好砧板,取了刀,便摆开架势剁起鸡来,瞧着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儿。

  季善不由笑道:“我这下信了你之前喜欢进厨房了,光这个刀工,就不是一朝一夕练得出来的。”

  叶广赧然道:“我那时候主要也是想着只要不让我去学堂,我做什么都愿意,结果弄得是书也没念好,菜也没做好,做生意也没跟着我爹学好,当真是门门懂,却也门门瘟。好在师父不嫌弃,还肯收我为徒,悉心教导我,我一定会好好儿学,不让您失望的。”

  季善道:“只要你认真学,只要你付出了,肯定就会有所回报……你小心一点儿,别只顾着说话,专心剁你的鸡,仔细伤了手。”

  叶广忙笑着应了:“是,师父,我会小心的。”

  师徒两个说着话儿,叶广很快便把鸡剁好了。

  季善又让他给清洗干净,再把鱼片也清洗好,码上了料酒与芡粉,切好葱姜蒜等作料后,就开始先做起干煸鸡来,“油可以多放一些,才能把鸡块都煸得酥脆焦香,待会儿多余的油可以舀起来,做其他菜时用……火再大一些,刚下锅时必须得大火……鸡肉煸到这个程度,就可以加姜、蒜、花椒和干辣椒调味了,可惜如今我的青椒还没长成,不然再加一些青椒,又是另一种味道了……这时候可以加一点酱油调色,若是有豆瓣酱当然最好,可惜只能等明年了……”

  叶广已是抽了好几次鼻子,也赞了好几次了:“师父,您这做得也太香了吧,闻着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都是您这蜀椒和干辣椒的原因吗,真是太香了,就、就是实在有些呛人,啊嚏——”

  便是叶大掌柜在阶檐下也坐不住了,起身到了厨房外,“沈娘子,您做的这是什么菜啊,香得好生特别,之前我从未闻到过,回头咱们饭馆真做这道菜时,怕是几条街的人都要流口水,坐不住了吧?”

  季善一边翻动着锅铲,一边笑道:“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流口水,坐不住才好呢,到时候十个人里有一个忍不住进了咱们饭馆,咱们也要赚翻了……起锅之前加点白糖提味,也稍稍中和一下麻味儿和辣味儿,省得初次吃的人不适应。”

  后一句话却是对叶广说的,待叶广点头应了,方继续与叶大掌柜道:“回头咱们饭馆可以免费供应凉茶,就加点金银花、菊花、薄荷叶什么的熬制而成,一来可以清热降火,我这些菜好吃是好吃,却都容易上火,好歹缓解一下;二来谁不喜欢免费的东西呢,哪怕东西不是那么的好,只要是不要钱的,人们便也不会太苛刻,只会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了。”

  叶大掌柜忙应了:“沈娘子懂的也太多了,简直就是天生做生意的好苗子啊,回头我们就这么做,一定能引来不少的回头客。”

  嘴上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季善的手,看她一锅铲一锅铲的将锅里的干煸鸡都装进了大盘子里,鸡肉都红亮亮油汪汪的,配着各色作料和佐菜的洋芋块,简直不用尝也能想象得到会好吃到什么地步……再也忍不住咽起口水来。

  季善余光看在眼里,不由失笑,再看叶广,也没好到哪里去,眼睛都只差快落到装鸡肉的盘子里了。

  季善因笑着吩咐叶广,“碗筷在那边,去取两副来,你和叶老先尝尝我这鸡做得怎么样,合不合你们的胃口吧。”

  叶广有些迟疑,“这,这不太好吧?”

  叶大掌柜忙也不好意思道:“沈娘子,我们还是等您忙完了一起吃吧,那个,其实我们也不是想吃啦,实在是您做得太香了,都是我们的本能反应……”

  季善笑着打断了他:“我经常都吃的,不但我,杨嫂子也经常吃,所以我们早就习惯了的,你们就不必客气了,本来请你们来,也是尝菜的,这会儿刚出锅正好,待会儿冷了,味道就不一样了。叶广,你还愣着,是要我去给取吗?”

  叶广这才依言取碗筷去了,待取回来递了一副给叶大掌柜后,父子两个仍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我们还是等沈娘子/师父忙完了,一起吃吧?”

  季善就故意板了脸,“两个大男人,非要这般的婆妈是吧?叶广,你不是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吗,这么快就不听师父的话了?你先给你父亲夹,再给自己夹,快点儿,再不夹我要生气了啊!”

  “弟子不敢。”叶广忙认了错,这才举筷先后给叶大掌柜和自己夹了一块鸡肉,随即在叶大掌柜说了一句:“那沈娘子,我们就失礼了。”后,父子俩都低头吃起来。

  然后,父子俩都红了脸,吐起舌头来:“呼,好辣……”

  “受不了,有水吗……太辣了,舌头都快没知觉了……”

  季善早料到他们会是这个反应了,一旁杨嫂子也早料到了,毕竟她们都见多了,甚至自己也亲身经历过,都不用说话,只消对一个眼神,便自有默契。

  所以杨嫂子不待叶大掌柜父子把话说完,已及时递上了温水。

  父子两个忙接过,都一气喝了半杯后,才觉得好受了些。

  叶大掌柜先就咝声道:“沈娘子,这菜也太辛辣刺激了些,怕不是人人都能接受适应的吧?还是只有这一道菜是这样,其他都要好些?”

  季善笑道:“其他菜也差不多是这样,毕竟都是一个菜系的。不过我今儿做的是中辣,一开始我们可以先做微辣,等客人们适应后,再依照他们的实际要求,微辣中辣特辣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的。”

  倒是叶广过了最初的不适后,忍不住又夹了块鸡肉到嘴里,这回便没有方才那般难受了,虽然仍辣得嘴里呼呼的,“爹,虽然师父这鸡肉是辛辣刺激了些,我却过了最初那个劲儿后,忍不住想再尝尝,这不再吃了一块儿后,就觉得要好些了,不然您也再吃一块儿?”

