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好了善善,别看了,反正也什么都看不见了。”

  马车上了大路已经有一会儿了,沈恒见季善还一直往后看,索性伸手把车窗帘给她放了下来,“你还是闭着眼睛,靠着我歇会儿吧,早上那么早就起来了,才又哭了一场,你眼睛肯定痛得很了。”

  四更天刚过,事先约好的马车便准时到了沈家,于是整个沈家除了孩子们,都开始做饭的做饭,帮着搬行李的搬行李,叮嘱车夫路上千万仔细些的叮嘱车夫……各自忙活了起来。

  反倒季善与沈恒两个今儿要远行的人,事到临头没了事儿做,一闲下来,便情不自禁的开始伤感起来。

  尤其是季善,虽然在沈家她才待了大半年,却已经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如今忽然就要远行了,以后纵使仍会回来,回来的机会与待的日子也是越来越少,心里又岂能不难舍难离的?

  所以等吃过饭,路氏才拉着她的手哽声说了一句:“善善,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和恒儿……”

  她也忍不住哭了。

  弄得沈青与路舅母也跟着哭,沈桂玉与姚氏也是红了眼圈,一时间是满屋子的伤感。

  还是沈九林与路舅舅笑着说了众人一回:“都哭什么哭,老四是去府城念书,是去奔大前程的,多少人求还求不来呢,你们还哭,是想邻居们看到了,气得牙根直痒痒,说你们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成?”

  又说路氏,“你当娘的尤其该高兴才是,再说老四和他媳妇儿又不是不回来了,不是说了,过年八成就要回来了,不过就四五个月的事儿而已,你要实在不放心,不然跟了他们一起去?”

  众人的情绪才渐渐好了起来。

  只是到终于上了马车,立刻就要出发那一刻,季善还是忍不住又红了眼圈,一直都在回头张望,所以沈恒才怕她眼睛痛,不许她继续往后看了。

  季善的眼睛的确又涩又痛,遂依言靠到沈恒肩膀上,闭上了眼睛,叹道:“我这不是舍不得娘和大家伙儿吗?只怕这会儿她和舅母二姐都还站在台阶上,在望着我们离去的方向吧?”

  沈恒道:“所以我不让他们去镇上送我们呢,回头都哭得什么似的,天儿又热,万一中了暑,可如何是好?不过我们也不用太担心,二姐夫已经说了,打算让二姐在家里住几日再回去,二姐不是怀相不好吗?到时候娘从早到晚都围着二姐打转,自然也就顾不得伤感,很快就能习惯我们不在家的日子了。”

  章炎因沈青又有了身孕,不但不再郁郁寡欢,反而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因为‘我总得给我儿子女儿最好的一切才是,不然我当什么爹呢,为了他们,我也得加倍拼命才是!’

  只是自己一旦头悬梁锥刺股起来,自然便会疏于照顾沈青,偏沈青这胎怀相又不好,婆婆再好,也比不上亲娘。

  章炎遂在与章母商量后,打算让沈青在娘家先住个十天半个月的,看能不能让她怀相变好,也算是他们当姐姐姐夫的变相帮了沈恒的忙,让他能走得更安心些了。

  季善道:“无论谁一忙起来,的确都顾不得多想了,二姐夫实在是个周到人,只盼明年要是开恩科,他能得中吧。”

  沈恒道:“二姐夫的底子是扎实的,只是差点儿经验,差点儿考运罢了,后边儿隔一阵子便模拟考一回,查漏补缺一回,想来下次定能考中,去府城与咱们回合的。如此也好,二姐夫以后时常在家里出没,便能指点一下小松他们小兄弟几个了。”

  “这倒是,教育本来就该从孩子抓起。”季善点头,“虽说今年小柏小梧不会去学堂里,能先多识得几个字,先打点儿基础,也是好的。”

