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孙大拂袖就要离去,余光见自家弟弟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忙拉了他一把,低喝道:“二弟,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却见孙二还是不动,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就看见了站在沈恒身边的季善,哪怕粉黛不施,穿的也只是布衣布裙,头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佩饰,依然漂亮得难以言表,把四周都照亮了一般。

  孙大不由也是一呆,好像是听说沈恒去年冲喜娶了个漂亮媳妇儿,但冲喜能娶到什么好的?肯定是歪瓜裂枣。

  却不想,竟真是个好的,比预想的简直好了一百倍都不止的好,这是什么运道!

  沈恒见孙大孙二竟不走了,反而都拿露骨的眼神盯着季善看,越发恼怒了。

  挡到季善前面便冷冷道:“你们还不走,非要等我再骂你们一顿才肯走是不是?”

  孙大孙二这才回过了神来,本就有旧怨,如今又因季善这么漂亮的女子竟成了沈恒的媳妇儿添了新的妒恨,上前两步就要与沈恒杠上,“这地方是你沈恒的,是你们沈家的不成?我们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急得方才那老家人忙一左一右拉住了,低声赔笑劝道:“大少爷二少爷,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县试,您们又何必与不相干的人一般计较呢?还是快去排队吧,待会儿可就抽不到好的号房了。”

  一边劝,一边使眼色招呼了另一个下人过来帮忙,才总算是将兄弟两个给拉走了。

  孙大孙二不清楚自家与沈家路家具体有什么恩怨,只知道两家是仇人,因而看沈恒不顺眼,几度挑衅,老家人却是知道的,惟恐沈恒一怒之下,就把当年自家老爷忘恩负义的事嚷嚷开来,那孙家还有什么脸面名声可言?

  这才会忙忙把人给拉开了,总归眼下县试才是大事,只要两位少爷此番能中童生,姓沈的以后连他们的面儿都见不着了,理他呢!

  季善见孙家的人已经走出老远了,沈恒的脸色仍然很不好看,忙笑道:“沈恒,你不会被两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白白影响了心情和状态吧,那可就真是如了他们的意了。”

  沈恒抿了抿唇,摇头道:“不会的,我不会让他们如意的,季姑娘只管放心吧!”

  季善点点头,“这就对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能成大事。好了,你也去排队吧,早些进去了,也好早些熟悉一下自己的号房,早些做好答题的准备。记住一点,千万不要紧张,只要你不紧张,你就已经赢了!”

  “嗯。”沈恒重重点头应了,又深深看了季善一眼,才去排队了。

  余下季善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终于走到官差前面,然后经官差搜过身,又确定过姓名籍贯后,消失在了贡院的大门里。

  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转身往客栈走,只心始终高高悬着,半点也不若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淡定就是了。

  少时回到客栈,就见大堂比起早间时的座无虚席,明显已冷清了许多,比起平日里亦是冷清了不少,连后厨的切菜劈柴声都能听得很分明了。

  季善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冷清才好,安静才好呢,她今儿正好可以补眠了,这几日她睡得虽不算差,却也绝不能说好,没办法,如今的房子实在太不隔音了,尤其夜深人静时,竟连隔了几间屋子的人打呼的声音都能听见,弄得她黑眼圈都有了。

  今儿既不用操心沈恒的三餐了,正好睡丫个天昏地暗。

  抱着这样的想法,季善很快上了楼,回了自家的房间。

  可惜躺到床上后,季善却是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一直火烧火燎的,既怕沈恒仍不能答题,毕竟之前都是模拟考,与真正上了考场方方面面还是不一样,尤其压力是绝不一样的;更怕沈恒又跟三年前那次一样,要不了多久,便被……抬出了考场来。

  以致走道上每每响起任何声音,都会让季善一阵阵的心惊肉跳,惟恐声音的主人是来找自己的,每次都要直至声音消失不见,她才能暂时放松一下下。

  如此熬到下午,季善才觉得心揪得没那么紧了。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一直没人来找她,可见沈恒至少没有重蹈三年前的覆辙,晕倒在考场里,那她便不该再自己吓自己,该对沈恒有足够的信心才是,连她都不相信他了,还有谁会相信他?