  叶大掌柜忙摆手,“算了算了,我还是不吃了,心口都辣痛了似的,背上也出汗了,看来我注定没这个口福了。”

  季善闻言,也不勉强,只笑道:“没事儿,您老可以待会儿合着米饭一起吃,肯定就能感觉好多了。那我马上做鱼就做成微辣的吧,再加上我自己做的酸菜中和一下,您肯定就能吃了。”

  叶大掌柜忙道:“您只管按您原计划的来,千万别管我,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不能吃,并不代表别人也不能吃,像府台小姐、杨嫂子和沈相公,还有孟二少爷,据您说来,不都能吃吗?可见像我这样没口福的,只是少数罢了。”

  季善笑道:“您老先别把话说死了,我可等着您回头‘真香’呢。叶广,烧火了,还是一开始大些,我炒煮鱼的料必须大火爆炒。”

  叶广便忙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烧火去了。

  叶大掌柜见他和季善都忙着,倒是不好离开,可留在厨房又的确帮不上什么忙,反倒还挡他们的光,只得退到了厨房外。

  就一眼看到了厨房外已经结了不少的青椒,忙隔着窗户问季善,“沈娘子,这是什么花儿呢,我活了快五十岁,竟从来没见过……这绿色的就是它们的果实吗,看着绿油油的,还挺可爱的。”

  季善不看也知道叶大掌柜问的是什么,笑道:“这就是我方才做菜用的红辣椒了,等再长大一些后,直接便可以做菜吃,特别的好吃,光它一样,我便能做出好几样菜了,什么青椒肉丝、青椒回锅肉、虎皮青椒的,都让人欲罢不能。可惜如今我种子有限,舍不得吃,只能留待它们都红了晒干后,再一半做种子,一半用来当佐料了。”

  不过薪薪之火,可以燎原,等她有了足够多的种子后,便可以不用这么“吝啬”,连几个青椒都舍不得吃了!

  季善做好鱼后,又做了个麻婆豆腐和酸汤肥牛,再加一个冬瓜丸子汤,便可以开饭了。

  因叶大掌柜年纪当自己的父亲都绰绰有余,叶广如今又是自己的徒弟晚辈了,季善自然也没什么可避讳的,直接让叶广将桌子搬到了院子里吃饭,连杨嫂子也一并拉来入了座。

  “您尝尝这鱼,至多也就方才那鸡肉的一半儿辣,您肯定能适应了。”待大家都坐定后,季善先就拿公筷给叶大掌柜夹了一块鱼肉。

  叶大掌柜对季善做的鱼的卖相倒是很赞赏,色与香都占了,想来味儿再差也差不了,问题是他真的怕辣啊……却也不好拂了季善的一片好意,更不能让人家白辛苦一场。

  只得咬牙一狠心,将鱼肉夹起来,送进了嘴里,“这鱼闻着比方才的鸡更香,肯定味道也更好……”

  咦?竟然真的不算辣,反而又嫩又滑,还酸酸辣辣的,也太好吃了吧!

  然后,叶大掌柜便再也顾不得说话了。

  一旁叶广更是筷子跟下雨一样,不停的往盘子里落,除了吃吃吃,一时间是什么都忘了。

  直至四菜一汤都吃的只剩盘底,肚子也撑得实在再装不下去了,叶大掌柜与叶广才放了筷子,满足的叹起气来:“沈娘子,您这手艺真的太好了,不怪您那般的自信,说咱们的饭馆一定能开活,我现在也没有丝毫的顾虑,而是浑身都充满干劲儿了!”

  叶广则兴奋道:“师父,鸡和鱼能这样吃,那换了其他肉,什么鸭啊兔啊虾蟹的,应当也能异曲同工的这样吃吧?”

  季善赞赏的点了点头:“真是孺子可教也!”

  赞完叶广,才正色问叶大掌柜:“您真觉着这些菜好,一经推出,定能旗开得胜吗?可千万别想着要顾及我的面子,您就不说真话啊,到底您才是内行,觉得这些菜好的也是我身边的人,都是吃过不止一次两次,适应了的,才能越吃越想吃。客人们却不一样,第一次来吃着觉着不适应,第二次便压根儿不会来了,我们总不能所有人都只做一次生意吧,那要不了多久,饭馆就要开不下去了,还是得引得回头客上门,再口口相传,以老带新,才是长久之计。”

  叶大掌柜闻言,也正色道:“除了干煸鸡我觉得太辛辣刺激了外,其他几个菜都还好,这个鱼又酸又辣的,特别的开胃下饭;这个酸汤肥牛也是一样,比之涮汤锅时吃着,完全是另一种风味;这个麻婆豆腐更是老少咸宜,且又便宜,肯定人人都喜欢。咱们只要一开始不弄得特别麻辣,在客人们尝过后,虽然是觉着有些辣,但好歹能接受的范围内,自然也就不用担心没有回头客了。”

  顿了顿,“当然,一开始肯定会有困难,但万事开头难,只要熬过了开头,自然之后都顺利了。不过这就是我这个掌柜的事儿了,我呢,也有足够的信心,所以您只管放心便是。”

  季善这才松了一口长气,“听您这么一说,我也就安心了。咱们除了味道特别,一开始真的什么优势都没有,惟有依靠味好杀出一条血路了!”

  叶大掌柜笑道:“味道是真没的说,攸关我们的饭馆能不能开得长久,我肯定不会为了顾及沈娘子的面子,就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