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接下来几日,孟家母女都再没有过任何动静。

  路氏与季善方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们都先后表过态,也先后骂过孟家母女了,还是要防着她们贼心不死,不定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白白再恶心人一回。

  如今看来,她们应该是的确已死了心了?

  路氏便与季善商量,“若是她们母女不告诉孟夫子这事儿,咱们也别告诉恒儿了吧?省得回头恒儿再见了夫子,因为心里有疙瘩,相处起来肯定怎么都跟之前不一样,时间长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他总不能逢人就解释,他为什么要对夫子那样吧,不知道的便会觉得他对夫子也太不尊敬了,肯定多少会影响他名声的。”

  季善皱眉道:“问题我们怎么知道她们有没有告诉孟夫子这事儿呢?回头万一夫子给相公脸色瞧,甚至小鞋穿,这凡事毕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相公却什么都不知道,连个防备之心都没有,岂不是白白吃亏呢?”

  而且就这样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便白白放过了孟太太母女,她还真有些咽不下那口气!

  路氏一想也是,跟着皱眉道:“是哈,好歹也该让恒儿心里有个底,那总是自己的亲女儿,夫子当爹的生气归生气,又怎么可能真不疼了?你爹之前那么恼你们大姐的,她真受了委屈时,不也心疼得紧,立时要为她出气吗?毕竟人天生就是护短的。而且还不知道孟太太要怎么在夫子面前告我们的状,她要是全部反着来告,错全部成了我们的……不行,这事儿还是得告诉恒儿,让恒儿回头当面与夫子说清楚的好。”

  季善“嗯”了一声,“且看夫子知道后是什么态度吧,若夫子听了很生气,要惩罚妻女,以后相公便仍拿他当恩师,照常尊重孝敬;反之,夫子想要息事宁人,一味护短,那以后咱们家便只四时八节的把礼物送到,做足面子情儿,让旁人不至说嘴也就是了。”

  路氏想了想,点头道:“行,那就这么办,等恒儿回来后我来告诉他吧,这次你实受了委屈的,他当相公的难道不该好生安慰安慰你呢?”

  说得季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娘就会打趣我。时辰不早了,我去地里摘点儿菜回来中午吃,再摘两个凉瓜回来,在井水里冰着,等爹回来后吃,娘觉着怎么样?”

  路氏道:“善善你安排就是。亏得你日日变着花样儿的做好吃的,你爹今年比往年胃口可好了不少,往年一到五黄六月,他都要瘦一大圈儿,今儿瞧着倒是没怎么瘦,可都是你的功劳。”

  就冲这一点,这个儿媳妇他们两口子也断断不会换好吗,那孟小姐怕是连油瓶倒了,都不会帮忙扶一下的吧?还变着花样给他们老两口儿做好吃的呢,她这个婆婆不给她做就是好的了!

  季善笑道:“娘过奖了,我不过就是尽了本分而已,您和爹都拿我当亲女儿一样看待,我加倍孝顺二老自也是该的。”

  沈九林这几日虽未明说,却赞了季善好几次‘老四媳妇不错’、‘老四媳妇这样做挺好的’,与明确表态也没什么差别了,季善上辈子爸爸早逝,这辈子的父亲季大山简直不提也罢,她其实真没享受过多少父爱。

  可如今,沈九林这个公公却让她体会到了何为父爱,心里感动庆幸之余,当然更想尽可能对他和路氏好了。

  路氏道:“怎么没见你大嫂二嫂也这样尽本分呢?总觉着我和你爹偏心你、偏心你三嫂,也不想想人心都是肉做的,她们怎么待我们,我们当然也怎么待她们……”

  娘儿俩正说着,宋氏满脸是笑的跑进了堂屋来:“娘、四弟妹,杨妈妈又来了,还带了好些礼品呢,我……”

  路氏与季善对视一眼,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路氏更是直接打断了宋氏,“你忙你的去吧,我和你四弟妹瞧瞧去就是了,该我们家给夫子家送礼品才是,可不敢收他们的。”

  宋氏本来想说她可以帮忙去搬东西,却是话没说完,就让婆婆给打断了,还老的小的脸色都不好看,宋氏便是再迟钝,也知道当中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儿了。

  不由满心的委屈与不忿,什么都不告诉她,等犯了错又人人骂她,算怎么一回事嘛?

