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却是一直到吃过午饭,连三丫都睡醒午觉,又在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的“咿咿呀呀”了,还是没见沈石一行回来。

  沈九林在家里实在待得烦躁,索性扛了锄头,往地里去了。

  路氏这才皱眉道:“不会真闹出人命了吧,怎么这会儿都没消息传回来呢?”

  还是一直到天都要黑了,沈恒与章炎在号房里也点起了蜡烛,沈石才带着两个弟弟回来了,姚氏与宋氏却没回来,当是留在柳家照顾沈桂玉了?

  路氏知道沈九林着急,一见兄弟三个便忙问道:“桂玉怎么样了,没什么大事儿吧?”

  沈石摇摇头,“人已经醒过来了,就是身体还很虚弱,她又不肯让其他人靠近她,我们只好把小松他娘和二弟妹留下了,也好顺道照看一下两个外甥。他们这次可都吓坏了,好在我们走时,也已经好多了,爹娘放心吧。”

  沈九林沉着脸道:“人都差点儿没了,怎么能放心?你们就该把他们母子都带回来才是。”

  路氏见兄弟三个都一副累得不轻的样子,忙道:“桂玉既然身体虚弱,肯定不能搬动,两个外孙也离不得娘,当然也只能留在家里。你们都饿了吧,那先吃饭,等吃了饭有什么话再慢慢说也不迟,只要人醒过来了,就不用太担心了,他爹,你也把心放宽些,啊?”

  沈九林闻言,这才暂时没有再说。

  路氏便忙安排季善和沈青上起菜来,等一家子围坐着沉闷的吃完了,季善和温氏收拾了碗筷去洗后,方问沈石:“老大,桂玉既然醒了,那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么?”

  沈石“嗯”了一声,“弄清楚了。柳志在外面养了个小的,是个小寡妇,他去年年初就养着那小寡妇了,到过年时,那小寡妇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就是大年初二那天生的,所以那天柳志才没能陪大妹一起回咱们家来,他和他娘把大妹哄回咱们家后,就去守着那小寡妇生孩子去了!”

  沈九林与路氏都已是惊怒交加,“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柳志简直可恶,柳家也太可恶了!”

  沈青也气道:“大姐都已经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了,从来对他也是知冷知热,对他爹娘也孝顺得很,他还想怎么样?难怪当日是他妹妹陪大姐回来的,只怕也不是担心大姐和两个外甥,不是为了照顾他们母子,根本就是为了看着大姐,不让她提前回家去,以免露了马脚吧!这也太可恶了,分明就是全家人都早知道了,只瞒着大姐一个人啊,怎么能这么坏,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路氏忙又问沈石,“那桂玉是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她也真是糊涂,我们离得远,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了,她天天就在一个屋檐下,还是自己睡一张床的人,居然也被瞒了这么久!她也不该自己一个人质问他们母子,就该先回来告诉我们啊,她一个人哪是他们一家人的对手……算了,现在再来说这些又还有什么用!”

  母女两个也是女人,哪怕之前再不待见沈桂玉,如今听得她的遭遇,也没法不感同身受,同仇敌忾。

  这回是沈树沉声回答的路氏,“大姐前几日才无意听小姑子说漏了嘴,本来这胎就怀得辛苦,肚子立刻就痛起来,偏柳志说聚丰楼要对账,一直没回家,她只能去找她婆婆对质……”

  柳母自然死活不承认,还让沈桂玉不要乱想,说柳志日日都回家的,哪有时间,又哪来的银子在外面再养一个,肯定是沈桂玉听错了。

  沈桂玉自然也不信柳母的,她其实早就隐隐有感觉有怀疑了,还当是自己想太多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再想到自己这一胎怀得这么辛苦,因为丈夫的几句话,因为丈夫想弄点儿银子花,还弄得娘家人都更加厌恶她,有娘家等于没娘家了。

  他却在自己身心都遭受痛苦与折磨的时候,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连儿子都生了,当初让自己回娘家去弄钱,指不是就是为了给他那个野女人和野种花,就恨不能活活咬死柳志!

