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但听得路氏这话,路舅舅还是忍不住又生出了几分希望来,忙道:“妹妹,恒儿真的敢下笔敢答题了,你别不是为了让我高兴,在哄我吧?”

  路氏笑嗔道:“我哄大哥做什么,有什么好哄的?是真的,恒儿真的能答题,不信你问善善,她最清楚不过了。”

  路舅舅便忙又看向了季善,“老四媳妇,你娘说的话是真的吗?我、我、我……”

  他都已经看淡了,可别又给了他希望,再让他白白失望。

  季善笑着点头,“舅舅放心,我娘说的是真的,相公真的能答题了,除了第一场时因为紧张害怕,发了一段时间的呆,但之后却的确能答题了,因而第一场答得有些不那么好以外,后面两场据夫子说来,都答得很不错。只是夫子说,相公还是差些火候,还得再磨炼,所以我们原本打算明日又考一次。”

  路舅舅这才拊掌哈哈笑起来:“那可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只要恒儿敢答题,以他的学识,我相信一定能中的,看来真的是爹娘在天有灵显灵了,虽让恒儿大病了一场,却因此娶到了这么好的媳妇儿,还敢答题了,不行,我得给爹娘上个香烧个纸去!”

  路舅母也满脸的喜悦,“怪不得老话说那什么坏事有时候未必真就是坏事,指不定反倒是好事呢,看来这次恒儿真的要中了,爹娘在天有灵,也终于能闭眼了。”

  路舅舅忽然道:“既然恒儿明日要那什么模拟考试,那今儿还巴巴的过来做什么,这不是白白耽误他呢?妹妹你也是,一把年纪了,还分不清什么事更重要呢,我们这儿他随时都能回来的,你把原因一说,我们也只有替他高兴的,难道还会怪他不成?”

  沈恒忙笑道:“舅舅别怪娘,难得舅舅家双喜临门,我也好长时间不见舅舅舅母了,心里很是记挂,当然要来捧个场,给舅舅舅母请个安才是。至于模拟考,延误一日其实也没什么的。”

  季善也笑道:“是啊舅舅,也不差一日两日的,横竖离开年相公下场还有足够的时间,只要相公有信心了,我相信我们大家伙儿一定能得偿所愿了。”

  路舅舅这才道:“倒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多的时间都过来了,的确不差一日两日的了。孩儿他娘,你去取十两银票来。”

  路氏一听这话,便明白自家大哥想做什么了,忙伸手拉住了路舅母,“大哥,我们银子还够花,你可别再给我们了,留着自家花销或是买地吧,如今家里人口越来越多,以后用钱的地方可多着呢!”

  路舅舅却是沉声道:“我可听你嫂子说了,老四拢共就分了八亩田地十两银子,够干什么的?你的嫁妆体己这些年也早东贴西补的不剩什么,距老四下场却只得三个月了,你们便是从牙缝儿里省,又能省下几个钱来。好容易老四如今情况大好,敢答题了,我们当然在吃穿住行上面,都不能委屈了他,一定要让他这次考出个好成绩来,扬眉吐气,好好打一回那些人的脸才是!”

  “大哥,你听我说,我们银子真的够花……”路氏还要再说。

  却让路舅母给打断了,“妹妹你是不是怕我心里不高兴呢?你放心,我不会的,你嫂子什么人,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啊?在我心里,恒儿青儿真的与大郎他们兄妹三个是一样的,你们家那几个大的我说这话还有些违心,他们两个小的我却是真当自己儿女一样疼的。如今你们又的确有困难,这次出去你们大哥也的确赚了不少回来,那我们帮你们一把怎么了,换了你们,哪日我们有困难了,一样会这样帮助我们的对不对,所以你就别推辞了,快放开我,啊?”

  说完见路氏还是不松开拉住她的手,只得又道:“妹妹若实在不肯白收,那就先当是借的,以后你们有了再还行不行?你为人如何我太清楚了,连自己的嫁妆都贴得不剩多少了,又怎么可能攒私房钱?可花钱的地方那么多,你难道打算让恒儿日夜苦读不算,还要让他为银子操心发愁呢。青儿善善,你们也快帮舅母劝劝你们娘,恒儿你也是,就当是你借舅舅的,总成了吧?”