  嘴上却是什么都不敢说,只应了一声“哦”,悻悻的转身走了。

  路氏这才低声与季善道:“她又来干什么,难不成还没死心呢,肯定是那孟小姐有大问题,才会这样拼命的想要塞给咱们家!我大脚盆呢,我这就端了水,泼那杨婆子一身去!”

  季善却是咝声道:“应该不是她们还没死心,而是知道事情无论如何成不了,想要挽救了。我们只是把事情告诉了孟夫子,他们总是一家人,孟夫子再气也是一时的,气过之后便仍是至亲了,可我们要是告诉了其他人,孟二小姐可就真别想嫁人,孟夫子的学堂也未必再开得下去了。所以杨婆子这应该是奉孟太太之命,来给我们认错加封口来了。”

  路氏听得冷笑道:“现在知道错了,那早干嘛去了,早管好自己的女儿,别那么纵着她,纵得她无法无天,不就什么事儿都不会有了?那善善,我们现在怎么办?”

  季善想了想,道:“且先去看看杨婆子怎么说吧,若孟太太是诚心认错道歉,我们可以酌情接受,礼品却不能收,以免拿人手短,后面事情真闹开了,就说不响嘴了。”

  路氏点头:“行,那就这么办,我们走吧。”

  婆媳两个便出了堂屋,去了大门外。

  果见杨婆子和另一个男仆站在沈家台阶下的空地上,旁边还放了满满一担礼品。

  一见路氏与季善出来,杨婆子便笑得有些不自然的迎了上来:“沈太太,沈娘子,我是奉我们家太太的命,来给二位赔不是的,还请二位看在我们家小姐年少无知的份儿上,就原谅她这一次,然后……忘了这次的事儿吧。”

  路氏闻言,要笑不笑的道:“只是你们家小姐年少无知,你们家太太就没错儿吗?孩子犯错,可都是当父母的没有教好!”

  季善则淡淡道:“孟太太怕是从没给人赔过不是吧,所以连赔礼道歉必须亲自来,方显诚意的道理都不知道?”

  杨婆子脸上的笑就越发僵硬了,她家太太怎么可能亲自来给她们婆媳赔不是,这季氏以为自己是谁呢,真是给她三分颜色,立马就开起染坊来了!

  姿态却是放得越发低了,毕竟孟太太已经把这事儿交给了她,她要是办不好,回去肯定要吃挂落的,“沈太太、沈娘子,其实我们太太也想自己来的,实在是病得起不来床……二位之前肯定多少听说过我们家太太自去年以来,身子就没好利索过吧?这任是谁一病就一年半载的,脑子都少不得要犯糊涂的呀……”

  “加之我们太太生二小姐时,已经快三十了,本就怀得艰难,生时也是差点儿就难产,生下来后二小姐身体因此一直都不好,我们太太难免就多骄纵了她几分,这才会养成了她无论看上了什么东西,都一定要得到的性子。但她心真的不坏的,这几日在我们太太的责骂教导下,也知道自己错了,以后定不会再犯了,还望沈太太、沈娘子能原谅她这一次,把该忘的都忘了,等我们家老爷和沈相公回来后,也千万别、别告诉他们,更别告诉其他人,不然纵然我们老爷不打死二小姐,她这辈子也肯定完了,求求二位了!”

