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沈九林话是对众人说的,看的却是姚氏和宋氏,姚氏还罢了,虽也会偷偷贴补娘家,却只是偶尔,且从来不会过分,不会为了贴补自己的娘家人,就白白委屈自己的丈夫和儿女。

  自然也不会觉得心虚理亏什么的,大大方方便应了沈九林的话:“爹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了四弟和四弟妹这番心意的。”

  宋氏却是红了脸。

  知道公爹这话分明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可见她素日只当做得隐秘的桩桩件件事,公婆都是看在眼里的,只没说出口而已。

  可她能怎么着,她娘家本来光景就差夫家差得远,当年为了她能嫁进沈家,爹娘兄嫂可都是出了大力的,她总不能只管自己过好日子,就不管爹妈兄弟侄儿们的死活了吧,那可都是她的至亲!

  不过公爹都明白发了话,大嫂也已应了,她总不能不应,遂忙稳住心神,也笑道:“是啊爹,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了四弟四弟妹这番心意的,您老只管放心便是。”

  反正这么多东西,进了她家的门,怎么吃用都是她说了算了,多一点儿少一点儿,旁人又怎么能知道?至多她这次大半都花用到丈夫和儿女身上也就是了……

  不想沈河随即也道:“爹尽管放心吧,这可是四弟四弟妹对我们做哥哥嫂子和侄儿侄女们的一片心意,我们便是自己不用,也定会都用到孩子们身上,叫他们知道四叔四婶对他们有多好的。咱们自家人的心意,也断不会白白便宜了外人的。”

  一面说,一面还警告的看了宋氏一眼。

  宋氏本来正在暗暗计算要把哪些东西省下来,又要怎么偷偷送回娘家去,不意丈夫竟也跟公爹一个鼻孔出气,只差当众警告她了,虽又羞又气,却也不敢真惹毛了丈夫,只得暂时打消了贴补娘家的念头。

  转而在心里骂起季善和沈恒来,没见过这样送人东西的,连人家怎么用都要干预,还每送一样就得说一回,给送了人金山银山一样,到底安的什么心。

  那还不如不送呢,不知道东西既送了出去,就是别人的了,别人想怎么用都是别人的自由么?

  沈九林这才面色稍缓,点头道:“有你们这话,我就放心了,也不用担心今年几时会下雪,会不会比往年更冷,家里会不会有人冻病了。”

  正说着,沈树自柳家回来了,见摆了一地的东西,笑着“哎哟”一声,“怎么买这么多东西,这离过年还早着呢。”

  温氏忙扶着腰起身,笑着把季善沈恒的一番心意说了一遍,末了笑道:“我才已谢过四弟四弟妹了,如今相公回来了,也得好生谢一回四弟四弟妹才是。”

  沈树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经常在外面跑的人眼利,只消大概扫一眼,已能大概估算出今日季善花了多少银子,不喜反急,“四弟四弟妹何至于这般破费,都是一家人,是骨肉至亲,也太生分了。且你们后边儿花银子的地方还多着呢,就该把银子留着,后边儿应急才是……这样,我和你们三嫂那一份儿,我们就不要了,你们还是留着自个儿用吧,我们如今花钱的地方少,手里还算宽裕。”

  沈树的这番推辞与着急比之方才沈石沈河的,就要真心诚意得多了,比之姚氏宋氏的更是不用说。

  季善与沈恒都是心思细腻之人,自然瞬间就感知到了,心里不免都添了几分安慰与熨帖。

  季善因先笑道:“三嫂才与我们客气了一回,我们好容易才说服了三嫂,结果三哥又来了。三哥就安心收下吧,这些年你们为相公付出了那么多,我们若仍无力回报便罢了,既如今稍有余力了,就该回报一二才是,不然只知道受用,不知道付出,毫无感恩之心,我们成什么人了?”

