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待掌柜的说完,思忖片刻,笑道:“那能劳烦掌柜的着个人,带我们分别去瞧瞧甲字房和丙字房具体都是什么样儿的吗,看过了之后,我们才好做最后的决定。”

  甲字房比丙字房贵了一倍,他们这次至少也要住十二三日,差价合起来便至少七八百文了,若两者条件相差不大,这个钱季善宁愿省下来,给沈恒吃好一些。

  不过他们也不是就非住这云来客栈不可了,实在不行,他们还可以换一家,这么大个县城,总能找到合适满意的地方。

  掌柜的已笑道:“这是自然的,一分钱一分货,总得让相公和娘子看过货后,才好决定要不要出这个钱啊。”

  说完招手叫了另一个店小二过来,“你带了二位客官分别去看一看甲字房和丙字房,记得都给二位客官挑一间安静向阳的。”

  店小二忙笑着应了“是”,对着沈恒和季善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客官请随小的来。”

  沈恒与季善遂冲掌柜的点点头,道了一句:“有劳您了。”

  然后随了店小二,看房间去了。

  甲字房在三楼,既干燥通风向阳,屋子还挺大,虽是一个敞间,睡觉和起居的地方却是动静分明。

  相较之下,丙字房就要差得多了,屋子狭小潮湿不说,还因为就在底楼,十分的吵闹,别说沈恒一个“高考生”住这样的屋子太影响睡眠和心情了,就是季善也不愿意住那样的屋子,当时倒是因为省了钱,心里很舒坦,可后边儿便日日都得不舒坦了。

  所以老话说“一分钱一分货”是真有道理的,贵的东西的确比便宜的好,且贵的只是心痛当时那一下下,之后便都是舒坦了。

  季善遂很快做了决定,因与店小二道:“我们要一间甲字房,劳小二哥带我们回去见掌柜的,看怎么交定金押金之类的吧。”

  店小二见生意做成了,一张脸越发笑开了花儿,“好的,相公娘子请随小的来。”

  引着二人往回走。

  沈恒却是趁机拉了季善,低声道:“季姑娘,甲字房实在太贵了些,要不,我们还是住丙字房,或者换别的客栈再瞧瞧吧?别的客栈总不会这么巧,也没有乙字房了,这么多天下来,光住一项上头,就要多花差不多一两银子了,实在没有那个必要……”

  一面说,一面已在暗暗后悔来的路上自己不该争那一时之气了,多花了二百五十文钱呢,可比起让季姑娘受委屈,他还是觉得那钱花的值,只是光路上没让季姑娘受委屈,住宿上却让她一委屈便是十几日,岂不是更委屈?

  思忖间,季善已摆手道:“不行,丙字房条件实在太差了,若是平时,将就凑合住一下还没什么,如今却是关键时期,哪能将就凑合?咱们手再紧也不到这地步,何况我本来也计划了这笔银子的。且你之前不是说过,这家客栈是离贡院最近的几家客栈里,条件最适中的一家吗,我们若是要换,要么就得换更远一些的,万一误了考试,岂非为捡芝麻丢了西瓜;要么就换这旁边的,肯定还得更贵,不是更浪费?”

  顿了顿,“好了,别婆婆妈妈了,就这么定了。”

  “可是……”沈恒还想再说,但转念一想,他一下场就是三日,让季姑娘一个弱女子孤身待在客栈里,要是出个什么事儿,岂非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甲字房好歹更安全些,客栈的服务也更好些,且离贡院近,县衙也会有人定时巡逻……到底没有再说。

  二人便随着店小二回到柜台,与掌柜的说起话儿来。

  掌柜的倒是个言出必行的,方才说了要给二人打折,这会儿也没改口:“二位既要一间甲字房,那我便给二位按每日一百零八文算房钱,再加一顿早饭,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季善笑道:“那就多谢您了,只是我偶尔可能要借一下贵店的厨房,给我家相公熬个粥炖个汤什么的,不知要怎么算钱?您放心,不会给贵店添太多麻烦的。”

