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并不是为了安慰沈恒,才说自己要种辣椒、做点心送邻居什么的,而是她真有这些打算。

  是以翌日送了沈恒和孟竞出门后,季善便开始在院子里为自己的小菜园子选起址来。

  黄老爷家这个院子比起沈家的院子不算大,搁府城却真不算小了,季善四处看了一圈后,决定就把自己的辣椒种在厨房外那块约莫七八平方的空地上。

  只是怎么挖地,怎么翻土,她却是犯了难,——她压根儿不会啊,便是之前在家里种的那一季辣椒,其实也都是路氏帮的她,她就在一旁看着,打了打下手,知道怎么种而已,但要她独自上手种,却是没那个本事。

  她还不敢浪费自己的种子。

  上次她那一整包种子最后成活的辣椒连二十株都不到,结的辣椒也与后世的有些不同,都是椭圆的,产量极低。

  好在是都辣得不得了,做酸菜鱼水煮肉什么的,加上两三颗晒干的辣椒就够出味儿了,让她得以在留足种子的情况下,还能余下一小包慢慢儿吃,不然她也不会偶尔才做一次,早天天做了!

  不过当初她买到花椒的那家香料铺子的老板曾说他的花椒和辣椒种子,都是在府城的香料铺子进货时进的,想来应该还是能再找到的,她回头且注意一下吧……

  季善正想着出神,就听得杨嫂子叫她,“沈娘子,您站在那儿做什么,晒太阳吗?仔细晒得头晕,还是快上来遮着吧。”

  季善醒过神来,笑道:“这会儿的太阳还不算晒人。对了杨嫂子,杨大哥会挖地种菜吗?我想把这块空地弄出来,种点儿菜回头我们吃,想请他帮下忙。”

  杨嫂子笑道:“哪用得着我当家的,这么小块儿地,我就能挖能种了。不过家里没有工具,得去找邻居借……就是这城里人肯定都不种地的,怕是借也借不来吧?”

  顿了顿,又道:“这么大个院子,要是都翻了土,把什么菘菜啊、葱啊、倭瓜、丝瓜什么的都种上,我们以后指不定都不用买菜了呢!”

  孟夫子的学堂因为学生们中午都有一顿饭的,米面菜的消耗自然都很大,所以学堂里的空地便不是种的花草树木,而大半都种的瓜菜什么的,好歹也能省点儿。

  是故杨嫂子立时想到了,说起来也是极自然,并不觉得如今他们进了府城,就不能怎么样怎么样了。

  季善很是喜欢她这个态度,一听就是个过日子的实在人,只是,“这院子可是黄老爷家的,也一看就是费了心思布置的,咱们总不能都给人家破坏了吧?那黄老爷黄太太还不定得多懊恼把房子租给咱们,还是就翻这一小块儿吧,回头一样可以种一排葱,两棵丝瓜倭瓜什么的,吃个新鲜也就罢了,咱们人本来就不多,买菜也多花不了几个钱。”

  杨嫂子一想也是,道:“那就听沈娘子的,只翻这一块儿吧,不然回头纵黄老爷不生气,万一二少爷和沈相公带个什么同窗友人的回来,看着也不像样儿。那我这就问问邻居们可有锄头镰刀什么的去啊。”

  说完就要出门去。

  “等一下。”让季善给叫住了,“咱们本就初来乍到,是生面孔,还空手上门,人家便有也肯定要说没有,不愿借给咱们的。还是我先做了糕点,给各家都送一点儿,送完了之后再开口借吧,反正这种菜也不急于一天两天的。”

  杨嫂子已知道她又能干又有主意了,笑道:“沈娘子还会做糕点呢?我却是笨手笨脚的,做不来那些精细活儿,只能给您打下手了。”

  季善笑道:“其实很简单,一看就会的,不过家里好像鸡蛋不多了?我们且去买些回来,午饭后开始做吧。”

