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沈恒一直到天擦黑,才回来了,还带着一身的酒气。

  却是他和章炎等几个同窗见过孟夫子后,孟夫子因孟太太和孟姝兰都病着,倒是没留他们吃午饭,几个同窗却都说笑着要去聚丰楼聚一聚,好生喝两杯,庆祝他们此番府试‘不管怎么说,都答完了题,平安回来了,哪怕今科中不了,下一科也能从容不少了’。

  沈恒向来不爱这些应酬的,也惦记着早些回家见季善。

  之前一分开便是一个月,他倒还没觉得多想念,大抵是实在顾不上想?

  可昨儿回来重新见过她,重新与她共处一室后,他便觉得与她分开一时一刻都是那么的难熬了,当真是归心似箭,只想立时回家见她去。

  奈何章炎却说,他既已是童生,秀才也近在咫尺了,那基本的交际应酬便少不得。

  若这次那几个同窗和他都能中,那以后大家更是同年了,情分更是不一样,大家不趁如今便走动起来,礼尚往来起来,等将来对方万一发达了,再来临时抱佛脚不成?

  沈恒一想也是,只得随章炎和几个同窗去了聚丰楼,叫了几个菜和两壶酒,大家吃喝起来,之后又都点评了一下各自此番府试做的文章,还行了一回酒令,一直到大家都喝得有七八分醉意,天也快黑了,才结账散了。

  季善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见沈恒喝多,见他都快站不稳了,本想上去扶他的,犹豫片刻,还是忍住了,对已经扶住了沈恒的路氏道:“娘,我给相公准备热水去啊。”

  路氏倒是没注意到她的迟疑,忙道:“那你快去。”

  一面扶了沈恒往房间里走,一面抱怨:“你这是喝了多少啊,酒量又不好,干嘛喝这么多,亏得还知道回家的路,亏得一路歪歪扭扭的还是回来了,要是走错了,就倒在哪个树丛草丛里了,看你会不会着凉!”

  等路氏将沈恒扶到床上躺好,季善也打了热水回来了。

  路氏爱子心切,接过季善递上的帕子便给沈恒擦起脸手和脖子来,倒是让季善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些事儿她可不方便给沈恒做,尤其如今这个当口,娘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好在沈恒虽喝多了,酒品却是很不错,一直安安静静的睡着。

  季善送走路氏后,折回房间见他并不需要照顾了,遂拉上布帘,躺到了自己床上。

  这才忍不住又想起白日自己心里的那个问题来,她此番若是离开了,有朝一日真的不会后悔如今的决定,不会后悔如今的理智与决绝吗?

  可届时她纵然再后悔,肯定也是于事无补了。

  念头闪过,就摸到了枕头下的簪子,忙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心里就越发的犹疑了……

  次日清晨沈恒一醒来便喊头痛,“原来宿醉醒来头这么痛的,就跟有人拿了凿子在凿我的头一样,早知如此,我昨儿就不该喝那么多,以后也再不敢喝多了……”

  季善见他抱着头,俊脸也因为痛苦,皱成了一团,便有了几分难得的孩子气,忍不住笑道:“酒这个东西若是喝得适量,自是好的,可若过量了,当然就得喝的人付出代价了,所以记住这次教训,以后千万要适量吧。”

  说完递上早就给他沏好的酽茶,“先喝点儿茶缓缓吧,我给你打热水去啊,等你喝了茶洗了脸后,应该就能好受些了。”

  果然喝了茶洗了脸后,沈恒觉得好受了许多,却还是没胃口吃早饭。

  还是季善再三劝他:“就是因为胃里难受,才更要吃点儿热热的,清淡的东西缓缓。”

  他才吃了一个煮鸡蛋,一碗粥。

  因见天气不错,便想约季善爬山去,“我走时树木花草都还只是在发新芽,结果回来时,便都变成绿叶了,所以想到处逛逛去,季姑娘可愿随了我一起?”

