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宋氏昨晚睡前才听沈河说了昨儿家里光礼金都收了七八两,本来心里就早酸得不行了,当即更是如被泡进了醋缸子里,整个人都酸透了。

  这还只是中了童生,便这般的体面风光,随便请个客就能收这么多银子了,回头等老四真中了秀才老爷,那收的银子岂不得越发的多,里长乡老乃至族中的长辈们,也得越发捧着老四了?

  想他们两口子如今一整年累死累活下来,把一应开销一除,都肯定不可能余下七八两银子,就这还得老天爷不发脾气,从年头到年尾都是风调雨顺,还得她当家的农闲去镇上做零工苦力时每次都有活儿,好容易赔笑脸受气的做完了,也保证能拿到钱。

  老四却就这样在家里坐着,便有大把的银子自动送上门,送银子的人还得客客气气,满脸笑容的惟恐他不收,——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太让人膈应闹心了!

  宋氏因此一晚上都没睡好,一直都在想着,要怎样才能把已经分了的家合回去。

  如今四房还没彻底发达,家也才分没多久,还有合的希望,等回头老四再中了秀才,四房也有更多的银子后,才真是丝毫合的希望都没有了。

  到时候便公爹和老四同意了,婆婆和季氏又怎么可能同意?!

  然宋氏再着急也知道,光她一个人成不了事儿的,还得跟上次分家时一样,她得先说服了自家丈夫,再说动了姚氏,大家齐心协力,才有把家合回去的希望,所以她一定不能心急,必须得耐心性子慢慢儿来。

  可宋氏心里明白归明白,这会儿听得堂屋里传出来的欢声笑语,还是忍不住又闹心起来。

  什么意思嘛,跟她们婆媳三个才是一家人,她和大嫂就不是了似的,这样的排挤她们,这可是沈家不是路家,老三媳妇也是,到底谁跟三房更亲,心里不知道呢!

  偏想到路舅母的厉害,宋氏又没有胆子自己也往堂屋凑去,万一待会儿路舅母又当众给他们没脸,她可是长辈,自己做晚辈的还不是只有乖乖儿让她骂,让她打脸的份儿吗?

  只能再次在心里安慰自己,不着急,路舅舅路舅母这两日总要走的,离老四中秀才也还有两个月,她还有的是时间把家合回去。

  何况她入股到大嫂表妹那里缫丝织布的钱,应该也很快要看到收益了,她总得先连本带利把钱拿了回来,才好提合家的事,不然回头婆婆装怪,非要她把那钱充公,才肯答应合家,自家岂不是亏大了?

  堂屋里娘儿们老少三代说说笑笑的,不一时便到了午时。

  季善与沈青温氏便往大厨房做饭去了,昨儿剩的肉菜不少,路舅舅路舅母与章炎沈青两家客人也还没走,午饭当然还是一大家子一起吃,横竖只消再添几个素菜也就差不多了。

  等姑嫂三人忙得差不多了,沈恒与沈九林路舅舅也回来了,瞧着心情都很不错的样子,显然见孟夫子的过程很是顺利。

  季善抽空一问沈恒,果然沈恒笑道:“夫子瞧得我们今儿又特意登门拜访,很是高兴,与我们说了半日的话,本来还要留我们用午饭的,是我想着师母一直病着,好说歹说给拒了。对了,夫子还让我尽快回去复课,他也好随时指点我。”

  季善忙道:“那你怎么说的,要回去复课吗?”