  好容易等到柳志回了家,自然对柳志没有什么好脸色。

  柳志连日其实也不轻松,他外面那个儿子病了,小寡妇是童养媳,可惜才与丈夫圆房不到半年,丈夫就死了,之后公公也一病去了,剩下她和婆婆受尽了族人和村里人的欺负,连自家的房子都没能保住,只能到镇上去租了个小房子,做了半掩门。

  幸好遇上了柳志,虽然不是很有钱,好歹人还不错,让婆媳两个都能吃饱穿暖,便也安心跟柳志过起了日子,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柳志一开始只是抱的玩玩儿的心态,他毕竟早有妻儿,没想过不要自己的家了,且沈家也不是好惹的。

  后见小寡妇温柔体贴,便也渐渐动了真心,等小寡妇怀上他的孩子,坚持要生下来,她婆婆也赞同后,便也没强迫小寡妇打掉孩子,而是默许了她生下来。

  这样一来,便没法儿再瞒着柳父柳母了,小寡妇既然一个人吃两个人补了,当然得多给她们婆媳一些银钱,可柳志的钱每月都是交给柳母的,忽然交少了,哪里瞒得住?

  小寡妇生产时,只怕也得柳母前去帮忙照应。

  遂壮着胆子告诉了柳父柳母,还求他们帮他,让他们不看小寡妇,也要看她肚子里自家的孙子。

  柳父柳母孙子孙女已经好几个了,要说多稀罕小寡妇肚子里的孩子,还真不至于,可既然大儿子那样求他们,且对沈桂玉也是越来越不满,觉得她仗着自己娘家兄弟多,光景也不错,便好吃又懒做,实在该好生教训一下了。

  遂同意了替柳志隐瞒,这才会有了大年初二那日,不是柳志陪沈桂玉回的娘家,而是柳小玲陪的她回娘家那一出。

  等孩子生下来后,柳志见生得跟自己十分相似,小寡妇更是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难免又多了几分疼爱。

  所以前几日那孩子生病,小寡妇哭着求他留下多陪陪他们母子,也给她们婆媳壮壮胆,柳志才会没忍住答应她,留下了,也让纸终究包不住火了。

  柳志已经累了几天,钱也花了不少出去,好容易才回了家,谁知道一回家就让沈桂玉指着脸大骂了一顿,让他老实交代‘那个娼妇在哪里,那个野种又在哪里?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没完,我爹和兄弟们都不会放过你的!’

  光骂不算,还泼了柳志一头一脸的水,把柳志的脸给挠花了,弄得柳志是又痛又恼。

  却到底理亏,又念着沈桂玉怀着孩子,便没有还手,只辩解了几句‘没有的事儿,你打哪里听来的,一天天就知道东想西想,吃饱了撑的!’

  可夫妻两个的争吵早惊动了柳母,颠着脚就跑了过来,见儿子一头一身的水,脸还被挠了几道血印子,哪里忍得?

  指着沈桂玉的鼻子就骂起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娼妇,竟敢打自己的丈夫,是不是想被休回你们沈家去呢,那我明儿就让你爹娘把你领回去!’,一边骂,一边还动手推搡起沈桂玉来。

  沈桂玉本来肚子就在隐隐作痛了,让柳母一推,更加难受了,忍不住也推了柳母一把。

  这下柳志不干了,怒骂着‘当着我的面你都敢推我娘,当我是死的吗?可见平日里我娘说你不孝那些话都是真的,我今儿就要为我娘好生教训教训你!’,上前就给了沈桂玉一巴掌,然后将她重重推倒在了地上……

  沈树越说脸色越难看,“大姐摔倒见红后,柳志先还不肯去给她请大夫,柳婆子更是撺掇儿子,就让大姐这样死了算了,反正妇人因小产死掉的例多得是,肯定不会有人说什么的,等大姐死了,正好将那小寡妇和野种接回柳家去。若不是大姐跟柳家堂嫂交好,柳家堂嫂听得大姐哭喊‘救命’,和柳家堂兄赶了去看,后又让柳家堂兄去请了柳家大伯父大伯母,大姐这会儿指不定都不在了。真是一家子狼心狗肺的东西,爹、娘,现在只剩一条路,那就是让大姐跟柳志和离了!”