  沈恒昨儿又一次与沈石沈河说了送孩子们去学堂念书之事,沈石立时便应了,说就这两日便会带了沈松去孟夫子的学堂拜师交束脩,沈河也说明年手里有了钱,沈梧年纪也到了,一定也会送了他去。

  想来再过个十年八年的,沈家便有望跻身“耕读之家”,不再只是寻常农家了。

  夫妻两个说着话儿,很快便到了镇上。

  一身鸦青长衫的孟竞早已在学堂门外的空地上等着他们了,身后的马车也装得满满当当的。

  一见他们的马车驶近,立时迎了上前,“子晟兄,嫂夫人,你们来了。”

  沈恒忙撩了车帘给他打招呼,“让彦长兄久等了,还请千万见谅。”,一面下了马车。

  孟竞已笑道:“我也才刚出来,子晟兄实在太客气了。那我们现在去见我爹吧,见了好早些上路,省得待会儿太阳出来,又热起来了。”

  沈恒点点头,“好,听彦长兄安排。”

  又回头冲季善说了一句:“娘子,你就在马车里等我一会儿吧,我很快就出来。”

  才随孟竞进了学堂,见孟夫子去了。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后,沈恒与孟竞联袂出了学堂的大门,上了各自的马车,马车便粼粼的开动起来。

  季善这才问沈恒,“见过夫子了?夫子说什么了?”

  沈恒笑道:“还能说什么,不外乎叮嘱我们照顾好自己,专心念书,不许去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地方,不许贪玩荒废了学业。还说他有耳报神在府学的,别以为回头我们不说,他就不知道。”

  季善听得笑起来,“夫子哪还需要旁的耳报神,我不就是现成的么?所以你现在后悔带了我一起去府城还来得及,回头等我到了府城,管头管脚的,管得你直烦时再来后悔,可就迟了。”

  沈恒伸手拥了她,“我不带你去,才会后悔呢,我也喜欢你管我,管一辈子都不腻。”

  说得季善又是一阵笑,“你这嘴巴抹了蜜不成,怎么越来越甜了?”

  “那你要不要尝尝,是不是真抹了蜜?”沈恒立时凑了上来。

  让季善把他的脸推到了一边去,小声嗔道:“车把势大叔与咱们就隔了道帘子,你也不怕人家听了去,笑话儿你,我懒得理你,要睡一会儿了,别吵吵我了啊……”

  却是话没说完,就听得外面车夫道:“老头子我都快五十的人了,早就耳朵不灵醒了,所以案首老爷与案首太太只管放心,你们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见!”

  季善听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车夫也太懂了吧?

  一面把声音压得越发低的嗔沈恒,“看你还敢不稳重!”

  不想又听得车夫在外面道:“案首太太就别怪案首老爷了,他如今都不黏你了,什么时候才黏?我当年跟我家老太婆刚成亲那阵儿,也是恨不能时时腻歪在一起,如今想来,都还觉得那段时光是这辈子最好的一段时光呢!”

  沈恒听车夫声音里满是怀念,笑着跟他搭话儿:“看来大叔跟大婶感情一定很好了?”

  车夫“嗐”了一声,“都老夫老妻了,还什么感情不感情的,总归这辈子活着时咱便好好儿过日子,死了就去那边儿继续一起过日子就是了。驾——、驾——”

  “白头到老,生死相随”这话说来容易,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呢?

  季善也忍不住笑道:“大婶能嫁大叔这样一个丈夫,可真是好福气,同样的,大叔能娶到大婶,也是好福气。”

  虽然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那些美好的字词,却一直以实际行动在践行着对彼此最简单最朴实的承诺。

  车夫闻言,来了谈兴,笑道:“你大婶可不是这样说的,早年总是觉得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对的,说自己上辈子也不知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嫁给了我;我呢,早年也的确满身的臭毛病,脾气还不好,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狗脾气上来了,亲爹亲娘都不认’,也不怪她受不了。还是后来我们的大女儿不小心被水淹死了,你大婶差点儿疯了,足足病了大半年,我家里家外的事儿都得一肩挑,一开始是饭也不会做,衣裳也不会洗,家里脏乱得跟个猪窝一样,这才知道了以往她到底有多不容易,后来才慢慢儿好了,可见灾难有时候也未必就全是灾难,还是……”