  一旦复课,时间没那么自由了,模拟考怕就得搁置了。

  沈恒道:“二姐夫不是说夫子日前发了话,要去参加府试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想去学堂就去学堂,不想去学堂,就在家里自己复习也是一样吗?我想着学堂里挺嘈杂的,我也还要模拟考,就婉拒了夫子,只说以后还得有劳夫子替我批阅试卷和文章便足够了。夫子见我坚持,也就没再勉强,只让我戒骄戒躁。”

  季善松了一口气,孟夫子自家也不过就是个秀才,如今学识上怕是真没多少东西能教沈恒了,倒不如就让他在家继续模拟考,继续找感觉和状态,不然骤然打乱作息时间,于他也是弊大于利,时间紧急,当然还是不要折腾的好。

  这才笑道:“那再过两日,等家里安静下来了,咱们就继续模拟考吧,越是这时候,越得绷紧了心里那根弦才是,横竖也就一个多月,等熬过这一个多月,你便可以暂时歇一歇了。”

  沈恒点头笑道:“听季姑娘的安排,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不怪以往村里好些人开爹的玩笑,说他也太听娘的话了,爹总是会笑着回一句‘听老婆的错不了,干嘛不听’呢,他如今也想这样回季姑娘了,咳,还是别造次了……

  用过午饭后,路舅舅路舅母先就告辞家去了。

  路氏与沈九林苦留不住,只得给二人包了一大包吃食尺头之类,直将他们送到了村口,才折了回去。

  之后章炎与沈青也带着攸哥儿家去了,这次路氏就没留了,反正章炎已经说好,过两日就得到沈家来模拟考,接下来一个月不但他,只怕沈青几乎都得长住沈家了,自然路氏也就没什么可舍不得的了。

  如此家里方算是彻底安静了下来。

  路氏便叫了季善到堂屋里跟着自己算账,“这是昨儿的情簿子,里长老爷随了一两银子,邓老爷、李老爷也各是一两,然后其他几位老爷八百文的也有,六百文的也有……横竖善善你识字,待会儿再慢慢儿看吧。再就是你们舅舅给了二两银子,直接给我的,我便没让你们庆成叔写到情薄子上去。如今银钱都在这里了,你看一看,点一点,便都拿回房去收好吧,后边儿老四去府城,还得花一大笔银子呢!”

  季善等路氏说完,忙道:“娘,还是您收着吧,昨儿办酒席的银子都是您拿的,收得的礼钱自然也都该您收着,不然您也太吃亏了,您手里本来怕也没多少银钱了。且,要是让家里其他人知道了,怕也会不高兴,相公知道了,也定会说我的,所以真的您收着就好了,我们手里暂时也不缺银钱。”

  路氏见季善说着,又把装银钱的匣子给自己推了回来,笑嗔道:“你这孩子,总是这么的客气。你听我说,里长老爷和其他几位老爷的礼,回头人家家里有什么红白喜事儿了,难道让你爹去随礼吃酒不成?肯定还得恒儿去,人家本来也是冲恒儿来的,我如今把礼钱收了,回头礼却让你们还,都这么重的礼,怕是要不了几次,你们就得精穷了。”

  季善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儿,闻言赧然道:“还是娘想得周到,我就只想着进,没想着出了。那就把那些个重礼和相公同窗们的礼我先收着,旁的仍娘收着吧……”

  话没说完,已被路氏打断了,“你是怕你大嫂二嫂知道了,又得说闲话磨牙不成?哼,要说只管说,我倒要看看,她们有没有那个脸当着我和你爹的面儿说,她们要真有脸说,反倒好了,我立时给她们骂回去。当初分家时那么的绝情,惟恐老四再拖累她们,愣是多一天都等不得,如今瞧得老四好了,又想跟着沾光了?这世上没这么便宜的事!”

  顿了顿,又冷笑道:“既已分了家,便各是一家人了,我没让他们随礼,就让他们白吃已经可以了,还敢管酒席钱都是谁出的,收的礼钱都谁收着,关她们什么事儿!”

  季善知道路氏一直憋着那口气的,也不劝阻她,等她说完了,方笑道:“话虽如此,也不能亏了爹娘才是。这样吧,我收五两银子,剩下的都娘收着,娘觉得怎么样?舅舅那二两也您收着,回头舅舅家有什么事儿,随礼还不是您和爹大头,相公和我只是小头啊?就这么定了,您可不许再说了。”

  路氏闻言,到底也担心姚氏宋氏回头真磨牙,她倒是能骂能治她们,却少不得要影响沈恒和章炎学习考试,又是何必?