  两人便锁了大门,去了菜场。

  待吃过午饭,就开始做起鸡蛋糕来。

  想着一样点心怕是拿不出手,季善又请杨嫂子做了糍粑,一直忙到沈恒与孟竞都从府学回来了,才算是把点心都做齐了。

  杨嫂子便装了两盘点心,让季善端去先给二人垫垫,“晚饭就我来做吧,沈娘子忙一天了,肯定早累了,我却是忙惯了的,倒还不觉得累。只是我做的菜没您做的好吃,您且凑合凑合吧。”

  季善累倒是不累,却记挂着沈恒第一日上府学不知是什么情况,见杨嫂子说得真诚,也就不与她客气了。

  说了一句:“那就辛苦杨嫂子了。”,端着点心出了厨房。

  就见沈恒与孟竞正在院子里就着才打上来的井水洗脸,季善待二人忙完了,才递上点心,道:“下午忙着做点心,好明儿送给街坊四邻,所以耽搁了做晚饭,孟二哥和相公先吃点儿点心垫垫吧,一会儿就能开饭了。”

  沈恒笑道:“肚子早饿了,正想点心吃呢。”

  接过季善手里的盘子,递了一个给孟竞,便捡了一块鸡蛋糕吃起来。

  孟竞则早已开吃了,接连吃了两块儿咽下,才腾出了嘴巴说话,“今儿看来,府学什么都好,夫子也好,同窗也好,环境更是好,就是中午的伙食实在不怎么样啊!”

  季善忙看沈恒,“中午都吃什么了,是吃不饱,还是……”

  现代食堂的大锅菜吃久了,都会让人难以下咽,何况如今做菜就没几个是舍得放油放作料的,那味道季善简直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沈恒已笑道:“饱肯定是能吃饱的,就是味道……谁让我的嘴已经被娘子养刁了呢?”

  孟竞接道:“别说你的嘴早让嫂夫人的好手艺养刁了,不习惯,就是我,没被养刁嘴的,也不习惯啊。以前还觉得我们家学堂的饭菜味道不好,如今对比了才知道,我们家的味道已经够好了!”

  说得季善笑起来,“府学的学生听说足足好几百呢?那肯定不能跟孟二哥家的学堂比啊,这大锅饭本来就是人越多,越指望不上味道的,能保证干净卫生,保证煮熟,已经不容易了。”

  顿了顿,“那是大家都必须在学里吃午饭吗,不可以回家吃,或是到外面吃?”

  沈恒道:“倒也不是非得在学里吃,就府学外边儿,便家家都是卖饭卖面卖豆腐脑儿的,不过也不可能天天到外边儿吃吧,比学里的饭菜贵不说,还耽误时间。”

  好吧,也就一年不到的时间,她一个当老师的,便连这些最基本的都给忘了,过阵子岂不得把有关现代的一切都给忘了……季善自嘲着,沉吟道:“那回头要不要我和杨嫂子提前做好了午饭,让杨大哥给你们送去在学里吃?”

  沈恒闻言,先看了孟竞一眼,笑道:“还是不必了,别人一天三顿都在学里吃的人照样过,我们只中午一顿而已,怎么就过不得了?还是不添这个麻烦了。”

  他可舍不得善善再多一件事儿,她只要自己吃好、睡好,照顾好自己就够了。

  孟竞如何不明白沈恒的意思,跟着笑道:“是啊,别人都能过,我们自然也能过,大男人家家的,哪就那么娇气了?”

  季善一想也是,现在可还不到他们享受的时候,如今的苦,都是为了以后长久的甜,何况只是每天凑合吃一顿大锅饭而已,比那些压根儿吃不上饭的人已经好太多了,苦什么苦?

  便不再多说了,只笑道:“那以后晚饭我们尽量吃好一点儿便是了。”

  大家说话间,杨嫂子已经做好了晚饭,遂各自打住,吃饭去了。

  等吃完饭,沈恒又到孟竞房里两人一起看了半日的书,回到房间里,季善这才又问他,“孟二哥之前说今儿人人都去你们学堂看你,肯定对你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吧?”