  顿了顿,又恨声道:“不怪当初过年时,大家都觉得怪怪的,偏我后来送大姐回去,柳志他爹瞧着又是真病了,在床上直不起腰来,敢情是全家人早就串通好了,在糊弄大姐,糊弄我们沈家!”

  沈九林捺着性子听沈树说完,脸色已是黑如锅底,问沈石沈河,“你们两个怎么说?有没有当场揍他姓柳的一顿?”

  沈石道:“我也赞成三弟的,都到这个地步了,大妹肚子的孩子没了不说,她自己也是差点儿没命,若不是老天保佑,便是一尸两命,怕是大妹只能和离了。”

  沈河则道:“我们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后,便揍了柳志一顿。我也觉着大姐怕是只能和离了,不然以后她这日子要怎么过,别人也以为我们沈家好欺负呢!就是不知道大姐愿不愿意和离,两个外甥又该怎么办,总不能把他们留给后娘吧,可若大姐要带他们走,只怕柳家不会同意。”

  柳志母子见沈桂玉差点儿就真死了,本来就满心的后怕,那到底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他们话说得再厉害、再狠,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真要他们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他们面前,还是因为他们的原因才死的,又怎么可能不害怕?

  谁知道又听柳家大伯说了沈恒日前中了童生,还是中的天泉头名的消息,偏偏柳志连日都在小寡妇那儿,连聚丰楼都告了假没去,竟一直没听说,柳家其他人连日都没去镇上,也还来不及听说。

  就越发的后悔了,沈恒眼看就要中秀才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自家却在这个当口犯下了这样的大错,以后别说沾光了,不被沈恒整就是好的了!

  沈石兄弟三个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情,直接便对着柳志开揍时,他便没有还手,柳母尖叫着要上前阻止三兄弟,还骂着要自家的儿子侄子们上前帮柳志的忙时,也让柳父给拦住了。

  沈九林听得儿子们已经揍过柳志一顿了,脸色还是很难看,道:“都到这个地步,都被欺负成这样了,她还有什么不愿意和离的?至于孩子,既是他们柳家的,我们沈家当然没责任替他们养。反正柳志当爹的都不心痛自己的儿子,不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当一回事儿,巴不得这个家散了,我们还有什么可心痛的,就让他们留下,桂玉一个人回来便是了!”

  沈树迟疑道:“那两个外甥也太可怜了,他们总是无辜的,要不,还是让他们跟大姐一起回来吧,不过就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儿而已……”

  沈石沈河没说话。

  哪里只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儿,两个孩子眼看就大了,总得要念书或是学一门手艺,就算种庄稼,也得有田有地给他们种,将来还得给他们盖房子,给他们娶媳妇,哪有老三说得这么容易?

  便是大妹/大姐自己和离回来后,时间一长,都是个麻烦,她那个性子,与谁长期处得来的;家里也不可能一直白养着她,总得张罗她再嫁,问题再想给她寻一门相对满意的婚事,又岂是那么容易的……总归听爹的吩咐吧,爹怎么吩咐,他们就怎么做便是了。

  路氏在一旁听到这里,虽没与沈石沈河交流,心里的想法却与兄弟两个差不多。

  因低声与沈九林道:“你们爷儿几个先商量着,我问问老四媳妇还要不要给老四和二姑爷添一次热姜汤啊,虽开了春,入了夜还是够冷的,可不能让他们郎舅冻坏了才是。”

  说完便拉着沈青一道出了堂屋,去了大厨房里。

  就见季善与温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