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一路回到家里,青梅与杨嫂子正在晒被子,瞧得她回来了,都是喜出望外,忙放下手里拍打被褥,好令被褥更蓬松暖和的拍子就齐齐迎到了门口,一个笑着说:“沈娘子回来了,还当您要再过几日才回来呢!”

  一个则叫着“太太”,笑说着:“亏得我是昨儿拆洗的太太屋里的床单,要是今儿,晚间还不知道能不能干呢。”一面接过了季善手里的东西。

  季善先笑着与青梅道:“外面马车上还有不少东西,你辛苦几趟,都搬到屋里去吧。”

  待青梅应声去了,才笑着又与杨嫂子道:“我带了陕西特产的瓜回来,特别甜,还带了风干的羊肉和牛肉回来,晚上孟二哥要回来吃饭吧?”

  杨嫂子笑着点头,“二少爷要回来吃的,那我们晚间可又能饱口福了。我给沈娘子烧点热水洗漱去啊。”

  待季善笑着道了谢,“那就有劳杨嫂子了。”,便往厨房去了。

  季善这才折回门口,帮着青梅把剩下的东西都搬回了屋里。

  待稍后杨嫂子替她打了热水来,她梳洗了一番,再喝了茶,歇息了一会儿后,又开始分起罗晨曦送她的各种东西来,“杨嫂子,这两盒点心是给孟二哥的,这一盒是给你和杨大哥的,这块料子也是给你的哈;青梅,这块布你拿去做衣裳吧,不会做就问杨嫂子,若还得闲,能再给焕生做一套就最好了……这些点心吃食只能回头让焕生送去飘香给大家伙儿吃了,省得白放坏了也太可惜了。”

  “对了,差点儿还忘了黄老爷一家了,也该给他们家送几盒点心去才是……”

  如此忙活一通,也就中午了,亏得如今有青梅在,纵屋里几日没人住,也是窗明几净,不用再特意打扫,待吃过午饭,季善便美美的睡起午觉来。

  等她一觉醒来,也该到时间准备晚饭了,季善加上杨嫂子和青梅,三个女人一台戏,很快便让厨房变得热闹起来,再加上阵阵飘出窗外的水汽和炊烟,就有温馨与幸福的味道弥漫开来。

  到了傍晚,孟竞主仆与沈恒主仆也先后回了家,家里便越发的热闹了。

  大家男一桌女一桌,不分主仆的吃了晚饭,又在院子里说笑了一回,孟竞与沈恒再在灯下互看了一回白日各自做的文章,交换了一下各自最新所学,也就交二更了。

  这才各自回房梳洗了,熄灯歇下。

  季善与沈恒这几日虽日日都见得到,却连单独说几句话儿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亲近温存了,这也是沈恒一再催季善回家的主要原因,如今好容易回了家,“小别赛新婚”,当然自有一番旖旎。

  等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夫妻两个方相拥着,小声说起话儿来,“善善你不知道,我这三晚上就没一晚上睡好了的,就算已经很困了,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都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总算今晚我可以睡个好觉了。”

  他倒也不是想旁的,就算善善只是睡在他身边,什么都不做,他也无比的安心,反之,就怎么都不得劲儿,怎么都睡不着。

  季善轻笑起来,嗔道:“我不在你身边你就睡不好,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嘴几时变这么甜了?那照你这么说,你当初来府城府试,还有之前去省城乡试,都没睡好过了?”

  沈恒委屈巴巴道:“你离得远,我想不着见不着也就罢了,还能睡着,何况府试乡试时都累成那样了,倒头就能睡着,哪还顾得上旁的?可这几日不一样啊,你就离我近在咫尺,偏我见得着挨不着,我总是心欠欠的,当然就睡不着了。”

  顿了顿,小声抱怨,“师妹也是,有那么多话与你说呢,接连说几个白日都说不完,晚上还要继续说,她不知道你早已是有夫之妇,晚上该跟自己的相公睡呢?又想恩师早日抱孙子,自己早日添侄儿侄女,又要霸占着我媳妇儿不还我,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季善再也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来,“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仔细别人听了去笑掉大牙。再说我就跟晨曦住了三个晚上而已,你至于吗你,还是当师兄的人呢,那回头晨曦出阁前,我只怕十天半个月都要住在她院里,你岂不是要闹更大的笑话儿了?”

  沈恒忙道:“谁让你到时候十天半个月都住到师妹院里的?师妹自己说的还是恩师说的?”

