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不知道沈恒说的‘成宗皇帝’,是不是历史上她知道的那个皇帝。

  让她意外甚至有些惊喜的,是沈恒竟然有如此自觉,哪怕上次柳志对不起沈桂玉时,他已经表明过自己的态度了,这会儿听他这样说,她心里仍觉得惊喜又熨帖,至少这一刻,她愿意信任他,全然信任他!

  只是,她跟这个世间的所有人到底都不一样,不止外在孤身一人,心更是无依无靠,真正是孤家寡人,一旦……

  季善清了清嗓子,道:“我的确很难去相信一个人,遇事也总是先往坏处想,你倒是看得很明白。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知道我跟所有人都不一样,甚至有朝一日,我忽然就离开了,回我该去的地方去了……届时岂不是彼此都痛苦,只恨当初为什么要开始,若不开始,便不会有届时的锥心之痛了?我……总之,你不明白……”

  沈恒忙道:“我明白的善善,真的。我不知道你以前在季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我确信,季家那样一户人家,是万万养不出你这样的女儿的,你之前说你没去过镇上,以季家的苛刻,你怕是连季家村都少出,读书认字更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你却懂那么多,用‘无所不能’来形容虽有些夸张,却真的有一次次给我惊喜与震撼。”

  “我是常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这些除了以此来解释,我实在想不到旁的理由了。那些志怪话本之所以能流传至今,我也相信绝非空穴来风,只不过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罢了……我说这些不是想试探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哪怕真不幸到了那一日,彼此不得已分开了,我痛苦归痛苦,却更庆幸曾经拥有过,才能让我余生有一份美好可以反复回忆,有一个人可以反复思念,哪怕将要死了,也是高兴的死,因为终于与自己思念的人重逢了!”

  季善有些惊慌,不自然的道:“你、你还有闲心看志怪话本,还有闲心观察我呢,看来还是课业不够繁重。你也太想当然了,我以往不过是藏拙罢了。”

  那个啥,古人都挺迷信的,回头她不会被认作是妖怪,被烧死,或是被浸猪笼什么的吧?

  沈恒这观察力与联想力也真是……

  不过显然某人说情话的本事更高,就跟之前的撩人不自知一样,也不知到底是跟谁学的,总不能都是他无师自通吗?

  沈恒笑道:“我不是有意观察你的,只是双眼根本不听我使唤,除了看书时,都在看你,时间一长,自然也就了解得多了。”

  季善简直想翻白眼儿。

  又开始撩人了……想着翻白眼儿不好看,到底生生把冲动压下了,假笑道:“所以还是课业不够繁重,不然这次就不止是禀生,指不定都能考个案首回来了。”

  沈恒忙摆手道:“案首不敢奢望,毕竟像我们家这样的寒门,纵是再惊才绝艳,也……,总归善善你在我心里就是仙女下凡,一直以来都是。所以当初才能救我的命,才能让我自信起来,一步一步有了今日,相当于救了我两次命,既是救命大恩,自然要以身相许,还请恩公千万不要嫌弃,就给我个以身相许的机会吧!”

  季善闻言,有些想笑,更多却是感动。

  沈恒他真的已经很难得了,换了这世间任何一个男人,估计都不能做得比他更好、更真心待她了,她要不就给他、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试试?

  毕竟她自己的心自己知道,真的早就已不受控制了……

  但季善终究还是道:“你容我再仔细考虑几日,毕竟是一辈子的事儿,我必须得考虑得清清楚楚,无论做什么决定,心里都再无一丝犹疑了,才能明确答复你,好吗?”

  顿了顿,“我还担心,如今是因为我们日常只能接触到彼此,对方也年貌相当,才能人品也相对不错,才会自以为早已日久生情了。可等他日我们能接触到更多的人了,才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对方那个对的人,又该如何?”

  沈恒听她说完,方正色道:“别说几日了,只要善善你愿意给我机会,你考虑一两个月都可以的,正是因为你把这份感情看得重,足够尊重彼此,才会这般慎重,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至于你后面那个问题,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却确信自己是那种一旦动了情,一旦认定了彼此,便是一辈子的人,所以,便是以后接触了更多的人,我也根本不会多看一眼,自然也就不存在任何不确定的可能性了,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随即又道:“善善,你还有其他什么犹疑或是不安,都只管告诉我,就像现在一样,好吗?就像你方才告诉我,你对婚姻基本的要求是彼此都要忠贞不二一样,你若不告诉我,我便只能根据当初你的态度,来揣测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但你若告诉了我,我便明确知道那是你的忌讳,无论如何都会做到了。且你之前还劝我,不要凡事都往坏的方面想,要往好的方面想,怎么到了你自己,反倒比我当初还要悲观呢?你这不是只需州官放心,不许百姓点灯啊。”

  她也不想悲观,不想优柔寡断,这不是孤身一人没办法吗?

  季善半晌才道:“我暂时没有其他想说的了,且头实在有些痛,要不先吹灯睡觉吧,等睡一觉起来后,脑子也清醒了,我才能真正开始思考与考虑,好吗?”

  沈恒见她的确满脸的疲惫,不忍再迫她,点头柔声道:“好,那你先去躺下,等你躺下了我再吹灯。你也别给自己压力,只管先好生睡一觉,反正只要你愿意给我机会,一年半载我都等得了……咳咳,当然,最好还是别让我等那么久。”

  季善见他说着说着,竟害起羞来,不由又想翻白眼儿了。

  一次次撩人于无形当中时,怎么没见他害羞呢,可见男人天生厚脸皮是真的,这会儿倒害起羞来,分明就是扮猪吃老虎嘛……

  一边腹诽着,一边脚步虚浮的到了自己床前,拉上帘子后便躺下了。

  沈恒听得她躺下了,才吹了灯,也到自己床上躺下了。

  却是刚躺好,就听得黑暗中季善轻声道:“可是沈恒,你喜欢我什么呢?我是长得不错,也与你以往接触到的女子不尽相同,但也不至于就让你非我不可啊。是因为我先是你名义上的妻子,你才在此基础上,觉得我旁的也不错,才会慢慢自以为……喜欢上了我的吗?”