  等到了半山腰,阳光也好,四周也全是绿色,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他再向季姑娘表白自己的心迹,就再合适不过了。

  可惜季善却是笑着婉拒了他,“我要帮娘包粽子呢,除了咱们自家吃的,娘说夫子那儿总得送些,你昨儿送的可不能算端午节礼,好歹也要再送些粽子去才像样儿,再就是舅舅家、里长家和邓老爷李老家等几家,娘说也得送些去,好歹也是咱们的心意。我前儿还跟三嫂说好了,要帮她给三丫做衣裳呢,这两三日怕都忙不过来,所以还是你自己去逛吧。”

  沈恒只得遗憾的应了一声“哦”,自己逛去了,却因没有季善陪着,实在没意思,逛不到半个时辰便回来了。

  次日上午,沈桂玉带着两个儿子回来了,“听孩子他爹说前儿在聚丰楼见到四弟和二妹夫了,我才知道四弟回来了,本来端午节也要回来看爹娘的,索性今儿提前回来了,孩子他爹后日过节时再来,顺道儿接我们回去。四弟,你这次考得怎么样?上次县试你就是头名,这次府试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还给沈恒带了两副猪脑和猪心回来,“我听说吃什么补什么,四弟你这几个月以来那么用功,脑子和心可都得好生补补才是,偏我新近才知道这个,不然早给你送回来了。”

  弄得沈恒是哭笑不得,还补脑呢,都知道猪最笨,猪脑吃了真的不会跟猪一样笨吗?

  却也知道沈桂玉是一片好意,只得笑着向她道了谢:“多谢大姐想着我,这些日子你和两个外甥都还好,家里也都好吧?”

  倒是季善笑道:“猪脑跟鱼头一样,的确能补脑,还能提高记忆力,多谢大姐了。”

  午间便给沈恒做了猪脑豆腐汤,下午则在把给各家的粽子送出去后,开始煮起自家吃的粽子来,一时间整个家里都是粽叶和糯米的清香。

  翌日,沈青和章炎也带着攸哥儿回来了。

  搁以往沈桂玉瞧得妹妹妇唱夫随,章炎还待沈青各种体贴,少不得要犯酸,如今却是一脸的平和,甚至还关切的问起沈青打算什么时候再给攸哥儿生个弟弟妹妹来。

  弄得沈青背地里与季善感叹,“之前见大姐变了,我还想着也不知她能好多久,毕竟江山难改本性难移。却不想,她竟真的改好了,这次瞧着气色也好了不少,说话做事也明白多了,上次的事如今看来,也并非全然就是坏事了。”

  感叹完沈桂玉,又八卦起二房的事来,“二嫂还真以为这世上就她一个聪明人呢?好了呗,吃大亏了呗,要不是见二哥瘦了一大圈儿,大丫和小梧也不爱说话不爱笑了,我再说不出好话来!只盼她自此明白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绝不是说说而已,以后也能跟大姐一样,变成一个真正的明白人吧!”

  季善心不在焉的听她八卦,时不时的附和一句半句的,都过两日了,心里还是乱麻一般,理不出个头绪来。

  底层百姓除了过年,其他节日都看得不甚重,到了端午节当日,沈家不过在家里的大门小门上都簪了菖蒲和陈艾,再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了午饭和晚饭,不论大人孩子,都喝了点儿雄黄酒,端午节也就过了。

  沈桂玉与节日当天才赶到沈家来的柳志,还有沈青章炎也在晚饭后,带着各自的孩子回了家去。

  家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沈恒也总算松了一口气,他终于有机会向季姑娘表白心迹了,决定了,就明日吧,一日他都多等不得了!

  可惜第二日沈恒还是没能向季善表白成,因为有人带信来,路舅舅爬树采摘蜂蜜时,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听说摔得有些严重。

  路氏听了,立时急得眼睛都红了:“都五十岁的人了,还是这么跳脱,不知道让大郎二郎爬呢,当我不知道,肯定是他非要自己爬,觉得爬树好玩儿,打小儿就是这样,可也不看看自己都多大年纪的人了!”

