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沈九林听得还要让沈石沈树住客栈,他节俭惯了的人,立刻道:“住什么客栈呢,家里哪里不能睡,就是院子里,也能打地铺,何必白白浪费那个钱呢?这出门在外肯定不能跟家里比,何况我们也住不了几日,至多三五日的,就要回去了,怎么都能凑合了,老四媳妇你就别管他们了。”

  路氏也附和道:“是啊善善,我们随便怎么凑合都行的,这一路上为了赶路,我们有时候赶不上镇子,就在荒郊野外也不是没睡过,你们这儿哪里不比荒郊野外强十倍呢?便是你和老四也不必为我们腾屋子,就我和你爹去住你才说的那间空屋子就是了……你听我说,我们只住几日,没的白让你们折腾,老四如今那么忙那么累,要是再睡不好,就真是耽误他大发了,那我和你爹还不如不来呢!”

  季善见公婆都再三坚持,只得无奈的笑着让了步,“好吧,那我就不腾正屋,仍我和相公住着,让爹娘住旁边的空屋子了,只是这也太委屈爹娘了,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见路氏要说话,忙道:“好好好,我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娘别恼。只是大哥和三哥在家里打地铺却是不方便,到底是我们跟孟二哥合租的院子,又还有杨嫂子在,就算孟二哥不介意我们打扰他,我们却不能仗着他性子好,就真给他添麻烦。横竖客栈也不贵,也就几十文一间,还是大哥和三哥两人住一间,就更不贵了,爹和娘就别心痛银钱了,该省的咱们要省,但该花的也要花不是?”

  沈九林与路氏闻言,这才点了头,“也是,你们跟孟二少爷是要长期合租的,的确不好为了省几个小钱儿,就弄得谁心里不痛快,那以后还要怎么处呢?还是让你大哥三哥住客栈吧,横竖也住不了几日。”

  季善笑道:“怎么住不了几日,爹娘好容易来了,多的不说,十天半个月肯定是要待的,不然就是我答应,相公也肯定不答应的。我们且先不说这些了,我先去把热水给娘烧上,再带娘看屋子去啊,爹您先坐会儿。”

  却是一进厨房,就见杨嫂子早已在烧水了,见她进来还冲她笑道:“沈娘子只管忙您的,我来烧热水就是了。”

  季善少不得又谢了杨嫂子一回,“要是没有杨嫂子,我今儿可真是要忙死了,这不眼下又有事儿请您帮忙呢?您替我跑一趟菜场,多买些新鲜的肉啊鱼啊菜的回来,晚上我们就在家里吃,行吗?”

  杨嫂子是知道季善的,回头肯定少不了要给她包大红包,何况冲季善的为人,就算没有红包,她也愿意替她跑腿儿帮忙什么的。

  闻言笑道:“当然行了,沈娘子有事只管吩咐我就是,干嘛还这般客气呢,那我添一把柴,回房换件衣裳,就去菜场啊。”

  季善“嗯”了一声,“那我回房给你取银子去。”

  如此送了杨嫂子出门,又带路氏看了一回房间,略微收拾了一番,热水便好了,忙又安排起路氏洗澡洗头来。

  于是等到傍晚沈恒下学回到家,看见的便是已经洗过澡和头发,换过干净衣裳,收拾得整洁利索,精神气色都极佳,正坐在阶檐上纳凉兼等他回来的沈九林与路氏了。

  立时惊喜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爹娘怎、怎么来了?不是、不是说不来的吗?三哥难道是骗我们的,就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呢?善善也是,爹娘来了,怎么也不说带个信儿去府学给我啊,我要是早知道爹娘来了,早告假回来了,亏得今儿不该我跟大人们出门,不然岂不得半夜回了家,才知道爹娘来了?”

  路氏瞧得儿子虽瘦了一些,但精神气色都还好,整个人瞧着也越发稳重了似的,眼圈一下子红了,笑嗔道:“恒儿,你可不能怪善善,是我和你爹不让她叫你回来的,横竖我们又不是今儿就要走,你回家就能见到,何必白白耽误你的课业?你快过来娘好生瞧瞧你。不怪方才善善说你瘦了,可不是瘦了么,善善也是瘦了不少,以往总嫌我啰嗦,一程子不见便都瘦了,叫哪个当娘的能不啰嗦?”