  掌柜的见她笑靥如花,说话也文绉绉的,很是好听,本来长得好看的人就到了哪儿都占便宜,到了掌柜的这儿自然也不能例外。

  想也不想便已挥手道:“娘子要用就只管用便是了,收什么钱呢,等回头相公高中了,小店还等着沾喜气儿呢。”

  季善笑道:“那我便不与您客气,也承您吉言了。”

  心里已在想着,人敬她一尺她敬人一丈,回头可得买个什么礼物,答谢一下掌柜的才是。

  当下双方又说了几句话儿,季善便在付了掌柜的一两银子做定金和押金后,由店小二引着她和沈恒到了三楼,选定了一间不临街的甲字房,安顿了下来。

  沈恒仍有些心痛甲字房的高价钱,叹道:“早知道我们昨儿就该来的,昨儿来便有乙字房好住,省下的钱每日的伙食都尽够了。”

  季善笑道:“这也是谁都料不到的事儿。那乙字房是什么条件,比甲字房差在哪里?”

  沈恒想了想,道:“比甲字房要小差不多三成,也有桌椅这些,但没有榻,有人经过上楼梯时,多少也会有些嘈杂。”

  季善摊手,“这不就结了,条件既然差了这么多,一天多三十文本来也是该的,何况咱们也没多三十文,只多了十八文,十几日下来也就二百多文而已,也不算浪费了。你就别想这么多了,只安心待考就是了。”

  何况没有榻她可怎么睡,难道跟沈恒睡一张床……咳,打住打住,反正甲字房她非常的满意!

  顿了顿,“不过十几日的食宿加路费,算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了,这还是如今离家近,当日就能到达,若是去府城,路费和食宿肯定都得翻倍,县试加府试合起来,怕是没有五六七八两银子下不来,还真不是随便哪户人家都承担得起的哈。”

  沈恒点头道:“是啊,所以我那些同窗家里其实都不算宽裕,之前哥哥嫂子们的心情我也真的能理解……”

  季善忙笑着打断了他:“肚子好饿啊,我们先去吃点儿东西,回来再收拾吧?我瞧着这屋里还是有点冷,得生了炭盆先烤烤才是,等回来后我还得把这些茶壶啊杯子都清洗一遍,唔,还得让店小二给我们多拿一床褥子和被子来,事情还真不少呢,等忙完了,你也好安心再念两日书,这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自己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真是脑抽了,好在沈恒如今心思已不像之前那么重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补救了。

  沈恒倒是一脸的笑意,“季姑娘不必急着转移话题,我没事儿的,总归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最重要的当下和将来,我也一定会竭尽所能的。那季姑娘想吃什么,就在客栈里吃,还是去外面吃?客栈里的菜味道寻常,但我们这些住店的人都要便宜一些;出了客栈不远就有一条临河的小巷子,也不少吃的,可季姑娘不是累了吗……”

  话没说完,季善已急道:“不累不累,我不累,我们就去外面吃吧,正好我也可以四处看看,熟悉一下路,省得回头你去考试了,我连客栈的门都没法儿出,怕一个不注意就迷路了。”

  沈恒见她一脸的急不可耐与期待,实在难得,眼里的笑就更深了,“既然季姑娘不累,那我们就去外面吃吧。行李就放屋里,只把值钱的东西带身上也就是了,这家客栈一般还是比较安全的。”

  季善忙点头,“那你等我一下,我收拾收拾我们就走。”

  说完飞快的将行李都放好,又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裳,便随沈恒出了房门,锁好门后,出了客栈。

  就见客栈外虽人来人往,却不显嘈杂吵闹,四下里也都比较开阔,没有什么三教九流的店铺。

  不由暗暗点头,不怪沈恒推崇这云来客栈,的确综合条件不错。

  沈恒熟门熟路的带着季善一路往前走,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他之前说的那条临河的小巷子。