  沈恒也道:“是啊三哥,我和娘子是真心想稍稍回报大家一二的,娘子也已把东西都买了回来,分好了,实在细致周到,三哥就别与我们客气了。”

  好说歹说,才总算说得沈树没有再推辞,只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不管四弟四弟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他都一定要更加的尽心尽力,一定要等到四弟高中那一日!

  大家又说了一会儿话,——虽过程中有过小小的不愉快,也不可能做到人人都满心满意的欢喜,总体来说,大家却都是高兴的。

  便都各自搬着东西回了各房去,很快更是传来了孩子们的欢呼声。

  毕竟哪个孩子不喜欢吃好东西,不喜欢穿新衣裳呢?还当要等到过年去了,没想到还没过年,就能有这样的好事儿,孩子们的欢乐又最是简单直接,不加遮掩的,欢呼声自然是一阵接一阵。

  连带沈家上空无形中已低沉了好一段时间的空气,都变得轻松了许多似的。

  沈树这才与沈九林和路氏说起他今日去柳家的情形来,“……大姐昨儿回去后,路上可能是走得太急,一时上不来气,刚到家就晕倒了。可把亲家伯母唬了一跳,掐了鼻下和虎口也没醒过来,只得忙忙让人去请吴大夫,没想到却是大姐有喜了,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我今儿到时,大姐还躺在床上歇着呢,大姐夫一早就出门上差去了,中午便是亲家伯父和二叔陪的我吃饭。”

  本来沈树是去再次警告敲打沈桂玉,也是想看看沈桂玉接连两次生事,是不是婆家的人在挑唆,若真是,少不得要连柳家的人一并警告敲打一番的。

  沈桂玉既有喜了,瞧着柳家二老也都高兴,柳母待沈桂玉也不错,警告敲打的话沈树自然也说不出口了,便说自己是去看姐姐的,不想刚好遇上了喜事。

  但等背了人,只姐弟两个人时,沈树还是再次警告了沈桂玉一番。

  好在沈桂玉今日瞧着倒不似昨日那般尖酸刻薄,牛心左性了,听了沈树的话,虽仍没什么好脸色,到底没再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没好气道:“吴大夫说我如今年纪大了,这胎怀相又不好,最好能安心静养,家门儿都少出,我才没那个闲心再回去,反正如今也没人欢迎我回去!”

  算是变相答应了至少短时间内,再不回娘家生事挑事,惹沈九林和路氏生气。

  沈树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到底是自己的亲姐姐,肚子里如今又有个小的,这会儿在沈九林和路氏面前,还是免不得为沈桂玉说起好话来,“我瞧大姐那样子,也不是就一点不后悔的,可能当时的确是脑子一热,考虑得少了一点吧?爹娘也是知道她自来脑子就不大聪明的,就别生她的气,别与她一般见识了吧?”

  沈九林如今对沈桂玉唯一的要求,就是至少在沈恒下场前,她再别回来生事儿,听得她应了,也就别无他求了,哼声道:“她哪里脑子不大聪明了,我瞧她聪明得很,可惜就是聪明过了头!”

  倒是路氏笑道:“聪明还不好么,至少不怕她吃亏不是?倒是桂玉这么几年才又有喜了,虽早不是头胎了,到底年纪不小了,还是该注意一些才是,老三,要么你明后日的再跑一趟,给你大姐送些鸡蛋尺头什么的去,也好让她安心养胎。”

  看向季善,“正好善善也给她准备了一份儿东西的,再添上一百个鸡蛋,就很能送出手了。”

  路氏的想法与沈九林差不多,只要在沈恒下场前,沈桂玉不再回来生事挑事,自家花点银子就花点吧,就当是破财免灾了!

  季善闻言,算着自己还剩了不少的布料点心什么的,那随便理点儿给沈桂玉也不是不可以,遂笑着点了头:“可不是,正好我也为大姐准备了一份儿的。”

  却是话音未落,沈九林已粗声道:“给她准备什么准备,没的白白浪费了!老三也忙得很,哪来的时间天天往他们柳家跑,等过些日子再说吧!”