  季善道:“我自己说的,到时候肯定上上下下都忙得脚打后脑勺,我岂有不去帮忙的道理?不过那已是明年的事儿了。”

  沈恒方松了一口气,“明年的事且明年再说吧,反正在那之前,我是绝不会答应善善你再留宿师妹院里的啊,就算我们必须得留宿,也得你跟我住一个院才成。师妹以往就爱跟我抢你,如今更好了,你们成了姑嫂,她更是名正言顺了!”

  季善已是笑得停不下来,“看你这副小气吧啦的样子,人晨曦又不是故意的,这不是跟我这么久没见,又跟我好,有什么话只肯与我说吗?旁人求还求不来这份待遇呢……好好好,我答应你,以后尽量不留宿府衙,纵你留宿,也跟你一起,总成了吧?”

  “这还差不多。”

  沈恒这才高兴起来,“对了,未来妹夫的情况善善你应该都知道了吧,且与我都细细说说吧,也好让我安心。本来这两日我想问恩师的,偏恩师一直不得闲,好容易得了闲,也是一直指点我的学业,弄得我一直没能问出口。”

  季善先惊后笑,“你竟至今还不知道呢?也是,恩师是做大事的人,不拘小节惯了的,指不定还想着我迟早会告诉你的,自然懒得再白费时间与你说了,毕竟你眼前除了学习,旁的都该一概不问不管才是。不过你只看恩师这两日的心情……算了,恩师的心情这两日应当好不了,毕竟某些人某些事实在膈应人。但你看我和晨曦的心情,应该也能猜到未来妹夫方方面面都远超预期,晨曦是捡到宝了才是。”

  就把赵穆的情况大略与沈恒说了一遍,尤其着重说了赵穆对罗晨曦的两个承诺:与罗晨曦一生一世一双人和将来有了第二个儿子,会从母姓,承继罗府台的香火。

  沈恒早已是满脸的惊讶,好容易等季善说完了,立时道:“那日恩师对着罗老太爷与罗老太太说不劳他们担心将来他的香火传承时,我还以为恩师是为了气他们,才故意顺着向嫂子的话说的,毕竟皇家宗室血脉哪能说出继外姓就出继,没想到竟是真的!那未来妹夫倒真是够有诚意了,他那样的出身,能许诺师妹一生一世一双人已经够难了,竟还肯许诺出继次子,师妹这才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呢!”

  季善笑道:“可不是么,我当时也是满心的惊讶,还当自己听错了,还是向晨曦再四确认过了,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没问题。只如今我们都没见过那赵穆,也不知道他是真就有晨曦说的那么好,还是晨曦‘情人眼里出西施’,言过其实了,也只能等将来他来会宁府迎娶晨曦时,我们亲眼见过他,与他密切接触过后,才知道他是否真是晨曦的命定良人了。”

  沈恒缓缓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毕竟是太后赐婚,结果肯定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除了顺其自然还能怎么样?不过他能那么快便约师妹见面,还安排得人不知神不觉,又能让太后改了主意,推迟婚期,让师妹回会宁来备嫁,一路上还无微不至,只怕私下里真个不简单,那他许的诺实现的可能性还真挺大。”

  季善“嗯”了一声,“我也是这样想的,他既敢许诺,肯定还是心里自有底气与把握才是,不然岂非信口开河,迟早有露馅儿那一日?”

  沈恒沉吟道:“也要防着他是不是另有所图,所以如今才吹得天花烂坠,至于将来,横竖人都到手了,指不定连孩子都有了,除了认命,除了妥协,还能怎么样?要不恩师一开始会气成那样儿,便是如今也依然意难平呢,这要是许的旁的门第相当,甚至门第高出一截的人家,好歹都还能说理,跟天家却往哪里说理去?”

  季善叹道:“我这几日都是高兴归高兴,心却一直悬着的,落不到实处,只是见晨曦那么高兴,忍着什么都没说,丝毫都没表现出来而已,何况恩师当爹的?高兴之余,肯定只有更担忧的。哎,只盼那赵穆真有那么好吧!”

  沈恒让她叹得沉默了。

  人心难测,就怕好的不灵坏的灵啊,毕竟那赵穆拢共就见过他师妹两次……就算连上他自己说的远远见过师妹那一次,也不过就三次而已,怎么感情就能那么深呢,这世上还真有无缘无故的喜爱不成?

  便是他和善善,也是相处得久了,对彼此都有了深入的了解,感情的种子才开始萌芽,继而生长壮大的。

  半晌,沈恒才道:“善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种爱情见不得光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