  案首的名头实在树大招风,还不知道多少人明里暗里羡慕妒忌恨,多少人明里暗里注意着他呢,偏还是半路插班进去的,除了孟竞,与其他人别说交情了,之前压根儿就是素不相识,一开始有多难以融入集体,可想而知。

  关键当初他的案首,还是府台大人压下了两家豪门子弟点的,之前是人没在眼前还罢了,如今人都在眼前了,谁能咽得下那口气的?少不得要找补回来才是!

  沈恒却是笑道:“彦长兄说得也太夸张了,哪有人人都去看我,不过就是其他同窗到我们学堂找自己的友人,瞧得新来了同窗,顺便看一眼,打个招呼而已,他自己其实也一样的,哪里就是所谓的‘争看案首’了?大家如今起点都是一样的,区区一个案首,真算不了什么!”

  季善笑了笑,“没给你造成困扰就好,总归你只专心念你的书,专心提升自己就够了,等你又爬上新的高度了,再回头看如今的一切,便会觉得压根儿算不得什么,只会觉得可笑了。”

  沈恒笑着“嗯”了一声,“其实我知道善善你在担心什么,真的大可不必。府学在我们看来,已经足够好,足够望尘莫及了,对那些大户人家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所以人家早去省城求学,或是在家里重金请了大儒单独指教,只等秋闱了。哪怕是案首,也做不得官,非得中了举人,才有选官的资格,那现在斗气争强有什么用?压根儿犯不着,在科考这条漫长崎岖的道路上,如今我们这些人,都才刚上了路而已。且好歹不看僧面看佛面,还得顾忌府台大人的颜面不是?”

  顿了顿,“至于其他同窗,都在拼命的用功,等待秋闱,谁顾不上旁的呢?所以我今儿其实还是挺紧张的,不过不是紧张的旁的,是紧张的人人都那么用功,那我势必得付出比之前十倍的努力,才有可能脱颖而出。这也是我不让你做了饭送去学里的原因之一,已经比我底子好,学问好的人都那么的努力了,我实在浪费不起哪怕一丁点儿的时间。”

  季善认真听他说完,才缓缓点头道:“你说得对,别人努力,你得比别人更努力才成,因为越到后面,竞争越大。不过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还是得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才是,毕竟你还年轻,还有的是机会。”

  看到能考到秀才的,整体素质显然都高一个台阶,尤其秋闱在即,更是顾不得那些蝇营狗苟,当然就最好了。

  沈恒笑着应了,还能开玩笑,“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季善也笑起来,“我方才本来就想说这个话,又怕你听了往心里去,现在听你还能自我解嘲,倒是安心了。时候不早了,打水来我们梳洗了,就早些睡吧。”

  沈恒便应了一声,出门打水去了。

  翌日待沈恒和孟竞去了府学后,季善便与杨嫂子一人提了个篮子,往左右的街坊四邻家都送了些点心去。

  街坊四邻早知道黄家的宅子又有新的租客住进去了,连日也有远远看到过孟竞主仆三个和沈恒季善夫妇的,只不知道是些什么人,贸然不好登门而已。

  如今季善与杨嫂子主动送了点心上门,季善本就长得好,杨嫂子也一看就是个老实本分的,再把沈恒孟竞是府学的学子一说,邻居们便都知道,黄家宅子新的租客是两个秀才了,自然都很是友善。

  以致二人出门时篮子都满满当当还罢了,回家时篮子竟也是满满当当,里边儿装的不是东家回的糕点,就是西家回的果菜。

  自然锄头镰刀什么的,也一并带回了家。

  杨嫂子不由感叹:“还当城里人都是关起门来过日子,跟咱们乡下不一样呢,没想到也是一样的。可我进了城后,就没见过一块田地,怎么隔壁戚太太家竟什么农具都齐全呢?”

  季善笑道:“人都是喜欢热闹的,城里人也好,乡下人也好,不都是人吗?今儿便算是跟左邻右舍都认识了,以后进门出门的都打个招呼,时间久了,见面三分香火情,以后有个什么事儿,好歹也能有个照应,不是老话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