  说完便站起身,吧嗒着自己的旱烟,大步出了堂屋去,显然还生着沈桂玉的气。

  看得路氏心里颇有几分解气与痛快,面上却是直摇头,“一把年纪了,还是这么个暴脾气!老三,你别听你爹的,回头还是跑一趟吧,不然柳家还以为我们不看重你大姐,不看重她肚里这一胎呢。”

  季善笑道:“是啊三哥,你还是再跑一趟吧,我给大姐留了一匹布一盒点心,再加一百个鸡蛋,也很能看了,就是要辛苦三哥了。”

  沈树见路氏与季善都这般的大度,虽生事的不是他,还是免不得羞愧与感激,忙道:“我不辛苦,辛苦破费的是娘和四弟妹才是,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再劝大姐,让她以后都不许回来生事的!”

  不然大姐也太对不起娘这么多年的养育,太对不起娘如今的宽容大度了,都想着欺负善人,从来都是人善被人欺,那以后还有谁敢做善人?

  路氏与季善都只是笑,没有说话。

  让沈桂玉以后都不许回来生事她们可不敢奢望,只要她能收到好处后,在老四/沈恒下场前安安分分的,她们已经满足了,就怕沈桂玉连这点愿望都不肯满足她们。

  不过她如今怀孕了,怀相据说还不好,应当也没有那个精力再生事……吧?

  感谢老天爷,让沈桂玉恰好在这个时候怀上了身孕,这一胎可真是来得太及时了!

  路氏与季善不知道的是,沈桂玉也满心都是对老天爷和送子娘娘的感激,感激他们让她正好在这个当口诊出了身孕,不然她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柳志了。

  昨儿沈桂玉负气离了娘家后,回去的路上是越想便越气,也越想便越急,她可是答应了相公,一定会弄了银子回去,给他打点调去县里的,结果却一文钱没弄到,还越发不敢回娘家了,相公回头问起来,她可要怎么跟他交代?

  万一丈夫因此起了疑,打听到了如今她爹和兄弟们对她的厌烦,连娘家都不许她回了,又该如何是好?

  再想到沈九林沈树的心狠绝情,想到路氏和沈恒季善的可恶,就更加的委屈气愤交加了。

  以致刚到家,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醒来时,沈桂玉才知道自己是有喜了,她虽已生了两个儿子,可谁会嫌弃儿子多呢,高兴自己终于又能添一个儿子了之余,更多还是庆幸,她都有孕了,总有光明正大的借口几个月都不回娘家去,丈夫也总不好再催她了吧?

  所以今儿见到沈树,才会明明昨儿才放了狠话,今儿还是没真不认这个弟弟了,也才会明白答应沈树‘没那个闲心再回去’,都两次没讨着好了,爹和亲兄弟们都不待见她,后娘难缠便罢了,竟连季氏一个相当于买来的小媳妇儿,也那般的硬气不好惹,她又不是傻子,还要上赶着回去讨第三次没趣去!

  是夜,沈家各房的灶房都是香味四溢,大人孩子们也个个儿吃得满嘴都是油,虽离过年还早,却俨然已经有过年的气氛了。

  这气氛一直好到了第二日,到了晚上,一家人上下老小仍都是欢欢喜喜的。

  第三日一早,章炎带着沈青回来了,因天儿已经冷了,便没带攸哥儿回来,怕把小家伙儿冻坏了。

  章炎一回来,还在院子里就高声叫起沈恒来:“四弟,四弟——,我回来了,方便去你屋里吗?”

  沈恒彼时正坐着由季善量他脚的尺码,好给他做棉拖鞋,以免日日枯坐着学习考试脚太冷,整个人都得跟着更冷。

  听得章炎回来了,季善比沈恒还紧张,赶在沈恒开口之前先就高声应道:“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