  沈恒仍很激动,笑道:“哪才一程子不见,都半年了,肯定有变化啊,何况上次是过年,日日都大鱼大肉的,谁都要圆润一圈,我和善善如今不过是把过年长的肉,都给减掉了,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而已。倒是爹娘这些日子在家都还好吧,家里其他人呢?是谁跟爹娘一起来的,哥哥们都来了不成?那家里嫂子和侄儿侄女们怎么办?若不是孩子们都还小,赶路不方便,该带了大家伙儿都来的,如今也只能等以后了。”

  路氏见问,正要说话,一旁沈九林已在与跟沈恒一起回来的孟竞打招呼了,“好久不见孟二少爷了,一切都好吧?平日里我们家老四真是多谢您照顾了。”

  路氏便也暂时打住,看向了孟竞,笑道:“孟二少爷越发俊俏出挑了,我们家老四和老四媳妇平日里一定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吧?”

  孟竞这才拱手给沈九林和路氏行了礼,笑道:“伯父伯母也太客气了,是我给子晟兄和嫂夫人添麻烦,是我多承他们的照顾才是。伯父伯母的气色都这般好,定是万事顺遂吧?那我就不打扰伯父伯母与子晟兄说话儿,先回房去了。”

  说完又是一个欠身,回了自己屋里去。

  路氏这才低声与沈恒八卦道:“之前孟二小姐忽然说没就没了,老四你肯定知道撒?我还以为孟二少爷忽然没了妹子,就算那妹子不争气,也是亲妹子,肯定会很伤心,没想到刚才看起来,精神还挺好的嘛。”

  沈九林忙低斥她,“你说这些干什么呢,又不关咱们家的事儿,不怕孟二少爷听见了,大家都尴尬呢?好了,且先屋里去,有话坐下再慢慢儿说也不迟。”

  路氏立时不说了,拉着沈恒进了屋里,待大家都坐了,才回答起他方才的问题来:“我们跟你们大哥三哥来的,雇了八辆马车,午后到的,善善安排大家吃了饭后,就让叶大掌柜的儿子过来,引着大家过去卸货验货了,估摸着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家里一切都好,本来我们是不来的,后来你二哥主动说他留下看家,我们想了想,到底还是来了。”

  顿了顿,继续道:“听善善说,你这阵子日日都是劳心又劳力?亏得你好福气娶到了她,又聪明又能干,银钱上也不让你操心,家里这些事也不让你操心,这会儿还在厨房准备晚饭呢,这么热的天儿,她肯定早累坏也热坏了,你方才还怪人家呢。亏得她没听见,你快去厨房谢她几句,让她知道自己今日的辛苦你都是知道的,再回来咱们说话儿吧。”

  沈恒虽惊喜于父母的到来,也并不是就不惦记季善了,方才就在想着,善善肯定在厨房忙着,他待会儿得去一趟厨房,与她道一声‘辛苦’才是。

  不想路氏就先提到了这事儿,自是正中下怀,忙笑道:“那爹娘先坐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来啊。”

  说完起身出了门,径自去了厨房。

  果见季善正在厨房忙着,白净的脸因为热,早已是通红一片,额头上还有细细密密的汗珠。

  沈恒霎时心疼不已,偏碍于杨嫂子还在厨房帮忙,只能道:“善善,今儿真是辛苦你了,怎么也不说托个人去府学说一声,让我早些回来呢,好歹也能替你分担一些不是?”

  季善嗔道:“方才在院子里你跟爹娘说时,可不是这个口气,分明就不是觉得我太辛苦了,没能回来替我分担,而是怪我没能让你早些回来,早些见到爹娘吧?”