  季善因见有吃羊肉锅子的,想着天儿冷,便与沈恒进了那家店里,挑了张临窗的桌子落座。

  这才看清了,原来整个县城也是临河而建,然比起清溪镇上,却明显大得多,一眼望去两边都是望不到头,两旁的房子也比清溪的稠密得多,高大得多,船上还时不时有乌篷船划过,一派的江南水乡风貌。

  可问题是,这天泉县好像又不是地处江南,那到底是现代的什么地方呢,她完全搞不懂啊……季善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得沈恒道:“今儿季姑娘肯定累了,要不明儿我再带了季姑娘,把整个县城都逛逛吧?”

  季善忙回过神来,忙道:“还是别了,你专心看你的书吧,我自己回头有的是时间去逛,既然整个县城都是临着河的,那我一直沿着河走,自然也就不会迷路了,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真跟了他一起逛,她很多地方只怕就不方便去,很多话也不好问了,所以还是她自己去逛的好。

  沈恒却是道:“季姑娘一个人去逛太不安全了,你不知道这世上什么人都有,万一遇上了什么歹人,或是泼皮无赖,可如何是好?你一定得等我陪着你时,才能去逛,不然最好连客栈的门都不要出,不然我实在不能放心。”

  说话间,便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们这一桌,忙看了过去,果见是两个男人正看季善,嘴里还窃窃私语着,立刻冷冷的看了回去,直看得那二人讪讪的偏过了头去后,才收回了视线。

  季善自然也看到了那二人在看自己,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但想到自己这可不是在现代,又觉得沈恒的担心的确不无道理了,她如今颜值是真挺高的,不谦虚的说,只要精心打扮打扮,应当也够得上一句“红颜祸水”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没有错。

  那两人看衣着打扮都还算体面,见沈恒看过去,也知道不好意思,立刻收回视线,可要是换成其他人,就未必有这个自觉了……

  因点头应了沈恒的话:“那我不出客栈的门也就是了,你放心吧。”

  沈恒这才笑起来,“等我考完了,一定陪季姑娘好生逛逛。”

  正好店家上了二人点的锅子来,季善肚子也早饿了,便点头作答,埋头吃起午饭来。

  把一锅羊肉汤吃得差不多后,身上也暖和了起来,季善便结了账,与沈恒一道又慢慢儿回了客栈去,她倒是想到处再逛逛,可沈恒的时间宝贵,还是别白白耽误了的好。

  好在沈恒带她回去走的另一条路上有几家卖杂货的店铺,还有个小小的菜场,倒是正合了她的意,明儿便可以炖鸡汤了。

  沈恒还给季善远远的指了一下贡院,“就在前面那一大片空地的尽头了,平日里倒是可以走近了瞧瞧,这几日应当早有县衙的人去守着,闲杂人等不许靠近了,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带季姑娘去瞧了……不过也可以不用等以后,等大后日我下场时,季姑娘就可以去瞧瞧了。”

  季善笑道:“我又不能下场科考,看不看也没什么关系了,何况家里不是有现成的号房吗,想来大同小异,那就更没什么可看的了。”

  两人一边说着话儿,一边回了客栈里。

  就见客栈里的人比他们出来时,又多出了好些,还多是与沈恒一样穿长衫的年轻男子,想来也是来参加县试的。

  当中好几个人见了沈恒都是明显一怔,随即脸上便或多或少带出了几分轻蔑来。

  季善略一思忖,也就猜到那几个人肯定是跟之前那个店小二一样,认出了沈恒就是三年前刚进考场便被抬了出来的那名学子,只当沈恒这次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才毫不掩饰轻视与嘲笑。

  冷笑对方狗眼看人低之余,忙拿眼去看沈恒,怕他受不了。

  却见沈恒一脸的平静,就当没看到那几个人,没察觉到他们看自己的目光一般,只低声与她说:“季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