  说完便一咬牙,跪了下去。

  杨婆子说孟太太‘病得起不来床’倒不是假的,那日在路氏处也铩羽而归后,孟太太是真气得心角都痛了,偏孟姝兰竟还不死心,还吵着她要去府城,请孟夫子和她二哥为她想法子,只要孟夫子开了口,不信沈恒不答应云云。

  说得孟太太是越发的悔也越发的恨,喝命杨婆子将孟姝兰拖回房里关起来后,便晕了过去。

  等好容易醒来后,孟太太虽浑身都痛,一动就眼冒金星,却不敢就躺下安心养病,还得想要怎么才能替女儿收拾残局。

  纸是包不住火的,纵然她什么都不告诉孟夫子,也不许家里其他人乱说,可等沈恒回家后,季氏与沈恒的母亲却是肯定不会替她们母女保守秘密的。

  那只要沈恒知道了,孟夫子自然也就知道了,还不知道届时会怎么发作她们母女呢。

  孟夫子的责罚还不是孟太太最怕的,她最怕的,还是季善与路氏会把她们母女的所作所为宣扬得人尽皆知,那他们家还有什么名声可言,以后女儿还要怎么嫁人,便是低嫁,怕也难了吧?

  自家的学堂更是指不定也要受牵连,再开不下去了,那一家子没了生计,喝西北风去吗……

  孟太太悔恨得流了一缸的泪,才在杨婆子的劝慰下渐渐止住,有了主意。

  她们先赔礼道歉,把路氏和季善的口给封好,那样至少事情不会传扬开,他们家的面子能得以保住,天便塌不了。

  至于里子,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想什么里子呢!

  所以才会有了杨婆子今儿走的这一趟,她给季善和路氏带的赔礼也不止刚才婆媳两个看到的那一担,还有五十两银票,想着这么重的礼了,季善与路氏总不至再乱说吧?

  而杨婆子自己的脸面,当主子的都要不起脸面了,她一个下人还要什么脸面呢,总归今儿要跪要打要骂,她都早做好全部受着的准备了!

  路氏见杨婆子说跪就跪,忙拉着季善闪开了,没好气道:“杨妈妈这是做什么,说跪就跪,难道这是你们大户人家特有的规矩不成?可这是我们乡下,除了逢年过节跪一下爹娘长辈,再就是上坟时才跪,我们可不是你的长辈,更活得好好的,当不起你这一跪,还是快起来吧!”

  杨婆子又羞又恨,仍跪着一动不动,“我是诚心替我们太太来赔礼的,来之前也向我们太太打了保票,一定会把事情办好的,所以沈太太与沈娘子不答应原谅我们二小姐,不答应把该忘的都忘了,等我们家老爷和沈相公回来不告诉他们,也别告诉其他人,我不敢起来。”

  说着,自袖里掏出一个荷包双手递上:“除了礼品,我们太太还准备了五十两银票,这样沈太太与沈娘子相信我们太太是诚心知错了吗?”

  季善忍不住笑起来,“杨妈妈,我记得我当日就说过,你们孟家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富大贵之家呀,那你们太太这任何事都喜欢拿钱砸人的习惯做派,到底打哪儿学来的?便是县尊夫人、府台夫人那样真正的大户人家的夫人太太们,怕也没有这样的做派吧。关键砸就砸吧,她好歹多一点,怎么着也该五百两起步啊,这区区五十两,算怎么一回事儿?”

  真是笑死人了,区区一个秀才的老婆,也就搁清溪镇这一亩二分地,大家又都捧着她,才都称她一声‘孟太太’,便真拿自己当大户人家的太太了,好歹也等她儿子当上了知县知府后,再来摆太太的款不迟。

  当她没见过真正的大户人家呢?电视上、书本上看得多了去了!

  杨婆子让季善嘲讽的脸白一阵青一阵的,简直想骂人了。

  真是好大的口气,五百两,呸,也不看看自己值不值五百两,还说他们孟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那他们季家是什么,叫花子吗?

  好容易才忍住了,忍耻小声道:“沈娘子,我们太太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