  沈恒就摸了摸鼻子,讪讪道:“我哪有怪你,真没怪,那个我……”碍于杨嫂子在,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所幸杨嫂子知机,已经笑着自灶膛后起身往门外走了,“灶膛里已经添足了柴,我先出去一会儿,很快回来啊,沈娘子与沈相公先说着。”

  沈恒待杨嫂子走远了,方上前拿袖子给季善扇起风来,一面低笑道:“我感激我的好娘子且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怪她?我真的只是心痛善善你今儿太累、太辛苦了,我却没能及时回来替你分担,真的,要不是我手艺实在不好,这会儿我都恨不能来炒菜,让你去陪爹娘说话儿了。不但我心痛你,娘也很心痛呢,因为我方才说了你一句‘善善也是’,方才一直在说我,让我必须立刻来厨房给你说辛苦了呢。”

  季善是知道路氏一贯有多体贴的,这还真是她做得出来的事,心里熨帖之余,脸上的笑就更大了,道:“还是娘心痛我,比某人可好多了,不过算了,我今儿高兴,就不与你计较了,你且陪爹娘说话儿去吧,足足半年没见了,他们肯定有许多话想与你说的。”

  沈恒嘴甜道:“再多的话要说,也及不上给我娘子扇风要紧啊,尤其今儿我娘子是真辛苦了,足足忙了一下午,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善善,真的辛苦你了,明儿要不我就不去学里了,请彦长兄帮我告假一日,好在家里替你分担?”

  季善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都已经嘴巴这么甜的把我哄高兴了,心甘情愿明儿继续给你做牛做马了,你还告假做什么,横竖爹娘三五日的也不会走,等你过几日休沐时,再陪他们也不迟,这几日就我陪着他们到处逛一逛,瞧一瞧,也是一样的。”

  见沈恒还要再说,正色道:“我今儿虽然是累,但爹娘对我一直跟亲女儿一样,当女儿的为自己的爹娘忙前忙后,难道不是应当的吗?况爹娘和大哥三哥还为我长途跋涉的运了辣椒来,让飘香的经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没有后顾之忧。那我纵是再忙再累,心里也是甜的,浑身也是充满了干劲儿的,所以你就别再多说了,且陪着爹娘去吧,我再做两个菜,菜就齐了,只等大哥三哥回来,就可以开饭了,我下午可说了,此番大哥三哥都辛苦了,你今晚可得代我好生敬他们几杯才是。”

  沈恒见季善坚持,这才点头道:“好吧,那我明儿不告假,等休沐时再好好陪爹娘,也好好陪善善你。”

  心里很是庆幸季善与路氏能处得真跟亲生的母女一样,不过不论是善善,还是娘,都能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都能心甘情愿的为对方付出,将心换心,又怎能不处得亲母女也似呢?

  季善又道:“对了,你待会儿抽空去与孟二哥说一声,爹娘要在家里住一段时日,大哥三哥虽夜里不在家里睡,白日却要在家里吃饭,肯定多少会给他带来不便,你请他千万多担待些,等爹娘回去后,我们再好生答谢他。再就是去最近的客栈给大哥三哥订一间房,让他们晚上能睡得舒坦些,连日赶路,他们肯定早累狠了,要是晚上再睡不好,身体可吃不消。”

  沈恒一一都应了,“还是善善你考虑得周全,我马上去办啊。”

  说完往门口看了一下,见杨嫂子还没回来,凑上前在季善脸上“吧唧”了一口,才笑得一脸满足的去了。

  余下季善一边继续翻动着锅铲,一边轻啐,“没见我一头一脸的汗,一身的油烟味儿呢,也亲得下口,口味也真是有够独特的。”,心里却是比吃了冰镇西瓜还要甜。

  等季善把菜都做好,打水快速洗了个澡,换过一身干净衣裳后,沈石沈树由叶大掌柜特意给叫的马车送回来了。

  兄弟两个都热得满身大汗,沈恒只得先安排他们也洗了澡,换了衣裳后,一家人才坐下吃起晚饭来。

  至于孟竞与杨嫂子两口子,则因为孟竞坚持今晚不能打扰了沈家一家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