  季善听车夫娓娓说着,当时其全家的悲痛与混乱旁人都可想而知,他如今说来却是这样一副轻描淡写,甚至有些庆幸的语气,让人听着便能生出几分乐观与希望来。

  不由睡意渐渐上来,含笑靠到沈恒肩膀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赶了约莫一个半时辰的路后,太阳越发的大,马车里也越发的热了,哪怕把车帘和窗帘都撩开也没用。

  沈恒便与孟竞商量后,择了一处茂密的树林暂时歇息,等下午申时后,再继续赶路,如此晚间正好歇在县城。

  于是两家夫妻上下五口人连同两个车夫,都下了车到树荫下喝水歇息吃干粮,之后又各自择了清净的地方打盹儿,等申时后,太阳没那么大,没那么热后,才继续上了路。

  晚间一行人便歇在了县城的一家客栈里,因抵达县城时时间尚早,晚饭吃得也早,饭后沈恒遂带了季善,去聚丰楼拜会叶大掌柜,叶大掌柜之前送他们那些绸缎如今还在他们的行囊里呢,都到了县城,不去顺道拜见道谢一番,委实说不过去。

  可惜到了聚丰楼才知道,叶大掌柜这程子都不在天泉,而是多待在府城。

  夫妻两个只得抱憾而归,不过想着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府城,等到了安顿下来后,要见叶大掌柜还是有机会的,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了。

  待回了客栈,因明儿五更天就要起床赶路,也就梳洗一番,早早睡下了,一夜无话。

  翌日五更,一行人便起来了,各自用过早饭后,便上了马车,继续赶路。

  之后一连十来日,也都是夜宿晓行,午间休息,总算一路平安无事的顺利抵达了府城。

  府城之规模、之繁华阜盛,就远非天泉一个小小的县城所能比的了,当真是店铺林立,人来人往,大热的天儿也不能例外。

  虽然季善更多更大的真正大城市都早见过了,但如此古色古香的城市,她到了这里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自然要好生见识一番,一路上只觉眼睛都要不够用了。

  看得沈恒直笑,“善善别看了,这走马观花的,你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反倒一不小心就有沙子吹进你眼睛里。还是等我们安顿下来了,我带了你慢慢儿的看吧。”

  他好歹也来府城两次了,不说老马识途,要带自己媳妇儿到处逛一逛,还是没问题的。

  季善眼睛却仍看着外面,“回头肯定是要慢慢儿看的,可眼下一样可以看嘛,又不冲突。对了,府学还有多远呢……哎,那边是河吗?我还以为洲河在城外就绕道流远了呢,没想到一样穿城绕城而过,那岂不是吃鱼仍跟在家里时,一样的方便便宜了?”

  沈恒笑道:“便不便宜我不知道,不过府城里的人也都爱吃鱼是真的。前面还有个连接河对岸的大桥,不过我们今儿不会经过那里,回头我再带了你去看吧,桥还罢了,也就那样,两旁却全是卖小东西和吃的喝的的摊贩,你肯定会喜欢的。”

  “好啊,等安顿下来后再说吧。”

  二人就这样一路说说看看的,约莫半个时辰后,总算抵达了府学附近。

  就见府学坐落在一座不大的山上,远远的就能看见一排排栉比鳞次的房子,还有参天的古树与清幽的竹林,光看着就让人觉得是个念书的好地方了!

  季善不由叹道:“不愧是会宁府的最高学府,站在这里,我都能感觉到一股子无形的书卷气了。”

  可惜如今女人地位低,她根本没机会进去亲眼瞧瞧,亲自感受一下府学到底与现代那些大学有何区别,实在遗憾。

  沈恒笑道:“我倒是感觉不到,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