  沈恒大是感动,舅舅舅母对娘、对他真的是没话说。

  却也因感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舅母,我……”

  季善见状,只得自己上了,“舅舅舅母,娘没骗你们,我们银子真的够花。之前我凭着记忆,做出了一种叫皮蛋的新型蛋来,拿了方子去镇上的聚丰楼,讨价还价后卖了整整四十两银子,完全足够花到相公去就府城考完府试了,所以舅舅舅母的好意我们就领了,银票却是不能收,还请舅舅舅母见谅。”

  路舅舅与路舅母都早已是大惊失色。

  路舅舅更是肃色道:“什么方子能卖四十两银子呢,仙丹不成?这世上可没有这样的好事儿,老四媳妇你不能为了不收我们的银子,就骗我们才是,妹妹你也是,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也省不得利害关系,跟着孩子们胡闹呢?”

  季善见二人都不信她的话,只得把事情的前因后情详细说了一遍,再加上路氏、沈恒和沈青在一旁时不时的帮腔几句。

  总算说得路舅舅路舅母信了她,“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跟舅舅舅母客气,到底眼下相公下场才是第一位的,只要是为相公好的事,面子既不能吃又不能穿的,算得了什么?”

  路氏跟着道:“可不是,我怎么可能真跟大哥大嫂客气?大哥大嫂也看见了,不但我们娘儿们四人,之前家里其他人,也都是一身新衣裳,这不年不节的,家里又没发财,若不是善善大方,怎么可能?”

  路舅舅与路舅母这才彻底信了。

  路舅母先就拉了季善的手啧啧赞道:“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能干、这么巧呢,不但生得好,会说话儿,还能弄那什么模拟考场,如今又能赚银子,莫不是仙女下凡吧?妹妹,我都忍不住要妒忌你有什么好的儿媳妇了!”

  路舅舅却是再次沉了脸,冷哼道:“为了区区几两银子,就闹着要分家,却好意思收老四媳妇的布料做新衣裳,整个沈家那么多口子人,每房光布料都让老四媳妇破费了至少一二两银子吧?真是好大的脸!妹妹,你实话告诉我,打你上次回去至今,家里是不是又闹腾过了,不然都分家了,凭什么老四媳妇还得给全家人做新衣裳,把那银子留着自己花岂不是更好?”

  怕还不是小闹,而是大闹吧,四十两银子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沈家那一群眼皮子又浅,偏还是分家不久后,恒儿媳妇就赚来的银子,那姚氏宋氏不闹翻天才奇了怪了!

  路氏早料到瞒不过自家大哥,便也没否认,点头道:“大哥说得没错,是闹过了,不过当时他们没占到任何便宜去,我家老头子也狠狠骂了他们,不许他们再生事,不然就给他滚。是善善后来与我说,愿意花点银子,买家里几个月的清净,好让恒儿安心备考,才会给他们都做了新衣裳的。”

  说着看向季善。

  季善便与路舅舅道:“是的舅舅,是我事后想着‘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所以自愿给他们花了些银子的。只要他们这几个月能不打扰相公,让相公安心备考,顺利得中,我愿意花这笔银子,因为在我看来,能用银子解决的事儿其实都不叫事儿,连银子都解决不了了,事情才真是糟糕了,我可不愿因小失大,回头再来后悔当初要是怎样怎样了就好了。”

  路舅舅听路氏说完,已是脸色缓和不少,这会儿再听季善说完,脸色就越发好看了,道:“‘能用银子解决的事儿其实都不叫事儿’,说得好,倒不想你一个小女子,竟能有这份胸襟格局。老四,你以后可得好生待你媳妇儿才是,她这么好个姑娘,你就算是我的亲外甥,我也得说配你简直是绰绰有余,你可得好生惜福才是!”

  若此番老四能中秀才,当然万幸,若还是没中,他当舅舅的也不那么担心了,有这么好个媳妇儿,老四这一房以后的日子是想不兴旺都难了,不想妹妹还能有这个好福气!