  遂点了头:“那就这么着吧,善善你拿五两,剩下的都我先收着,回头你们需要了时,又再说。至于剩下的一些点心糖鱼啊肉的,如今天儿一日日暖和了,怕也放不久,回头你给大家伙儿都分分吧,一来堵堵她们的嘴,二来不看她们,还得看孩子们。”

  季善本来就不是个抠巴吝啬的人,笑着应了:“娘放心,我待会儿就办。”

  婆媳两个又说了一会儿话,季善便抱着情薄子和五两银子,回了自家屋里去。

  余下路氏想了想,到晚间还是让沈九林把沈石沈河和沈树都叫到了堂屋里,把礼钱具体谁收着与他们都说了一遍,“虽说已经分了家,各房收的礼钱便是各房的,与其他人再不相干了,昨儿却事发突然,好些银钱便你们娘先垫了。但今日你们四弟和四弟妹一共只拿了五两礼钱回去,以后好还礼,剩下的都让你们娘收着了,算是还她昨日先垫的钱,你们肯定一算就知道,这钱只有多的,没有少的。所以回头我不想听见家里有人因此磨牙叽歪,都听明白了吗?”

  待兄弟三人都应了:“爹娘放心,我们都明白,不会磨牙叽歪的。”

  又道:“你们也别想着老四这次收的礼钱好多,简直发达了之类的,这些礼他回头都要还的,不是白收的,指不定还都得添一二百文的,才好意思还回去,那些个镇上的老爷们可都是体面人,便是打肿了脸,也得充这个胖子。你们不能只看到贼吃肉,就看不到贼挨打才是。”

  沈树听到这里,如何不明白爹娘防的还是大嫂二嫂回头又磨牙?

  忙抢先笑道:“爹只管放心,我们不会东想西想的,谁不知道人情往来最费钱的?向来都是收的多,还的也多,根本占不了便宜去。您放心,我也会让三丫她娘不许磨牙的。”

  他这一表了态,温氏是个什么性子,沈石沈河如何不知道,老三分明就是在为他们圆场子,反倒是自家老婆,连他们自己都信不过,都觉得烦,何况爹娘?

  因忙红着脸也应了:“爹放心吧,我们会管好孩儿他娘的。”

  沈九林这才满意的“嗯”了一声,“你们都明白道理,我就放心了。接下来这段时间,是老四备考的关键时期,二姑爷回头也要来咱们家,跟老四一起复习考试,要是这次他俩都能中秀才,咱们老沈家的祖坟可就是冒青烟了,你们也要跟着沾光的。所以回去后管好各自的老婆孩子,别让他们吵着了老四和二姑爷,以后好多着呢,不然,可就别怪我不客气啊!”

  沈石沈河沈树忙再次应了,应得比方才更要由衷几分。

  有个秀才弟弟,他们说出去也脸上有光好吗,以后只要一说他们是沈秀才的哥哥,至少在清溪镇范围内,谁还敢为难他们,谁又会多少不给几分面子?

  只盼这次老四千万要中啊!

  等各自回了房后,少不得都对着老婆孩子再三再四的强调起来,总之就是一个原则:不许生事,不许吵着了沈恒和章炎!

  弄得姚氏心里酸归酸,本来也没打算怎么样的,倒还罢了,悻悻的应了一句:“不会生事,不会吵闹的,不信我拿针把自己和孩子们的嘴巴都缝起来,总成了吧?”,也就完事儿了。

  宋氏却是气了个半死。

  他沈恒是天皇老子、神仙菩萨不成,要大家都这样捧着顺着,连在自己家里说话儿都不能大声了?

  呸,这次要是中不了秀才,才真是现了她的眼呢!

  只宋氏再傻也知道这话连对着自己的丈夫都不能说,毕竟她还指着回头丈夫与自己一条心,把家合回来呢;且沈恒也不是她说几句中不了,就真中不了的,若沈恒中不了,对她也没什么好处,遂到底什么都没说。

  如此家里安安静静的过了两日,连族人邻居们来串门儿,也被沈九林和路氏笑着给婉拒在了门外。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