  她这一路走来口口声声的相信他,也不该是这样只流于表面的相信,实则心里根本没有真正相信过他才是!

  季善猛地站起,决定不再在客栈里枯坐着胡思乱想了。

  她要趁沈恒考试期间,做点有意义的事,别白白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才是。

  季善遂很快下楼,找到了掌柜的,希望掌柜的能允许其妻陪她到县城各处逛逛去,“……我这是第一次来县城,委实不熟悉,我家相公这几日也再三再四的与我说,他不在期间,我不能踏出客栈的大门半步。可我在客栈里实在坐不住,所以就想各处逛逛,一来打发一下时间,二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价廉物美的东西好买了带回去给家里的长辈和孩子们,只不知掌柜娘子可有空引了我四处逛逛去?您放心,我不会白白耽误掌柜娘子的时间,定会有相应酬劳的。”

  掌柜娘子是个性子极好的中年妇人,见了谁都笑眯眯的,这几日季善因总是借用客栈的后厨,与她也算熟识了,所以季善才会第一个想到她。

  没办法,她如今的脸真挺能惹事儿的,早上在贡院外,不就差点儿让好脾气如沈恒都差点儿炸毛吗,虽然他与孙家那兄弟俩本就有上一辈的旧怨,到底小心驶得万年船。

  掌柜的经过几日的相处,也因对季善和沈恒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小两口儿印象都越发的好,闻言忙笑道:“什么报酬不报酬的,沈娘子也太客气了。我老伴儿早上还与我说,要去扯了布给孙子们做春衫呢,正好你们结伴了,你年轻人眼光好,还能替她斟酌斟酌哪个布更好看。”

  说完便朝后堂叫起‘孩儿他娘’来。

  很快掌柜娘子便自后堂出来了,听得季善的请求,也是欣然应允,“我正愁一个人逛怪没劲儿的,偏我家媳妇要看孩子,也不得闲,沈娘子来得简直太及时了,该我感谢你才是。你等我一下,我换件儿衣裳我们就出发啊。”

  季善见掌柜的夫妇俩都爽快,便也不与他们客气了,待掌柜娘子换好衣裳出来,便笑着辞了掌柜的,与掌柜娘子一道出了客栈的大门,上了大街。

  果然季善很快便庆幸起自己邀请了掌柜娘子这个“地头蛇”陪自己逛街来,哪里的点心吃食好、哪里的布料首饰胭脂水粉又好又便宜、哪里的小玩意儿品种又多又齐全……掌柜娘子都是如数家珍,堪称天泉县的“活百度”。

  关键掌柜娘子对上客人是笑眯眯的,对上那些明显眼神放肆,甚至还想趁机上来试图臊季善皮、占季善便宜的登徒子们又是另一番态度,既泼辣得让他们不敢再造次,又不至让事情闹大了,反累季善被人指指点点。

  将季善护得就跟老母鸡翅膀下的小鸡一般,既安全又窝心。

  如此逛了一阵子后,季善毕竟是真爱买买买,在琳琅满目的商品的攻势下,总算暂时忘了担心和烦恼,投入到了各种挑选采买中。

  以致不到一个时辰,她两只手便已满得快要拿不下,只恨不能再多生两只手了。

  但最让季善高兴的,还不是她在掌柜娘子的指引下,买到了一堆物美价廉的东西,而是她竟然在一家香料铺子里,发现了花椒和辣椒种子。

  当时掌柜娘子进香料铺子是为了买檀香的,她娘家母亲和婆婆都有见风流泪头痛的老毛病,俱是早年没坐好月子落下的,如今上了年纪,老毛病越发的严重,竟是晚间连一两个时辰都没法安睡了。

  掌柜娘子心疼母亲和婆婆,一度给二人买过好几种安神香,不想二人都闻不惯那个味儿,最后才觉着檀香既闻得惯,晚间点上后也能睡上两三个时辰。

  自此掌柜娘子便隔一阵子,就要给两边母亲都买些送去。

  掌柜娘子陪季善逛了半日,几乎都是季善在买东西,难得她要买自己的东西了,季善自然也是欣然同往。

  不想这一进去,便让她在一大堆各式各样她认识的、不认识的、甚至压根儿没听说过的香料盒子中,发现了花椒!