  沈恒有些不好意思的应了路舅舅的话:“舅舅放心,我会好好待娘子的。”

  路舅舅笑着“嗯”了一声,看向路氏道:“既然你们真的有银子花,那我就先不给了,等回头你们缺了时,再给你们也是一样。那你们今晚就住一晚上,明儿一早就回去吧,不是我不留你们,是老四那模拟考耽误不得,等明年四月他考完了府试,咱们一家人再好生聚几日也是一样的。”

  又吩咐路舅母,“把我带回来那些吃的和布料,都给妹妹包上,今儿办席剩下的酥肉圆子那些,也多给妹妹包一些,青儿也包一些,回去让章亲家和姑爷一家都尝尝,也是我们的心意。”

  路舅母笑嗔道:“这些我还用你说,早就计划好了。倒是你这么着急,也就是妹妹和外甥外甥媳妇都是至亲,才不会见你的气,要是换了旁人,还以为你在急着赶他们走呢。善善,你娘他们知道你舅舅的性子便罢了,你第一次来,可别误会了他啊。”

  季善笑了笑,便要说话。

  路舅舅已先道:“老四媳妇有那份儿胸襟格局,才不会误会,是不老四媳妇?好了,你们娘儿们说你们的,我忙我的去了……唔,老四,你也跟了我一起去吧。”

  话没说完,人已出了堂屋的门。

  沈恒见状,忙与路氏说了一声:“那娘,我跟舅舅去了啊。”,又看了一眼季善,拔腿追路舅舅去了。

  急得路舅母忙追了出去,“你去哪里?你得先算算晚上有几桌人开饭啊,还有给两家亲家回的红鸡蛋那些,你也得先去瞧着收拾好了才是,我可抽不出时间来。”

  路舅舅的声音却已是越来越远,“知道了,很快就回来算,再说不还有大郎二郎吗,他们自己的事,自己不知道做啊?”

  路舅母这才一边摇头一边笑的回了屋里,与路氏抱怨丈夫道:“都一把年纪了,还是这么个急性子,想到什么马上就要去做,叫人说她什么好?”

  路氏也笑,“大哥就是这么个性子,这么多年了,大嫂还不知道呢?由得他去吧,难得他高兴。”

  路舅母道:“这倒是,他好多年没今儿个这么高兴了,等回头老四中了,他还不定得高兴成什么样儿,得去爹娘坟前烧多少纸,放多少鞭炮呢!”

  沈青在一旁因见季善显然没听明白路氏和路舅母在说什么,便笑着与她道:“舅舅刚才不是说要去给姥姥姥爷上香烧纸吗?本来应该还能等到明日的,谁知道听得善善你这么能干,舅舅一个高兴之下,哪里还等得到明日,肯定现在就去了。”

  路舅母闻言,笑着接道:“这不是你们姥姥姥爷当年临终前,都还挂心着老四科考的事,你们舅舅想让二老在那边儿能安心一点吧?本来都以为老四打小儿便聪明,夫子也一直夸他,肯定一考就中,谁知道……不过好事多磨,好货沉底,这次也该老四中了,让二老知道了,也好在那边儿继续保佑他啊。”

  路氏低叹道:“都是因为我,当年爹娘才……,希望恒儿这次真能中吧,那我一定到爹娘坟前放足一百挂鞭炮,让爹娘在那边再无牵挂!对了大嫂,观音庙每天什么时候可以进去上香呢,我打算明儿回去前,先去那里上个香,上次匆匆忙忙的,也没顾得上去,明儿反正没什么事儿,上了香再回去时间都还很充足。”

  路舅母道:“一般交辰时就开了门,可以进去了,你们明儿吃了早饭过去正合适。那我给你准备些香烛供品啊,观音娘娘真的很灵的,山那边陈家坪某某的女儿,之前听说得了什么怪病,求过观音娘娘就好了。”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就最近啊?那我明儿更得去了……”

  老姑嫂两个说得是兴致勃勃,季善与沈青在一旁听着却是没多大的兴趣。

  适逢楼上传来婴儿的哭声,姑嫂两个便往楼上帮两位表嫂料理孩子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