  沈恒闻言,索性坐了起来,才道:“善善,我不否认因为你先是我名义上的妻子,我才对你不同的,但也只是一开始而已。之后我却是被你的聪明能干通透,被你的方方面面所打动的,你还对我那么好,衣食住行都照顾得无微不至,还一次次鼓励我开解我,我又不是石头,面对这么好一个女子,还能不动心。”

  “所以,我不是自以为的喜欢你,我是真的确信自己喜欢你,只是你季善,换了别人,可能我也会请她留下,照顾她一辈子,但只是出于责任而已,并非其他,希望你能明白。你在我心里,也始终是独一无二的,是上天赐给我的仙女,当然值得我非你不可!”

  季善庆幸这会儿他们离得远了,还是在黑暗里,沈恒才看不到她脸有多红,更看不到她的嘴角已快要咧到了耳根去。

  果然甜言蜜语人人爱听,她也不能例外,因为实在太中听,听了让人心里实在太愉快了,简直都快要冒泡了。

  她咳嗽一声,道:“沈恒,好像旁人都说你沉默寡言,不爱说话,真该让那些人听听你到底有多会说话,一说起来便是如何个没完的。不过只让家里的人听听,外人就算了,尤其村里儿那些大姑娘们,更不能让她们听了,不然还不知道又要被你哄了多少女孩儿的芳心去呢!”

  话里话外便带上了一股子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娇嗔。

  毕竟整个沈家村对沈恒芳心暗许的大姑娘听说有好几个,这还是她知道的,她也一般不出门,跟村里同龄的小媳妇儿们都没交情,都能知道,其他她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沈恒却是听出来了,忙笑道:“这只是对着善善你时,我才会说这么多,也才会自然而然就说出了这些话来,对着旁人,我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毕竟其他人都不是我喜欢的人,男人也只有对着自己真正喜欢的女人时,才会舌灿莲花,超常发挥的,就跟雄孔雀遇见自己心仪的雌孔雀,还会开屏一样,都是本能。”

  再让他甜言蜜语下去,她今晚真别想睡了!

  季善当机立断,道:“你可别再说了,再说下去天就要亮了,我还想睡呢,不睡明天脑子乱糟糟的,可就没法儿考虑了。”

  那可不行,若善善明儿不能思考,岂不就得晚一天才能答复他了?

  沈恒忙躺下了:“好好好,我不说了,那你快睡吧,我不打扰你了。”

  虽说的是她考虑一年半载都没问题,可他不止白日里只要她一不在眼前,便眼前心里全是她,晚上更是……,尤其今晚上还有了之前在澡房的那一出,他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样不可描述的梦呢,当然是善善越早答应他越好。

  毕竟那个……咳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

  季善次日起来再见了沈恒,便有些自己都没察觉的害羞了,目光也总是忍不住跟着他走,只觉他怎么越看越好看了,不由暗忖,难道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且这种强烈的感觉,她以前那几段恋爱,都不曾给过她,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如今这段恋爱,没有夹杂着什么房啊车啊单亲家庭啊之类的杂质,只是两个人之间纯粹的吸引与喜欢,才会让她产生这样的感觉?

  只她心里的犹疑与矛盾到底还是没能彻底消散,以致之后她几次面对沈恒,想要明确答复她,她已经决定留下了,却是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好在沈恒也没再催过她逼过她,与她相处时也跟往常一般的自然,半点不见焦急与烦躁,季善方心下稍松。

  季善不知道的是,沈恒心里一直又急又慌,惟恐她慎重考虑之后,还是想要离开,那他可要怎么才能留住她?若这次他没能留住她,让她走了,他们之间以后只怕也没有丝毫的可能了吧?

  只不过沈恒一直死死强撑着,没有表露出分毫来而已。

  如此过了几日,沈恒中秀才的喜报到了。

  还不是跟上次中童生时一样,只是章炎先得知了,赶来报的喜,而是县衙的官差一路敲锣打鼓来报的喜,因为沈恒不但中了,还是今科府试的案首,整个会宁府的头名!

  整个沈家立时欢喜得都要疯了。

  路氏先就顾不得什么形象体面了,“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随即就地跪下,边哭边对着西边儿便拜了起来:“多谢菩萨保佑,多谢玉皇大帝保佑,多谢佛祖保佑……爹、娘,你们听见了吗,恒儿他中秀才了,还是整个会宁府的头名,是今科府试的案首啊,爹、娘,你们终于可以瞑目了……”

  沈九林也是欢喜得红了眼圈,想着官差们可还在呢,围观的邻居更是那么多,路氏这般失态也太丢沈恒的脸了。

  忙一把将她拉了起来,低道:“你这是干什么,老四如今可是秀才老爷了,你这样不怕别人笑话儿他呢?给我稳着点儿,等恒儿跟差爷们说完了话,就给差爷们准备吃的去,人家大老远的跑一趟给我们报喜,总不能让大家空着肚子回去吧?”

  路氏却还是止不住又哭又笑的,“我儿子都中案首了,还不兴我欢喜欢喜啊,别人要笑笑去,他们的儿子要是能这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