  季善立时如获至宝,索性把那盒子整个端了,拿到柜台前急声问店家,“老板,你们这个东西怎么卖,你是从哪里进来的,你除了这些还有吗?我都要了!”

  老板听得她都要,也是满脸的惊喜,忙道:“娘子竟也认得这蜀椒吗?我是去年到府城进货时,听说了这东西做菜会让菜更香,也有人爱它的味儿,便想着指不定咱们县里也有人爱呢,就进了两斤回来,却不想至今别说有人买了,连问都难得有人问,不然我也不会放在那么个不起眼的角落了。娘子若是全都要,那我给您算便宜一点,怎么样?”

  季善笑道:“这东西如今叫蜀椒吗?我听说它们的确生在蜀地比较多,叫这个名儿倒也贴切。这个东西怎么说呢,爱的人觉得它香气扑鼻,爱得不行,不认识不了解的人却是看都懒得看一眼,也不怪无人问津。那我都要了,老板怎么卖?”

  老板笑道:“我当时进成一百文一斤,如今我两斤给娘子算一百五十文,怎么样?我如今也不想赚钱了,能回点本钱就够了。”

  季善闻言,正要说话,掌柜娘子已先笑道:“朱老板,你别看我这侄女儿年轻面嫩,又是个生面孔,就宰她的价啊,这什么东西呢,这么贵,我平时买那么多檀香,也就一二百文,这东西难道比檀香还贵?何况你这本来就是没人问,压根儿卖不出去的,再便宜一点啦!”

  老板忙赔笑:“有您在,我怎么敢宰这位娘子的价啊,我跟您打交道这么多年,您也应该知道,我做生意自来最是公道的,压根儿就不是那种人啊。实在是这东西真有这么贵,我已经赔本了,您总不能再让我赔得连亵裤……不是,连裤子都不剩吧?”

  掌柜娘子笑道:“你怎么可能赔,何况这做生意,肯定有赚的,就有赔的,你这些香料便已经赚足银子了,就这一样便便宜一点,又能怎么着呢?一百文啦,好不好,你就当是看我的面子了,不然你这东西放着也是白放着,一直没人问的话,别说一百文了,你连一文的本都回不了啊。”

  “哎哟,您这也太会杀价了,我以后可真要怕做您的生意了……好吧,那我就看您的面子,一百文把两斤都卖给这位娘子吧,那您以后可得多照顾我几次生意才是。”

  “不是说怕做我的生意了吗?”

  “怕做也要做啊,谁让您和您家掌柜的人好,大家都喜欢呢?对了,我当时进这蜀椒时,那老板还送了我一包什么种子,说是种出来的东西与这蜀椒一起配着做菜更好吃,我也不知道会种出个什么来,今儿索性一并送与这位娘子吧。”

  季善在一旁眼见自己压根儿没有用武之地,掌柜娘子便替自己讲好了价,还连“赠品”都替自己一并赚了回来,——那种子她若是没猜错,应当就是辣椒的种子了,毕竟在蜀地花椒辣椒可是向来不分家的,出现的时候也差不多,她今日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心里就越发的感激掌柜娘子了。

  等付了钱,拿好老板给她包好的一大包花椒,大包小包的出了店门,季善便提出要请掌柜娘子吃面,“之前路过那家生意极好的面馆时,您不是说他们家味道特别好吗,那我晚上请您吃面吧?您可千万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