  嘴上抱怨着,手上也是不停,飞快收拾好一包东西,便忙忙要赶去路家。

  想到路舅舅路舅母肯定都很牵挂沈恒,索性又把沈恒和季善一并带上了,回头多两个人,真有什么事儿,也能多两份力。

  沈恒自然也顾不得表白不表白了,肯定是路舅舅的安危更重要;季善也顾不得去路家的路难走了,路舅舅路舅母对她是真的很不错。

  于是母子三人急匆匆上了路。

  所幸到了路家一看,路舅舅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他掉落的那棵树也并不高,也不知带信的人怎么就传得那般严重,路氏与沈恒季善方松了一口长气。

  却是“来时容易回去难”,路舅舅路舅母以‘农忙已经完了,恒儿也考完了,可以暂时松懈几日,正好你们娘儿留下来散散心’为由,不许他们回去了。

  娘儿们三人只得在路家住了三日,第四日上才在路氏又叮嘱了路舅舅一番‘以后不许如何如何’,惹得路舅母不停的拍手叫好:“果然让妹妹回来是对的,也就妹妹才能治得了你!”后,回了自家去。

  可纵使回了家,沈恒还是找不到多少机会与季善独处,她日日都要么跟温氏一起,要么跟路氏一起,要么就是在灶房或是自留地里忙活,晚上亦是回了房就说好困,梳洗完就拉起帘子睡下了。

  这下沈恒便是再迟钝,也知道季善分明是在有意躲着他了,何况他还早有所觉,只是有意在忽略而已。

  不由满心的焦躁与不安,季姑娘她始终不肯给他表白心迹的机会,是因为她仍然一心要走,压根儿没想过第二种可能,所以才数度把他的话堵回去,以免他说出来了,弄得彼此都难堪,没法儿再跟当初说好的那样好聚好散了吗?

  这日傍晚,因天儿已是一日比一日热,季善做好晚饭,与沈恒吃毕后,便提了水,到澡房洗澡去了。

  浑身都黏腻腻的,实在太难受了!

  还是抹了胰子,浑身冲洗了两遍后,季善才觉得舒服多了,便擦干了身上的水,穿起衣裳来。

  却是刚穿好衣裳,便被一只从房顶上忽然掉落下来的硕大老鼠吓得尖叫起来:“啊——”

  沈恒正在房间里看书,他们的澡房就在房间旁边,是开了年后,季善觉得在房间里洗澡实在太不方便了,还都得找沈恒不在的时候,每次都弄得彼此都尴尬,遂托了沈树,帮忙盖的一个也就四五平方的小房间。

  自然季善才一尖叫,沈恒便听见了,只当她出了什么事儿,把手里的书一扔,便忙忙冲出房门,冲进了澡房里,“怎么了,季姑娘,出什么事儿了吗?”

  季善惊魂未定,胸脯仍剧烈起伏着,“老、老鼠,方才房顶上掉下来这么一只大老鼠,吓死我了……”

  沈恒听到原来只是只老鼠,松了一口气:“没事儿啊,我这就帮你帮它弄走,那它现在在哪里?别怕,别怕。”

  季善喘着气道:“已经跑了,我才一叫就、就跑了,真的很吓人……可家里明明养了猫的,大伯家的猫也经常来咱们家,以往我也没见过老鼠,怎么今儿忽然就掉了这么大一只下来?不行,我待会儿得把大花叫到这里来,非要把那只该死的老鼠捉住吃掉才算完!”

  沈恒见她气鼓鼓的,虽然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想,还是忍不住想道,季姑娘原来生起气来,也是这般的可爱。

  念头才刚闪过,就发现季善的领口是敞着的,站在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下面一片雪白的肌肤,乃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